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不想成仙的和尚不是好神父

2018年11月13日 谈天说地 ⁄ 共 351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139 views 次
39.6K

​​世人都知道做神仙好,却总被红尘所困惑,就好像很多人给兴扬说过,想入道修行,可惜上有老下有小,等所有事情结束了,毕业了,退休了,孙子考上大学了,再入道修行,一入道就是白胡子,到处有小道童做跟班;又能享受红尘生活,又可以修道成仙,熊掌与鱼兼得,岂不妙哉?

那怎么成神仙呢?是不是当了道士就可以成仙呢?其实是不对的,不当道士一样可以成仙,当了道士不一定能够成仙。

我们梳理下道教的神仙体系,黄帝、九天玄女、尧舜禹、姜子牙、老子、庄子、列子、张道陵、张仲景、陶弘景、华佗、诸葛亮、关羽、孙思邈、岳飞、王重阳等等,会发现其中职业道士极少,大殿上供奉的神仙大部分在人世间的时候甚至连道教徒都算不上,同时其中没有皇帝成仙。黄帝因为开创了华夏文明,没敲过一天木鱼没念过一天经,他那个时候,连甲骨文都还没有,字还要仓颉来造,成了神仙。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连跟自己媳妇叙话的时间都没有,更没时间做道场行法事了,成了神仙。老子仅仅留下五千字的道德经,没有让其他人跪拜他,没有人让其他人迷信他,没有说不信我者下地狱,强调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成了道祖。张仲景治病救人,直到宋元之际,才有了全真教,向来他肯定不是住观道士,成了医圣。

关羽刀下亡魂无数,没有吃斋念佛,一样被佛道尊崇,纵横佛道、黑白两界,威风无二。

吕洞宾是个书生,没有记录他的道籍,没有他作为道士的直接证据,现在,我们全真教却承继他的道脉,钟吕门下,玄门正宗。

那为什么道教徒会尊崇他们为神仙,会心甘情愿跪拜在他们神像前,称颂他们的宝诰,宣扬他们的功德呢?是不是因为道教徒强拉硬扯,看谁顺眼就拉谁做神仙呢?别人不是道教徒,凭什么说人家是你们的神仙呢?道教把开端定义为黄帝问道广成子,也就是说在我们文明的初始阶段,文化基因已经镌刻在血脉中,然后,以道教的形式表达出来。

绝大部分人都不是显性的道教徒,大部分中国人都会知道老天爷的概念,在道教的体现,就是玉皇大帝

文明的前行之路,随着时间不断积累,独有的神仙崇拜体系,就是道教把文明中的积极面或者遗漏的美德梳理起来,比如吕岩非高官名将,不见于正史,却口耳相传成为神仙。时至今日,道教保留了华夏民族的衣冠、服饰,我们大部分人衣冠、服饰变了,但是,道教没有变,用显性的方式,演绎我们对文明的尊重。

道教的积极意义在于,把我们不该忘记的人或者美德传承下去,把世人忽视的事物传递下去,把历史遗忘的角落补齐。

于是,尧舜禹、姜子牙、张仲景、陶弘景、华佗、诸葛亮、关羽、岳飞这些都可以被供奉在道教的殿堂里,金身前,缭绕人间的香火。

道教认为修仙可成,那么肉体死亡后,灵魂如何存在呢?当一个人肉体死亡后,灵魂是否存在,在于他留下的痕迹,越多人念想他,越多人知晓他的存在,他灵魂存在的时间越长。中国人的宗族观念非常强,当家里没有后代的时候,就叫没了香火。香火是延续先祖灵魂存在的一种方式,当后人还在念想,当牌位前还有人点蜡,灵魂就一直延续存在,当断了香火,慢慢泯灭在了三界,灵魂真正消亡。道教传承的神仙信仰,是在承继了种族观念,又高于种族观念的认同方式,我们自认为是炎黄子孙,只要我们还存在,血脉还在延续,黄帝的荣光就没有人可以阻挡,哪怕黄帝有错误有缺点,成神之后,他的缺点都会被消除,优点被放大,不断神化,灵魂永生。

最彻底的灭绝是文化灭绝,如同哪怕现在有玛雅人的后裔存在,他们遗忘了自己的语言、神灵、文化,他们的神灵已经断了香火,就已经死了,脱离了不灭的状态

道教正是因为要这样的传承,不断延续文明,才需要将神仙信仰提炼出来,以自己的方式,延续文明的存在。黄帝的功德、老子的言、关羽的勇猛、岳飞的忠义,道教来源于华夏文明,彰显的就是华夏文明中这些特质,成仙与财富、权势无关,更多在于人心的考验。哪怕不是道教徒,当做到自己该做的,能够诠释大道,能够有大功德,就会被道教徒尊崇为神仙,因为从宏观角度来说,道教肩负着用这样方式传承的使命,肩负着用神仙信仰来进行身份认同的使命,哪怕不是道教徒,绝大部分中国人都有成仙的梦,哪怕道教式微,能够将这个梦传承下去,就足够了。

让世人愿意成为黄帝、尧舜禹、老子、关羽、孙思邈、岳飞这样的人,而不是成为纣王、秦桧、汪精卫那样的人,就是道教存在的意义了,没必要每个人都成为道教徒,传承道就够了。

之所以皇帝不封神,比如刘备不成神,关羽成神,唐太宗不成神,孙思邈成神,宋徽宗不成神,岳飞成神,是因为皇帝已为人主,作为天子已享受各自王朝的荣华和香火,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即为人君莫为尊神,夏之后,家天下,便为定例。当然,成为神仙的路途从来没有停止过,不要以为明代之后除了张三丰没人成神,我们来看一下道教的太岁神,今年的太岁神是管仲大将军,你们没听错,就是齐相管仲先生,他主管今年的运势。咱们随便再找个,癸未太岁魏仁大将军:明代时降生在华州(今陕西省华县),幼年勤奋学习,永乐元年科考中举人,第二年又中进士,出任训导。魏仁的老师,由于被离婚的前妻诬告,因此被关在监狱之中。魏仁于是袒露胸脯,还用箭贯穿自己的耳朵,抱着老师的儿子,潜伏在道路旁边,等候皇帝的车驾。皇帝来到时,魏仁就拿着鸣冤的奏章,在路边叩头。皇帝的鸾驾骑虎贲害怕惊动皇室车乘,就举起弓来射他。魏仁不肯离开。旄头又拿戟叉刺伤魏仁的胸部,魏仁还是不退。魏仁悲哀地哭泣,恳切地请求,感动了皇帝,终于为老师昭雪了耻辱。

这样大家就明白了吧?魏仁是明代的神仙,生前甚至声名不显,但是,民众记住了他,把他列入太岁神中,或许他做的事情,对于封侯拜相来说,差了太远,但是,对于民众,他诠释了民众认可的道义,得以封神。当能够诠释大道,被世人所敬仰,得以灵魂不灭,就可以封神做仙,同时,封神之路从来没有封闭,向所有人开启,当然,这个路上考验很多,不仅仅在现世中考验,还要在人心中考验三五百年。当然,这些神仙在人间的时候目的不是为了成仙,而是因为演绎了他们生命的精彩,才成为神仙。神仙不是躲在山沟里讨个清静炼个丹道就成为神仙的,要是那样,兔子老鼠最先成仙。要成神仙,要在红尘中打磨一个玲珑剔透的心,否则,哪怕长寿万年,与乌龟有什么区别?吃饭是为了活着,活着不是为了吃饭。从来没有想过成仙的人,做好自己的人可能成仙了,为了成仙而成仙的人,往往进入迷途。

道士真的不一定成仙,比如各地城隍庙供奉的都是为国为民的好官,他们生前也没有当过道士,但是不妨碍他们成仙做神

道士更多的责任不应该是仅仅为了自己成仙,而是把祖师爷的事迹和荣光传承下去,让道统不绝,让神仙信仰能够与华夏文明一起延续下去。

求道,然后得道,成仙是得道的表现,是对得道的褒奖,就如同有了爱情,结婚生娃很简单。生娃是爱情的结晶,成仙是诠释大道的象征,但是不能忽略了这个因果先后顺序。

得道成仙,还没得道,就想成仙,是多么可笑。仅仅为了成仙而入道,就如同为了生娃而寻找爱情一样可笑。当然,如果你想生了娃,再有爱情,这事还是有可能的,只不过可能性极小。

对于神仙的概念,道教内部人士爱说,神就是神,仙就是仙,但是对于世人来说,神仙信仰是个整体概念。

世人对道教神仙信仰多有误解,我们应该有条例的梳理神仙观念让人有初步了解,否则,对神仙信仰都理解不了,怎么理解道教呢?

神仙概念说起来是一体的,但是也难区分,在一定意义上,神就是神,仙就是仙,但是在信仰里面,神仙分不开。

比如说,吕祖,是神还是仙呢?

兴扬觉得,吕祖是一体两面,仙是他逍遥自在、游戏红尘又超脱红尘的一面,神是他慈悲度化、弘道传法的一面。我们跪拜的,还是他神性的一面,成仙只是个人的超脱,成神才值得我们去跪拜敬仰。

道士接受十方供养,是让更多人了解文化、更多人建立正确的神仙信仰,崇尚美好,摒弃丑恶,玄门法术神通,更多的是让世人初窥道门而用,不是自己谋求成仙之路,更不是登天云梯。

无玄不入道,太多时候,需要玄学作为叩门砖,需要祖师爷的感应和指引我们俗人修行;入道莫为玄,既然入了道门,就称念神恩,恭心弘道,不能时时刻刻想着自己成仙。

有的道士口口声声清静无为要修仙,不问红尘崇尚无为,在某些方面,他们才是最贪婪的人,连自己积极面对红尘的勇气都没有,还妄想成仙,妄想与天地同寿,简直是笑话。

祖师爷教诲我们:道士,讽经演教是也,而不是奉道成仙,我们更重要的是传承。成仙不成仙,由得世人,由得历史,我们做的更多的是灭掉心中的痴念和贪欲,传承文化,演绎道义。

不是道教徒,演绎大道,不信道教,只要相信正义、智慧、勇猛,只要功德无量,一样是神仙,道士,不一定能够成仙。做真正的自己,哪怕不做供奉在殿堂里的神仙,一定要做自己世界中的神仙,我身逍遥得自在,便是红尘陆地仙,共勉,同修。 

不想成仙的和尚不是好神父!(作者:全真道士梁兴扬)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