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历史真相 > 正文

帝国政界往事,从炮兵连长到上将【蒋介石的心肝腚陈诚妙传】

2019年01月09日 历史真相 ⁄ 共 664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00 views 次
39.6K

一般说起陈诚,会说他是国府二号人物,蒋委员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个说法其实很纠结,你说这句话对吧,其实在大陆期间陈诚连前十都排不进去,你要是说不对吧,在台湾陈诚确实一度混到了二号人物的高度,差点接班成功。所以索性我们从头开始讲,顺便在不踩线的前提下讲一下北伐,国府派系斗争,讲完大家自然明白了。

陈诚是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出来的,后来加入黄埔军校。

这个保定军校比较奇葩,是袁世凯仿照德国人的模式搞的,以前叫北洋速成武备学堂,大家注意下这个“速成”,当时几乎所有的军事学院都是速成的,包括后来的黄埔,一般培养个半年六月然后就毕业了,学员学成后直接到战场上去当炮灰,当时战争多,死的快,如果三场仗下来还没死,一般就做到营团长了,中间再立一功,有军校背景加持,很快就上去了,这种套路非常符合进化论。

早年有志投身军旅的年轻人最好的去处就是保定军校,属于中央军校,我们熟知的什么蒋委员长本人,傅作义,张治中,张群,白崇禧,顾祝同,薛岳,还有我们前文说到的叶挺,都是保定军校毕业的,这些人保定军校毕业后正好赶上苏联人在组建黄埔,就去黄埔当教官。没去黄埔当教官,留在北方政府的同学们等着被他们收割。

大家看出来了吧,是保定军校的学生后来组成了国府武装力量的高层,而不是一直以来说的“黄埔”,黄埔在整个大陆期间,其实一直都是中央军中下级军官,只有少数,像胡宗南这样幸运的好同志偶尔进入高层。这也是蒋一直对国府没有完全控制的原因。

国府派系林立,有“士官系”,也就是混过日本士官学校的那伙人,后来在黄埔当教官,他们组成了一个小团伙。

还有保定系,就是我们上文提到的,早年在保定军官学校抓学习,后来成了一个小群体。

还有广东帮,我们讲黄埔的时候提到的,孙大炮早年唯一的武装力量就是粤军,许崇智和陈炯明都是粤军里的,粤军将领们后来结成一伙。

上边提到的这三个派系,都是还没有黄埔的时候他们就都已经在了,黄埔军校成立后,这仨伙人充实进入黄埔担任教官和其他职务,先天早于黄埔的那伙人。所以偶尔也有交叉,比如蒋和张群,他俩就都混过保定和日本士官,蒋后来是粤军中将,相当于说三个派系他都混过。

陈诚就是保定系出身,黄埔军校成立的时候他已经保定军校毕业,跟着邓演达南下去粤军里当连长,顺便给他分配了工作,给孙大炮当保安。

邓演达这个人也不得了,是孙中山早期的军事干才,陈诚早期一直跟着这人,后来北伐期间他是国军政治部主任,后来跟蒋关系破裂,组建了一个“第三党”跟蒋唱反调,1931年被抓到处决了。

等到1924年黄埔成立,邓演达作为有军事经验的骨干,就去军校当领导,陈诚也跟着去了,这个时候陈诚跟黄埔结缘。后来的什么黄埔八大金刚,都是源自这里。

陈诚的发迹非常奇特,他进了黄埔之后人生并没有什么突破性进展,反而因为别别扭扭的性格跟大家处不好关系,属于那种咋看咋都不像将来要牛逼的 ,咱们这里得多说几句,陈诚后来被称为“小委员长”,原因很多,不过主要是因为他俩确实特别像,都不咋高,都特别瘦,而且为人刻薄跟谁都关系一般,年轻时候非常拘谨,朋友少,适合当领导但跟周围的人处不来。

不过命运的召唤让他有天早上天还没亮就带着《三民主义》去操场上玩单杠,蒋在黄埔一直维持着早起的习惯,拎根棍子,起床号吹响后就去学生宿舍,看到谁不起床就狠狠地抽,那天早上蒋拎着棍子正在等时间,突然看到一个跟他一样不咋魁梧的年轻人,自然没多想就溜达了过去,这一瞬间,他俩的人生就被纠结在了一起,半生的合作,共同的奋斗,后来的反目,直到其中一人含恨死去,另一个在几年后也在怨念中离世。

那这里有个问题,《三民主义》写了些啥?我们之前这篇文章:黄埔往事 黄埔是怎么来的,讲的非常清楚了,核心是要“为苍生立命”,手段基本就是苏联社会主义那一套,什么限制大资本,什么土地国有,再加上反帝反封建,内容和谐的能上现在的小学思想品德课程。

蒋看到陈诚随身带着的这本《三民主义》被他看的已经起了毛边,而且又是圈又是记笔记,有些地方还写着要为三民主义抛头颅洒热血的过激言论,让蒋非常感动,询问了小他十岁的陈诚姓名、年龄、家庭住址以及工作单位,以及随手问了几个关于三民主义的问题,小陈对答如流,尤其当陈诚提及自己是浙江人的时候,蒋的眼睛一亮,不知道陈诚注意到没。

一般来说,大家说蒋是个“伪左”,当初装成左翼青年,骗取苏联人的支持,内心深处并不支持苏联人那一套。问题是孙大炮的那一套基本就是苏联人那里搬来的,那他支不支持孙?

早年说他肯定是装支持,最近几年的研究发现,可能他是真认同的,他也知道地主们阻碍民族经济发展,鸦片祸国祸民,官员贪污腐败将会亡党亡国,但是他确实搞不定这些。

正如1938年他面对日本人和延安的带头大哥,他一个都搞不定,选择联合延安必然纵容延安做大,选择联合日本必然当民族罪人,蒋时而拉拢其他两方,时而一起锤其他两方,左右为难中挺过了八年。

但是在1950年,已经是夺得大陆政权的毛主席面对还未消灭的国军残部和西南土匪,还有朝鲜陆地上正在逼近国境线的列强军队,也是内忧外患,毛是怎么选的呢?两路出击,解放军同时开入朝鲜和西南,双拳打两敌,到了1953年,西南彻底解放,联军被撵到了三八线和谈了,个中差别,大家自己体会吧。

我们继续讲陈诚,陈诚在军校期间随后跟着蒋校长有几次小规模战斗,对方都是军阀的部队,大家都懂的,战斗力基本都是负的,也没费多大劲就解决了。到1925年4月黄埔学生正式成立“党军”的时候,当时只有一个旅,何应钦任旅长,陈诚当时担任炮兵连长,大家知道,旅、团、营、连,从这个军阶可以看出,开始的时候何应钦比陈诚高两个等级。

陈诚人生的关键是惠州之战。

惠州是陈炯明的老巢,这个陈炯明我们一直没来得及说。他是孙中山早期的唯一的枪杆子,早在1909年就加入同盟会,属于革命元老,后来粤军有俩军,陈炯明任第一军军长,许崇智是第二军军长。陈炯明一直都是孙大炮的亲密战友,不过孙和陈之间有些矛盾没法调和,说起来也不复杂,陈炯明想安安静静地做个地方草头王,割据广东,多好。孙说不行,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要北伐,要打到北京,收复东北,要全天下沐浴在三民主义的春风下。

然后他俩就闹翻了,陈炯明拖来大炮对着孙的官邸一顿轰,把宋庆龄都给吓流产了。所以在1925年10月,当时黄埔学生军终于有点模样了,蒋就带着学生军去惠州找陈炯明的麻烦,准备彻底干掉陈。

惠州一直都是天险之城,从宋朝以来就从未被攻破,不过这次苏联人送来新式大炮,惠州城墙再牛逼,在俄国攻城炮面前都是渣,而且鲍罗廷还调来几架飞机,对惠州一顿炸,当时陈诚是炮兵连长,俄国炮使的虎虎生威,不过仗打的依旧非常艰苦,惠州护城河里都被黄埔学生的尸体给塞满了。

所以吧,能最终成功,最重要的就是运气,穿越回民国,就算加入黄埔,极大概率也是填了惠州护城河了。没死在惠州,还有南昌嘛,南昌城下死的更多,南昌死不了还有济南,郑州,淞沪,武汉等等,总有一款适合你。

惠州守军非常英勇,然并卵,实力悬殊,最终城墙被轰的跟破布似的,背扛大刀,头缠红布条的黄埔学生军敢死队冲上惠州城头,插上了青天白日旗,多说一句,这个插旗的小伙,就是后来在东北打败林彪的陈明仁,城下拎个步枪督战的就是周同志。

谁知道在1948年,国共东北大对决,当时已经是国军虎将的陈明仁刚在四平把林彪打退,拿了青天白日勋章,正好陈诚走马上任东北行辕主任,上任第一件事就是调查陈明仁贪污腐败的事,随手就撸掉了陈明仁,第二年林彪攻四平,23个小时就拿下了上一年损兵折将没攻下的四平重镇,陈诚因为这事差点没被骂死,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回到惠州城下,大家注意下,民国是有国旗的,五色旗嘛,仿效法国和德国,各种颜色代表自由,平等什么的,又代表五族共和,但是到了黄埔成立,党旗代替了国旗,党军代替了国军,是的,黄埔就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所为培养党军而建立的学校。

陈诚在这次攻城中撸大炮非常给力,蒋大手一挥,陈诚就成了炮兵营长。

这一仗后,大家感觉黄埔军已经有了小成,北方军阀各自为政,乱的一团,而且发生了“五卅惨案”,革命形势不是小好,是大好,所以大家一合计,准备北伐。

五卅惨案现在历史书上也提,但是很多小伙伴理解不了这件事在当时其实是大的不得了的一件事,相当于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当时的老百姓感觉北洋政府还不如大清,但是在五卅惨案中英国人当街开枪打死打伤几十人这事还是超过了大家的想象力,而且其中有几十个黄埔军校的学生,这时候喊出来“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帝国主义在华走狗北洋政府”就显得非常有力道,后来百姓夹道欢迎北伐军,就是这个背景。

多说一句,蒋前期跟苏联人打得火热,中间又跟德国人关系也很铁,抗战后期又跟美国人关系不错,唯独跟英国人,一辈子不对付,恨透了英国人,这种持久的恨,就跟这件事有关,而且在日记里经常打骂英国人“寡廉鲜耻”,丘吉尔不要逼脸,英国人都是强盗的后代,英国陆军战五渣还得国军去救等等。

我们继续说北伐,北伐这事意义很大,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当时北方军阀都是英美帝国主义支持的,所以尽管孙中山的党徒内部非常分裂,互相攻讦,而且是互相往死里弄那种,不过无论左中右,都强烈支持北伐。所以乘着这个机会,开始北伐了。

不过大家千万别误解了,长久以来很多人把北伐军理解成了一个团伙,其实不是,并不是一伙人,而是好几伙,北伐军内部非常复杂,总共八个军,只有第一军是蒋的黄埔学生军,何应钦担任军长。其他七支部队都是借壳上市来的。


第二军是湘军,也就是湖南军阀的队伍。

第三军云南滇军,朱培德的队伍,这个朱培德跟我们后来的朱德司令是师兄弟,都是云南讲武堂出来的。

第四军就是粤军,叶挺就是在这支部队里担任独立团团长,后来南昌起义缔造我军,就是这支部队里脱离出来的。整个北伐中,打仗最多,战功最显赫的就是粤军。我们在“皖南事变”那篇里也提到了,攻下武昌城后,武昌城老百姓给他们粤军打了一个大铁牌子,上边写着“铁军”,铁军第四军。后来的“新四军”,对应的就是这个旧四军。

第五第六就不说了,说了大家不熟。

第七军就非常著名了,是他们广西军,也就是后来的桂系军阀的队伍,桂军是当时中国的山地战专家,士兵吃苦耐劳,装备也还不错,北伐中第二使劲的就是桂军,其他的都在打酱油。

第八军也是湘军,隶属唐生智,抗日战争中就是老唐后来镇守南京城,南京城破,日本攻破发生大屠杀,老唐战前没动员,没准备,开战后瞎指挥,打不过自己跑了,把几十万军民丢给日本人屠杀 ,这么一个人,大家感受下。

看出来了吧,当时蒋在北伐队伍里是1/8的股份,而陈诚此时是一个营长。不过由于蒋背后是苏联人,财大气粗,大家公推他为北伐总司令。李宗仁回忆录里羡慕地说,就在北伐前,一支俄国商队在广州码头卸货,新式俄国莫辛纳甘步枪上万支,子弹几千万发,重机枪百余挺,这些装备其他军阀部队无论如何也买不起。

就这样,轰轰烈烈的北伐就操办起来了,而且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大家排好队一声令下一起出发,而是没等蒋下令,几个军头各自准备好之后就出发了,黄埔第一军还没出发,桂系的第七军和湘军的第八军就已经冲出去了,等到那年7月15日,第七第八两个军已经收复湖南准备攻武汉了,蒋还没出广州城呢,略尴尬。

而且黄埔军神话是后来出来的,当时还没打过真硬仗,不过很快就在南昌城下吃了鳖。

南昌城开战后很快就被攻下了,蒋校长带军进入南昌,不过孙传芳的猛将邓如琢一个反击,就给抢回去了,蒋军大败,由黄埔军校生组成的第一军第一师全军覆没,只有师长王柏龄跑出来了,大家穿越回民国千万别参加第一师。

随后邓如琢的部队进城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完全忘了南昌城是自己的地盘,并顺手烧了那个滕王阁,对,现在大家看的滕王阁是后来重建的,当时烧的只剩下一块匾了。不过后来查了一次,说是历史上被烧过29次,真是。。。。

蒋随后组织反击,不过不但没攻下来,差点被反杀,要不是白崇禧在边上支持,可能就没有然后了,而且蒋一度表演欲上来,非要演自杀,害的一群将领只好配合表演,又是抱大腿又是扯衣襟,才控制住,不过军营里留言四起,士兵们一开始传言“蒋司令要自杀”,很快竟然传成了“蒋司令已自杀,你们不知道,老惨了,我老乡就在现场。。。。”,害的孙传芳听说这个消息赶紧出了份号外通报这个消息。

后来还是孙传芳的部队觉得守不住,自己投降了。这个过程中,黄埔军几乎每战必败,不过对陈诚来说不是坏事,首先他的炮队离战场较远一些,看到情况不对赶紧跑,相对安全,其次黄埔第一军伤亡惨重,大批军官战死,再加上蒋对他的“黄埔老乡”身份的认同,陈诚很快就被提升到了少将副师长一级,一年升三级,在那个年代依旧不常见。

随后进展顺利,北伐军拿下上海后很快就发生了412清党,这个我就不细说了,太敏感,反正就是把党内的某党(跟新来的小伙伴解释下,这里的“某党”不是蔑称,而是直接写可能会被和谐)给清理掉了,大概干掉三万人吧,不过干掉国党自己接近30万人,到底什么仇什么怨,我们在这篇文章里交代清楚了,<血色浪潮下的黄埔 开学典礼那天就注定了分裂>。

陈诚对这事倒是也不太热心,他跟周的关系很好,而且维持了一辈子,不过清党这事对他有直接影响,因为他的上司,也就是师长严重被清党了,“严重”不是形容词,是人民,跟陈诚的上一个老上司一样,也跟蒋合不来,干脆不干了,陈诚这个副师长当上师长了。不过他的师长倒不是被杀了,而是被提前退休了。

不过师长没当多久,就被何应钦给撸下来了,那问题来了,何应钦跟他有仇?这个又涉及到国党内部非常复杂的一堆斗争。

国府里的派系多的跟牛毛似的,什么CC,政学系,西山会议派,复兴社,土木系,要是不专门对那段历史有研究,很难弄明白这些派系到底有什么差别,反正吧,大家要明白一件事,那么剧烈的政治斗争中,每一个大佬都需要资源,还有大批党羽才能活下去,才能有立身之本,哪天党羽没了,就跟北洋军阀似的,等待大佬的命运要不去死,要被被流放,或者去当寓公。

当然了,大佬需要小弟的支持,小弟也需要大佬的提拔,这就是一个闭环的利益体。不过为了防止一个小弟权力太大,把自己给顶掉,大佬又得考虑几个小弟每人分一部分权,各自控制一个领域,不让任何一个小弟控制面太大。

这样,蒋对权力分了好几部分,比如大家知道的那个陈果夫兄弟,就是管党的,贺衷寒康泽戴笠他们管特务,何应钦管黄埔军。

但是呢,这些人单独管一个领域依旧太大,蒋着手继续分化他们的权力,比如江湖上流传“蒋家天下陈家党,宋家姐妹孔家财”,蒋最信任二陈,不过防着的就是二陈,二陈一开始兼管特务(中统就是陈氏兄弟的),所以蒋让戴笠另起炉灶再搞一套(军统是戴笠的)。陈氏兄弟管党,他就让“政学系”的杨永泰去分化二陈的权力。对应的,黄浦军中何应钦是独大的,这让蒋非常担心。

所以就让新看上的小弟陈诚去分何应钦的权力,所以接下来几十年,陈诚跟何应钦各种明争暗斗,就是这个背景。

北伐结束后,随后就是中原大战,中原大战爆发的原因并不复杂,原来的老军阀,什么孙传芳吴佩孚他们一伙已经被新军阀给搞掉了,我们上边列出来的那八个军,加上后来加入的阎锡山和冯玉祥,又要重新划分势力范围,谈判桌上各种唇枪舌剑,最后屁也没谈拢,谈不拢互相威胁要动武,然后就打起来了。

在中原大战前,蒋把几个装备还不错的队伍重新整编了下,搞了一个新编制,叫“十一师”,有了解的同学知道了,中国近代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一支部队,国军五大主力之首,“土木系”就这样上线了,“十一”不就是“土”嘛,这个十一师后来又整编成了十八军,“十八”不是一个“木”嘛,土木系,就这么来的。陈诚也就这么成了土木系头目。

整体而言,陈诚打仗能力非常一般,不过他有个能力是识别猛将,国军后期的很多优秀的高级将领,都是他们土木系的。当然了,这过程中蒋自然出力不少,陈诚提谁蒋随手就批复,要钱给钱要枪给枪,十一师就跟大雪球似的迅速膨胀,到了1930年攻陷济南后,十一师被扩编为18军,33岁的陈诚竟然成了18军军长,大家都看出来了,这是蒋要在黄埔系高级将领里安插一个自己人来限制其他大佬们的权力范围。

至此,1925年攻惠州时候的少尉连长陈诚,在八年间火箭上窜,成为了上将军长,正式成为国军高级将领。但是离国府二号人物近了吗?远着呢,他在部队里都排不到第二,1935年国府排出类似十大元帅,共九位陆军一级上将和一位海军上将:何应钦、冯玉祥、阎锡山、张学良、李宗仁、唐生智、朱培德、陈济棠、陈绍宽(海军),都没有陈诚,陈诚在通往二号的道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作者:九边-组织二头目;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