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补录河南退档考生最新消息与教训:不要老跟着网络喷子瞎跑!

  • A+
所属分类:热门事件

北大应该感谢某南方沿海城市的那些脑残,因为他们的折腾,网上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了,招生事件的后续进展变得少有人关心。

否则,随着一些新的信息被曝出来,以及其他问题被追问,北大会被反过来被继续嘲笑,会被网络喷子二次羞辱,像个傻子一样在盛夏的舆论寒风中瑟瑟发抖。

在北大从退档到补录两名河南低分考生的事件中,有不少诡异的地方。第一,高考分数距离北大录取线差一百多分的考生,为什么“敢”报北大?为什么会把填报志愿当做儿戏?【参见《想当北大落榜生没当成,成了北大学生,好一出人间喜剧!》】

第二,在536分到671分(以二志愿录取的两个学生的分数)之间,河南有两万多名考生,其中为什么连一个既符合专项计划条件又以第一志愿报考北大的考生都没有?从概率的角度都难以理解。

第三,招生系统中退档的往来记录属于内部资料,外人接触不到,且没有向外界公开的必要,那张图片是怎么流传出来的?

第四,北大在“情况说明”中就退档的过程做了这样的解释:

北京大学2019年在河南省“国家专项计划”理工类招生计划8人。2019年7月10日,在河南省“国家专项计划”投档前,河南省招生办公室与北京大学招生办公室就生源分布情况进行沟通,说明第一志愿报考考生有8人,其中,第6名考生考分为667分,第7名考生考分为542分,第8名考生考分为536分,第二志愿报考考生中有高分考生。河南省招生办公室向北京大学投出“国家专项计划”理工类第一志愿8人档案,双方招生办公室经过充分沟通,在录取系统中进行正常交互手续后对第7名、第8名考生予以退档;完成退档手续后,河南省招生办公室向北京大学投出“国家专项计划”理工类第二志愿2人(考分均为671分)档案,北京大学招生办公室予以录取,由此完成2019年在河南省的“国家专项计划”招生工作。

这里说得清清楚楚,北大招办和河南招办当时就投档、退档、补录等情况进行了充分的沟通。这符合我们的生活常识,凡事肯定要先商量妥当,再履行正当程序,比如对两个低分考生予以退档,无疑两方要先通气,达成共识,再进行退档操作的。北大招办有可能事先没打招呼,或者在河南方面表示不同意的情况下,就单方面执行退档操作吗?不可能的。

但河南招办两次把北大的退档又给退了回去,说什么“河南整体生源质量较高,考生基础扎实,请考虑为盼”。这简直是戏精上身,这个动作可以说匪夷所思。

如果我们敢于施展想象力的话,可以认为这样的文牍往来就是为了生成后来那张在网上流传的给北大造成压力的图片。除此,还真找不到合理解释。

13号,曾经被退档后来又被补录的那位河南考生的一组群聊记录被曝光。

先看一下该群聊的一部分,有点长,没有都转过来。

北大补录河南退档考生最新消息与教训:不要老跟着网络喷子瞎跑! 北大补录河南退档考生最新消息与教训:不要老跟着网络喷子瞎跑!

事情的真相——部分的,但还不是全部——可以从中得到揭示。

首先,该考生的确是瞎报着玩的,早就做好准备回去复读再考了,根本就没指望能被录取,但能捡个漏也很开心。这跟我之前的猜想一样。

其次,关于退档情况的截屏,是该考生本人最先泄露出来的,他自己在接受采访时说过,是违规拿到的。

北大补录河南退档考生最新消息与教训:不要老跟着网络喷子瞎跑!

河南招办对外称,该图是某县招办人员疏忽大意,导致信息被人拍了照片。是哪个县呢?无疑就是那个考生所在的新蔡县,该生说了,县招办出面帮他争取了。

再次,跟一些人之前猜测的一样,这个考生在省招办有关系。该生清楚地说,“河南省招生办公室副主任杜为民是我班主任的大学同学”。

这种“关系”,我并不倾向于往权钱交易的那种“关系”的方向上去联想,因为考大学这个事情跟别的事不一样,即便没有利益上的交换,大家也乐于帮助一个孩子上个好大学。何况,即便没有直接的利益,间接的“利益”也是有的,县里中学出一个考上北大的,对学校和班主任来说都是件大事,杜主任想送个人情给他的老同学,也属于情理之中。

从中我们可以指出两个方面的问题。

一方面,该考生抱着捡漏的心态报的北大,这极不严肃,高考毕竟不能沦为赌博买彩票一类的性质。

因为分数太低,北大完全有权将其退档,不予录取。教育部发布的《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规定》的第42条有明确规定,“对思想政治品德考核合格、身体健康状况符合相关专业培养要求、投档成绩达到同批录取控制分数线并符合学校调档要求的考生,是否录取以及所录取的专业由高校自行确定,高校负责对已投档但未被录取考生的退档原因做出解释”。

在教育部的其他相关规定中,“总分偏低”是一条明文规定的退档理由。何谓“总分偏低”?低多少分算偏低?如果说10分20分还有争议,那么,比录取线低148分,我想无论如何不应该有什么争议。

如果北大连这点自主权都没有,以后就再也不要提高校的自主权了。

另一方面,河南方面,从省招生办到该考生所在的县招办和学校,有显而易见的操作不规范的问题——如果我们不把这种现象称为腐败的话。

假设,该考生的上述群聊记录,以及从中反映出来的问题早一点儿被曝出,与所谓“北大退档河南贫困生”一起进入网络讨论,结果会怎样?舆论还会无脑般地一致喷北大吗?

再假设,北大不要怂得那么快,等到上述信息出来,网上舆情会不会反转?

很遗憾,这只能是假设了,因为北大怂得太快了,通过屈从于舆论,以此来平息舆论。为了“灭火”,什么也顾不上了。

可是,事情并不是认怂就万事大吉那么简单,因为向喷子认怂,补录两个低分考生,还要引起其他的问题——教育部《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规定》第42条还明确规定,“高校不得超计划录取”。

在招生计划实现已经定好的情况下,又补录了两人,该怎么协调呢?具体情况我不知道,只能推测,理论上无非三个可能性。

一是把已经录取的两个第二志愿671分考生给退了,这样就变回8个专项计划考生全部按第一志愿录取。但这不太可能,众目睽睽之下,北大不敢这么干,否则那两个学生又炸了。

二是从其他地方挤两个名额出来,也就是说,有两个本来可以进北大的学生失去了属于他们的机会,而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失去这个机会的原因。

三是北大今年事实上多招了两名学生,突破了之前的招生计划。而这,显而易见地构成了违规,为了让喷子闭嘴,洗脱“北大违规退档贫困生”的恶名,北大不得不实打实地违规。

就像开头说的,北大应该感谢现在网上有更大的热点,因为北大向喷子投降这个动作,又给喷子们提供了新的靶子。谢天谢地,喷子在忙着喷别的。

北大更改此前的退档决定,补录低分考生的决定是以校招生办的名义发的,但不用想都知道,这样的决定不是招办有权力做出的,不到书记校长那个层面,拍不了板。

归根结底,是谁在怕舆论的口水?是什么人没有担当,连正确的事情也不敢坚持?是领导。

我这一事件的关注,核心其实在这里:要有担当,有错误的话要改正,但正确的事情也必须要敢于坚持,不要盲目地跟着网络喷子瞎跑,舆情不等于民意,傻狗的狂吠不等于群众的呼声。(作者:李北方;来源:行走与歌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