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正文

为刑释者举办欢迎仪式不能以好坏视之当以合不合法论之!

2019年05月05日 哇然事件 ⁄ 共 261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04 views 次
39.6K

​​今天在澎湃新闻学习了一份政府文件:

昆明警方披露抓捕“为刑释者举办欢迎仪式滋事扰序人员”细节

截图为证截图为证

案情和昆明警方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了,我简单总结一下官方拿出寻衅滋事罪抓人的理由:

  • 1 在公开场合庆祝出狱。
  • 2 称已经释放的服刑人员是英雄。
  • 3 多次聚集,社会影响大。

对于这三条理由,我个人是表示怀疑的,因为分着看,法理和法条上都找不到定罪依据。

首先,出狱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喜事,只要不强迫别人参加庆祝,只要不阻断交通,侵犯他人权益,在哪庆祝都是个人自由,中国没有任何法律禁止这一点。

其次,服刑结束的人,法律上是正常公民,没有任何法律禁止正常公民被称为英雄。更何况中国公民对别人的行为做出判断并不违法,即便是错误判断也不违法。否则,如果律师在法庭上辩称嫌疑人是见义勇为,不是犯罪,最后被法官驳回的话,是不是律师也得一并判刑?

第三,负面影响大不是判罪的理由。某些懒政官员经常做一些负面影响巨大的事情,但如果不伤人不受贿的话,最多也就是停职、撤职,不会抓人判罪。现在是媒体时代,如果不是警察抓人,外地人根本不知道这事儿,和比大多数媒体曝光的懒政官员相比,村民的行为真的影响更大吗?

总之,中国是个依法治国的国家,法律上说不通的事情,如果只因为有人叫好就去做,这是民粹和专断的最差结合。

当然,不能排除一种可能,即单个原因不违法,放到一起做就违法,或者按照一定的顺序做就违法,所以一定要把判例细节和警方的解释放到一起看。之前山西也有黑帮成员出狱,朋友高调欢迎,几天后被抓回监狱的案例,但官方抓的多,说的少,缺乏详细解释。云南事件发展到这一步,感谢警方把细节和案情说的这么细,我知道警方——云南警方的抓人标准了,即事情发展到什么程度会抓人。

很凑巧,我还知道一个云南案例,在以上三个方面都远远超出了云南晋宁区抓人事件——褚时健出狱,倒是很想找云南警方反映一下。

褚时健是新华社专稿点名的大贪污犯,全国人都知道,1999年被判无期徒刑,但是因为各种神操作,坐牢不到三年就保外就医,2001年离开监狱。更神奇的是,保外就医期间,他老人家还能立功受奖,假释减刑,2011年算是刑满释放。

细节不说,褚时健同志表达自己出狱的方式比较高调——2012年出任云南省民族商会名誉理事长。而在那之前,按照褚时健的自述,2002年——保外就医期间,他已经拿到了“朋友”的1000多万投资,开始二次创业了。

褚老走了,褚橙精神带给农业和冷链以何思考?

2002年,75岁的褚时健因病保外就医回到家乡后,与妻子承包了玉溪新平县一片2400亩的荒山,开始种植冰糖橙。

褚时健在打造褚橙品牌之初,就坚定认为农产品真正的标准化,是从种植端开始的。

目前网上仍然可以查到褚时健企业的的广告词:

65年跌宕人生,75岁重新出发,85岁硕果累累,褚橙——褚时健种的冰糖橙,24∶1黄金甜酸比。中国人喜欢的甜,是苦尽甘来的甜,是逆袭的喜悦。人生终有起落,精神终可传承。

75岁,身为罪犯保外就医, 就敢向全国公开宣称“重新出发”,这和村口庆祝出狱相比,哪个更高调?哪个更挑战法律威严?哪个更“公开”?

其次,说起称刑满释放的罪犯是英雄,我随手一查,发现称褚时健为英雄几乎是一种时髦了,而且不乏他服刑期间的赞美:

云南省警察也会上网,也识字,看到类似的东西应该不是一天两天了,抓了多少寻衅滋事的流氓记者?

最后说影响大小。褚时健保外就医期间创业,服刑期间高调宣传,这事件不是我一个人看到,多年前早有媒体和法律界人士指责了。我猜,影响应该比村口办庆祝活动要大吧。

好了,昆明警方用寻衅滋事罪抓村民,不外乎那三个理由:公开庆祝,被称英雄,影响巨大。

现在褚时健事件摆出来,庆祝的更高调,称英雄的文章在公开媒体上发表,全国都有人因此质疑法律的权威性。昆明警方对身边的这起案例似乎有点失明?是村民抓多了,还是褚时健的朋友抓少了?

当然,我还是替警方找找理由——也许就像我前面说的,要三个要素集中在一个嫌犯身上,警察才会抓人呢?

这个人也不难找,就是万科集团曾经的高管王石:

褚时健刚刚在保外就医期间动了经商的心思,上门把他拉回主流商界的人就是王石。

褚时健需要宣传,第一个替他转发“75岁重新出发”广告词,挑战服刑秩序的人又是王石。

褚时健需要摆脱贪污犯形象,把他捧成英雄的人还是王石!

王石:我为什么崇敬褚时健?

巴顿将军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我非常欣赏这句话。我到深圳以后,有低谷,有反弹,有很多曲折,但再怎么也不像褚厂长那么曲折,所以,我那一次非常感慨:褚厂长已经70多岁了,还在展望六年之后的漫山遍野,所以用巴顿将军的话来衡量褚厂长是再恰当不过了。

当时,我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哀牢山上冰糖橙》。但那篇文章不是写给别人的,而是在谈我自己的感受。之后很多企业家因为这篇文章知道了褚厂长的现状,都想到这个地方来看看,包括柳传志先生,去年他专门到这里拜访了褚厂长。可以说,褚厂长身上集中体现了中国企业家的一种精神,一种在前进中遇到困难、并从困难中重新站起来的精神。

至于说影响力,上面的引文出自腾讯文化专稿,全国看到的人何止千万!

好了,在褚时健出狱事件上,无论用哪条标准衡量,王石的作用都百倍于本次被抓的晋宁区村民。我不知道王石是不是好人,我也不知道被抓的村民是不是坏人,我只知道中国是个法制国家,警察是个讲法律的机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那么,褚时健服刑创业和晋宁区警察抓人事件,谁适合做判例,谁又是错误判例呢?

依我这个外行看,两者的区别只有两处:

  • 王石干的事情更严重。
  • 王石和他的朋友更有钱。

我猜昆明晋宁公安一定不会承认收了王石的钱,所以贪污枉法,抓村民不抓富豪。实际上,我认为王石也不屑于给你们送钱,他创业之初就敢仗着家庭背景,到处要批条不给好处费,这种小事怎么会在意一个副处级单位的想法?

但事件背后反应的问题更恶劣——贪赃枉法只是资本主义交易。看到资本闻风而退,群众会认为这是一个资产阶级统治的社会,警察局面对大资本望风而逃,根本不敢谈法律!

这是马克吐温1893年那本《百万英镑》描写的野蛮资本主义!

也许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但既然昆明警方喜欢衡量影响力,那么这就是你们所作所为对群众的影响力。

最后,我注意到,最近的抓人操作,是在中央督导组眼皮下干的。

督导组的工作时间结束了,但还有其他巡视机构对不对?

本文已经改换成记叙文体,向他们投稿了。

盼回复,最好在“孙小果判死刑20年后还能操纵黑社会”案件披露之前。

​(作者:马前卒;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