现在位置: 首页 > 六百年前的令计划案
  胡惟庸非常能干,当上宰相以后,把各项政务处理的井井有条,而且还非常善于协调淮右集团和浙东集团的矛盾,把两边都安抚的很好。      但另一方面,胡惟庸也并非安分守己之辈。他利用宰相高位,独揽政务。臣下的奏章,他先行拆阅,对他不利的,就隐匿不报。官员的生杀升黜,他也常常不经奏报而独断专行。一些趋炎附势之徒“争走其门,馈遗金帛、名马、玩好,不可胜数”。[1]      简单来说,胡惟庸就是一个有很才能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