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大选辱华这条世界恶霸身边的袋鼠由他疯吧!

  • A+
所属分类:网事日志

一个恶霸如果没有鹰犬,好意思叫霸吗?这不,当今世界一大霸的身边,就跟着一条袋鼠。

袋鼠国——澳大利亚明天就要举行大选了。最近一段时间,它对中国的表态好像缓和了一些,各竞选人也争相对澳华裔拉票。但我们早长教训了,知道这是袋鼠的权宜之计,或者说是表面文章。

在澳大利亚,有一帮人“疯狂反华”,这话不是叨姐说的,是耿直的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说的,指的是澳安全机构。他说,“当安全机构负责外交政策的时候,就变成了疯子在掌控”,这些人在与中国打交道的时候“失去了理智”,“你得把他们清理干净”。

基廷也是真急了。我们倒不急,其实,让这条袋鼠再多疯一会儿,也有好处。

反华癔病

袋鼠的“疯”,有着悠久的历史。

 

1967年,澳大利亚时任总理爱德华·霍尔特在波特西海滩独自游泳时离奇失踪,从此音信全无。随后各种说法此起彼伏,其中最疯狂的一种就是“霍尔特可能已被一艘中国潜艇带走”。

这一听就是胡说八道,好莱坞最蹩脚的编剧,也不会编出这样的剧情。但不少澳大利亚人就是信了,还每隔一段时间,就拿出来说。

他们只要稍微动点脑细胞,就会想到,那会的中国连一艘能够正常执行任务的潜艇都没有,就算有,也开展不了如此长距离的巡航啊!澳大利亚人对中国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假新闻的发明并非旧时代的专属,看起来一本正经的澳大利亚安全部门正在炮制有关中国耸人听闻的故事。

2017年6月,澳洲安全情报机构(简称ASIO)公开了一份所谓的机密档案,拉开指责中国“渗透”澳大利亚的序幕。

 

澳大利亚大选辱华这条世界恶霸身边的袋鼠由他疯吧!

ASIO掌门人邓肯·路易斯

4个月后,这个机构在年度报告中再次不点名地称,“外国势力正在对澳大利亚进行一场大规模的、无情的间谍活动”。

就算是谎言,重复了一千遍,也会有一些不爱动脑子的澳大利亚人会拿它们当真理。

澳大利亚时任总理特恩布尔就拿着ASIO的报告公开批评中国尝试“秘密”介入澳洲事务,还用中文抛出一句“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把恐华情绪拉至“新下限”。

这样的澳大利亚在西方国家中率先宣布排除华为,就一点不令人奇怪了。

 

澳大利亚大选辱华这条世界恶霸身边的袋鼠由他疯吧!

这不,澳大利亚正要大选,又一波围绕中国的新谎言出炉。

澳大利亚安全专家警告说,北京有可能通过微信平台影响大选,原因是微信受到了中国政府的控制。

也是,如果他们相信一艘中国潜艇52年前能“偷走”一位澳大利亚总理,还有什么是他们不会相信的呢?

 

“红色恐慌”

除了安全情报机构,澳大利亚媒体也在这波“红色恐慌”中起到突出的负面引领,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是其中的主力。

 

澳大利亚大选辱华这条世界恶霸身边的袋鼠由他疯吧!

这些年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在中澳关系上就没干过什么好事:搞孔子学院、说中国渗透、炒作中国间谍,为特恩布尔怼华言论摇旗呐喊……都少不了它。

尤其是2017年6月ABC在其新闻调查栏目“四角”中播放了一部长达47分钟的专题片“权力与影响力:中国共产党如何渗透澳大利亚”。

这一据称耗时5个月制作的专题片充斥着旧闻回顾、专家官员采访和不当猜测,试图证明“中国政府在澳拥有一个间谍网络”,“中国政府支持在澳的中国留学生骚扰、恐吓、威胁其他学生”。

ABC在节目中透露,ASIO曾警告澳主要政党要注意周泽荣和黄向墨两位华裔商人,因为他们试图通过政治捐款帮助中国影响澳的政府决策。黄向墨今年初被取消永久居住权,很难说跟这种莫须有的指责没有关系。

 

澳大利亚大选辱华这条世界恶霸身边的袋鼠由他疯吧!

2016年,黄向墨(前左)和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前左二)合影

如果说ABC是这波“红色恐慌”的前锋,其他媒体则积极发挥了策应作用。

像《堪培拉时报》也宣扬称,中国正在澳大利亚发动隐形的影响力战役,这是一种咄咄逼人的软实力实践。澳洲九号电视网也说,ASIO的报告指出中国在干预澳洲内部事务的问题上,是“最令人忧虑的国家”。

澳大利亚媒体看来已经熟谙编造匪夷所思故事的套路:安全情报机构喂料,媒体将其包装成有鼻子有眼的报道。

谁都看明白了,如今的澳大利亚舆论导向对华太偏执了,很是蛊惑了一批人。像澳大利亚学者汉密尔顿就专门撰写《无声入侵》揭露所谓中国“入侵”。

 

澳大利亚大选辱华这条世界恶霸身边的袋鼠由他疯吧!

他的一些论断听起来很可笑,比如什么“澳大利亚有超过10万至20万华人忠于中国政府”,他还说悉尼科技大学紧靠唐人街,工党的新州分支也在唐人街,暗指粤菜的飘香扭曲了学者和政客对中国的判断力。

任何智商超50的澳大利亚人都知道,这些判断显然是荒谬的。

舆论的对华偏见就连一些澳大利亚人自己都看不过去了。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副院长詹姆斯·劳伦森教授去年曾经发过一份题为“有关声明站得住脚吗?澳大利亚谈中国”的报告,对这两年澳大利亚盛行的“中国焦虑”“中国恐慌”“中国威胁”言论进行了寻究问底。

劳伦森发现,在诸如“在澳华人已经成为中国政府的代理人”“中国对澳政坛和大学施加与日俱增的影响力”“中国打算在澳大利亚家门口建立军事基地”“中国通过投资实现对澳大利亚港口的间谍活动”“中澳自贸协定有利于中国而非澳大利亚”等等指责中,“新闻标题和专家观点都与事实脱节”。

有病就得治

很多中国人一直没搞明白,我们和澳大利亚隔这么远,也没什么重大利益冲突,两国经贸往来又这么密切,堪培拉的对华外交怎么就变成无理由地怼华,虽然间或给颗糖吃。

就是在现任总理莫里森和工党领袖肖顿的大位争夺战中,中国也在躺枪。因为有澳大利亚媒体分析说,北京乐见工党上台,因为那是一个对华相对友好的党。

 

澳大利亚大选辱华这条世界恶霸身边的袋鼠由他疯吧!

天知道,中国人已经被伤得太深了,伤到对澳大利亚不抱什么希望,伤到很难再信任它了。

过去两年多,中澳关系不是没有回暖过。特恩布尔也好,莫里森也好,都曾动情地拥抱我们说:你们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伙伴;这并不妨碍他们一会又指着我们鼻子说:澳大利亚已经站起来了,你们休要派大批“留学生间谍”和“商人间谍”来控制我们。

关于澳大利亚的对华反常举动,分析很多,归纳起来无非两点:

一是美国的因素。澳大利亚一直宣称它与美国有着特殊关系。正是凭借这种关系,它才能在国际上享有远超其实力的政治、经济利益和地位,否则仅凭区区2000多万人口没可能成为印太地区的“副警长”。

美国也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经济伙伴。美国在澳的投资存量近一万亿美元,是中国的9倍多。美国在澳还拥有强大的政治影响力,堪培拉政治圈一直流传着没有美国支持,任何澳大利亚总理都不会当很久的说法。

 

澳大利亚大选辱华这条世界恶霸身边的袋鼠由他疯吧!

二是,澳大利亚方面对中国的担心被严重夸大了。

一方面,对中国的情绪,反映出一些澳大利亚人对如今地缘政治现实的更广泛担忧:美国已变得不那么可靠,而中国正在澳大利亚经济和不断变化的人口结构中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根据去年公布的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澳大利亚现有121万名华裔,占总人口的5.6%,普通话已成为澳大利亚第二大语言。

 

澳大利亚大选辱华这条世界恶霸身边的袋鼠由他疯吧!

由此产生的经济和文化影响是一个微妙而敏感的话题。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对澳大利亚铁矿石、煤炭和其他出口产品的巨大需求是澳大利亚28年没有经济衰落的主要原因之一。

然而,对中国的担忧也明显被夸大,成为影响澳大利亚的有毒政治。

在这一轮“中国恐慌”中,澳大利亚安全界和媒体界的声音太大,以至于掩盖了商界、高校等其他利益攸关方的理性声音。

不管是美国的因素,还是对中国的担忧,显然都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改变的,澳大利亚对华态度有所反复也就不奇怪了。

要说,澳大利亚安全界和媒体界的“恐华”是种病,是病就得治。不过,就算用良药治病,因为过去伤得太深,不是贴个膏药就能好的。

 

澳大利亚大选辱华这条世界恶霸身边的袋鼠由他疯吧!

所以,不管是谁成为澳大利亚下任总理,是不是会说一些好听的话,如果那些“疯了”的安全界和媒体界人士依然故我,中澳关系想要真正转暖不太容易。

还好,我们也没太在意。

在与澳大利亚的交往中,我们已经有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从容:中澳关系能真的好起来当然好,好不起来也无所谓。凉一凉这条袋鼠,说不定会让它真正清醒过来。(作者:熊老六;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