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正文

从红黄蓝为什么不了了之到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猪食事件谣棍无孔不入!

2019年03月19日 哇然事件 ⁄ 共 326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484 views 次
39.6K

我妈平时用手机也就打打电话、和亲戚视频一下而已,很少看新闻。不过如果她老人家看新闻而且关注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话,今天一定很紧张,因为这个风波反转了:此事与食品安全相关,问题的关键是部分家长伪造照片构陷学校!

那么学校的食材有问题吗?

这个谁也不敢打保票、毕竟没有绝对的东西,但至少送样检测是没问题的。而且如果食材存在系统性的问题,那么学生就该出现批量性的消化不适甚至食物中毒。就像日本那样——

我之所以举日本的例子,是因为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出事后,很多公知及公知粉把日本捧上了天,甚至造谣日本的校长老师会提前品尝食品、确保学生的食品安全——这个谣言实在是弱智,一是有问题的食品导致人有反应的时间长短不一、所谓的试吃并不可靠;二是即便试吃有效、养条狗试吃不是更方便?而且你捧谁不好,偏偏要捧发明了假奶粉和地沟油的日本、要知道这个日本同时也是食品核辐射超标的日本。而且我猜中国也这么干了,会被批评为校长老师尝鲜、给孩子吃剩饭冷饭。

从不存在学生批量性的消化不适和食物中毒来看,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食材并无系统性问题。虽然这个学校是私立的、送餐公司也是私立的,尽管私立的出事的概率远远大于公立的,但冤枉人是不对的。

要知道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及其食堂供应商目的是挣钱、并不想惹事,他们对食品的专业程度远远高于我们,知道如何在靠近底线但不击穿底线的情况下取得最大收益。

正如2016年山东聊城案中所谓的丁丁甩脸是可耻的谣言一样——来逼债的黑社会对法律尺度的把握远远高于我们,不可能用那么色情污糟的方式逼人,否则被羞辱弄昏了头的苏银霞完全有可能张嘴狠狠咬那么几口!所以你是黑社会的话会干这事吗?可叹造谣的恶媒和讼棍并未被处理,反而得到所在单位的公开表彰——

成都七中的主要问题是涉嫌违反规定,政府的解释是这样的——

四川相关部门曾发文,明确规定在义务教育阶段,学校食堂应该由学校来自主管理统一经营,不能够对外承包。而成都七中是一所小学、初中、高中一体的十二年一贯制学校,针对此类性质的民办学校,相关办法没有禁止性的规定,可以选择自主经营或者对外承包的方式。

简单说,政府的原则是更加保护义务教育阶段的孩子,成都七中实验学校以存在高中为由可以选择承包方式、但违背了政府法规的初衷。

所以虽然食材没有批量性问题,但校长被干掉是有理由的、算不得冤枉。

那么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食材有个别性问题吗?

肯定有!

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做过饭的都理解。

因为百分之百的完美是不存在的、任何事物都有误差。

不信的话我问你个问题:厕所没人的话,你上完厕所洗手吗?——未必吧!有一个统计表明上完厕所洗手的人、70%是给人看的。

或者我再问你个问题:你到公共游泳池会喝到尿。信不?

……

这些细节我就不展开了,因为太过简单、大家都明白。

当然非要有人较真我也没辙——这就是我妈他老人家紧张的原因:她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认为肉冻在冰箱多久都行!我和媳妇经常出差、很少去管冰箱,换而言之,我们经常会无意中吃到过期的肉。

然而成都七中实验学校有些家长是不接受这种过期的肉的,拿这个理由收拾成都七中实验学校也是站得住脚的,这样我妈大概也脱不了官司。

但这种极致的严苛有意义吗?

按照政治正确的套路,这当然有意义。

但绝大部分人会认为这是吃饱了撑的。

因为这些超期食物而产生的精神焦虑的害处通常会大于吃超期食物带来的害处。

类似这种食物超期的问题是普遍存在的(你知道超市换标签的伎俩吗?),你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这因人而异、也因时代而异——比如在1942年的河南这根本就不是个问题。

这本质是个标准不断变化而导致的问题。

因为标准是发展的、动态的,所以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会一直持续下去。

但无论如何,造假构陷是不允许的、造谣生事是不允许的、聚众堵路是不允许的。

那些聚众堵路的家长不听警察的疏导指令、竟然发起了肢体冲突,因而遭到了辣椒水之类的警械的对待,我觉得是活该!而且他们该庆幸这是中国、而不是美国!

甚至这些人中有的并不是家长——我敢打赌,随着事件调查的深入,一定会揪出兴风作浪的假家长!

不信的话大家可以回忆一下2017年的三色园事件——

2017年11月22日,有幼儿家长反映北京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以下简称三色园)国际小二班存在虐童行为。北京警方当天开始调查取证,26日就事件进行了通报——

显然整个事件的处理是及时的、有效的,而且引发了社会对私立幼儿园的思考——看护幼儿是个良心活,不能交给以盈利为目的的私营企业!

可以说三色园事件是私营企业弊端的一次暴露,这种弊端在市场经济下屡见不鲜,反复说明教育不能产业化。

而这件事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有人借此构陷解放军!

就在警方调查期间,有人造谣北京卫戍部队“老虎团”官兵有组织地、长期地到幼儿园性侵幼儿,甚至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着幼儿的面和幼儿搞“活塞运动”!

一时间网上铺天盖地的咒骂解放军的或明或暗的言论(注意以下截图中的转发、评论、点赞数量,注意范冰冰、韩寒、黄晓明、董浩等等蠢货)——

这个女人哭天抢地描述自己孩子受害的视频传播甚广,然而她并非幼儿园孩子的家长——

此人后来被行拘当然是咎由自取、而且很不过瘾——

我们感兴趣的是,这些人如此卖力表演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把造谣的目标选定为功勋卓著的驻京卫戍部队“老虎团”?

我们完全可以设想一下,假如当时警方行动不够迅速、部队没有及时辟谣,有没有可能在敌方特务、造谣分子的鼓动组织下,有人到部队驻地围攻、闹事?会不会发展到抢夺部队武器而引发失控局面的出现?

如果这样的话将发生极其严重的后果,毕竟“老虎团”驻地离新华门只有14公里的路程!

如果你仔细考虑了以上事件的可能性,我想你会想到另外一个词:Color Revolution!

网上对ColorRevolution的解释:21世纪初期发生在独联体国家和中亚地区的以颜色命名、以和平和非暴力方式进行的政权变更运动。参与者们通常采用一种特别的颜色或者花朵来作为他们的标志,通过非暴力手段来抵制他们所认为的独裁政府,拥护民主、自由以及国家的独立。目前Color Revolution已经在塞尔维亚、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这几个国家推翻了原来的亲俄罗斯政府,建立了亲美国的民选政府。

是的,热战对美国而言是非常费钱的(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的战争就是证据),而且美国没有信心在热战中打败中国这样的国家,那么在中国内部花钱买狗捣乱就是一种优选的方式了。这些狗借助类似成都七中实验学校事件或三色园事件闹事就是一种顺理成章的模式。

所以当我们面对成都七中实验学校事件时、很有必要反思一下三色园事件的得失——这个得失可以总结出很多条,其中有一条会得到普遍的共识:处理太轻!

比如李娜!

李娜在三色园事件中的表现太差劲了:她直接转发了轮子恶毒攻击解放军的谣言图片——

从此李娜与姚晨、柴静这号货色齐名!

而且李娜转发的图片不带别人的水印,这表示她极有可能是从轮子那里直接得到这张图片的!

这显然是一个严重的事件!

三色园事件真相大白后,李娜非但不道歉,反而以“耿直”为自己狡辩——

活该得到这样的漫画形象——

此后李娜并未得到应有的惩罚,这是网友特别不满意的地方。

设想一下,假如李娜被依法处理,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风波也不会闹得这么大!

所幸现在我们看到了一些积极的信号,比如此次参与造假的三名家长被控制——

此前还有一女子(非家长)因编造相关虚假信息被刑拘!

这就对了,而且打击还可以更快更大一些!

你看人家新西兰基督城枪击案的凶手在第二天就开始了庭审,这还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在造谣惑众这件事上,苍蝇要打、老虎也要打。

比如这位——

更敏感、更狂妄的还有,以至于我都不敢放在这里了。

搞笑的倒是可以放一放——

你认为这些反智的、污糟的文章背后难道没有推手吗?

谁是推手?

对谁有利就是谁呗!

我们完全可以设想一下,假如崔脊梁某天发帖子要求或暗示崔粉到北京大广场或者北京别的地方散步、静坐之类的,是不是有可能会得到响应?

我们是不是该考虑下面的问题——

如果想不清这个问题,你可以回头再看看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和三色园。​​​​(作者:师伟;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