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对稀土的最新消息之还剩多少为何不保护贱卖元凶是谁限制稀土出口会成功吗?

  • A+
所属分类:热门事件

昨天,被“勿谓言之不预”刷屏了。

国家对稀土的最新消息之还剩多少为何不保护贱卖元凶是谁限制稀土出口会成功吗?

国家对稀土的最新消息之还剩多少为何不保护贱卖元凶是谁限制稀土出口会成功吗?

“稀土之殇”毛派已经呼吁很多年了。如今,面对特朗普的咄咄逼人,中国终于敢公开喊出“稀土反制”,但这个喊话的目的还是希望把美国拉回谈判桌。但正如笔者之前的文章所说,中国生产-美国消费的中美贸易格局本身就是极不平等的,这个格局固然让中国GDP实现迅速增长,跻身全球第二,但同时带来的结果是产业沦陷、人民受内外资本盘剥。笔者在《毛主席发表520声明与两桶油暂停购买伊朗石油》一文中呼吁,面对特朗普政府咄咄逼人的姿态,不能一味地只是希望把美国拉回谈判桌,这已经是把底线推到有利于美国的一边,依旧是在美国主导的经济霸权和金融霸权框架下讨价还价。

稀土之殇——简单说来就是外部的不平等贸易关系,加上内部买办资本私占滥采竞相压价,中国的珍贵矿产资源迅速流失,同时带来了巨大的环境污染。其客观效果等同于180年前英国对中国的鸦片贸易——英帝通过东印度公司向中国倾销鸦片,导致白银大量流失,人民饱受烟毒之害,家破人亡。

2010年中国下调稀土出口配额,提高出口关税;2012年日、美、欧盟等发起针对中国的WTO关税诉讼大战;2014年诉讼以中国败诉结束;2015年初,中国被迫废除稀土出口限额的规定。

如此稀土出口,真可谓既伤了里子(资源流失、环境污染),又伤了面子。此次“稀土反制”还只是隔空喊话,即便真的能够落实,也只是相当于“虎门硝烟”。不曾想在微博上竟演绎成了“厉害了,word国”的狂欢,有人甚至晒出稀土矿的照片自称“炫富”,彷佛中国已经通过稀土掐住了美国科技树的命门:

国家对稀土的最新消息之还剩多少为何不保护贱卖元凶是谁限制稀土出口会成功吗?

面对中美之争,舆论为己方打气是应该的,但一味浮夸式的神吹,不利于认真反思我们自身的问题,检讨路线错误,反而误导了决策者。

中国的稀土产量一度占到全球的90%,但这种足以和石油媲美的战略资源却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持续廉价甚至亏损出口。而日本美国从中国低价进口深加工后转手获利十倍,或者干脆封存不用,储备量早已可供使用数十年。

国家对稀土的最新消息之还剩多少为何不保护贱卖元凶是谁限制稀土出口会成功吗?

我国稀土储量占世界总储量的不到30%,在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也有稀土矿,但是由于开采成本高,开采之后无利可图。大部分国家的稀土矿,都在上世纪90年代我国白菜价稀土大规模出口之后停止开采。稀土虽然具有很高的战略价值,但资源稀缺性并非那么高,依靠稀土产量作为战略筹码,只能发挥短期效应

我们说中国储量并不占优,又有人辩解称美国没有重稀土,中国南方的重稀土储量占绝对优势。可是,就在2012年媒体报道,南方五省的中重型稀土储量达150万吨,但目前只剩下60万吨,“如果按照现在开采速度,10年就开采完了”。

一些人称美国自毁稀土生产链,无知地嘲笑美国没有开采设备、生产设备。殊不知,我们的稀土开采、加工产业与众多产业一样,在新自由主义和私有化、买办化浪潮中出现了产业沦陷的问题,高端稀土加工设备完全依赖从日本进口。2017年全球稀土相关专利申请数量为68万余件,其中我国仅占比18%,而且96%都是国内专利,国际专利比重很低。此外,在核心专利方面,中国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较大的差距。例如,我国消费量最大的钕铁硼类稀土永磁材料,全部核心专利都掌握在日本和美国公司手里。以他们的战略储备,即便要重新恢复低端稀土的开采-加工的生产线,时间上也是充裕的。

在这种情形下,“稀土反制”的战略效果虽然是极其有限的。但稀土止损不应只是作为贸易谈判的筹码,而是中国为了国家利益、为了子孙后代早就该做的事。

其实,围绕稀土这一战略资源,中、日、美等国家在半个多世纪中展开了激烈的博弈。但几十年的风起云涌之后,中国依然没有掌握稀土的定价权。更严重的是,中国的稀土资源经历多年过度开采之后面临枯竭,而世界其他储量大国在过去几十年几乎都已经停止开采。据媒体报道,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稀土产品供应商—北方稀土2016年前三季度营收35.65亿,净利润只有不到3500万元,利润微薄,净利润率不足1%。如果排除约5636万元的政府补助,实际上已经出现了亏损。

“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改开之后某人的这句话被作为今天舆论狂欢的依据。但是,中国在毛泽东时代已经开始重视对稀土矿的勘探、开采以及稀土材料的加工。

稀土被称作“工业维生素”、“工业黄金”,是化学元素周期表中17种金属元素的统称。稀土元素在国防、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航空航天、电子信息等领域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稀土被人类发现、了解和利用,已有200多年历史。上世纪30年代,中国科学家在包头白云鄂博铁矿中发现了稀土元素;新中国成立以后,加大了对稀土矿的勘探。1958年,稀土矿床之父何作霖率中苏科考队查明白云鄂博矿是世界最大的稀土矿床,储量占当时世界探明总量的80%,其矿物组成超过150种,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绝对的“稀土大国”。但由于国外的技术封锁,我国的稀土开采方式还极度落后。

1951年,31岁的留美博士徐光宪放弃在美国的优越待遇,毅然回国。1960年,为适应国家原子能工业发展的需求,他将核燃料萃取化学作为自己新的研究方向,为打造北大技术物理系这一“核科学家的摇篮”做出了历史性贡献。1972年,为扭转我国稀土工业的落后状况,他又转向稀土分离方法的理论和实验研究。

1975年徐光宪提出了稀土串级萃取理论,稀土元素的提取时间和成本被大大缩减。1978年,徐光宪开办“全国串级萃取讲习班”,把科研成果在国营工厂里无偿推广。外国的技术封锁被打破,中国迅速成为稀土开采大国。上世纪80年代初期,我国只有少数几家国有的稀土矿和稀土冶炼分离企业,市场集中度很高,稀土冶炼技术已经初步具备国际竞争能力。

然而,让归国报效的徐光宪没有想到的是:在商业利益刺激下,中国稀土行业迅速陷入过度开采、无序竞争、廉价出口、走私横行的困境。9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和市场原教旨主义主导了经济改革,国家对经济进行计划、管理、干预和指导的权力被变态化地剥夺,稀土探矿权和采矿权被无原则下放,进行稀土开发的乡镇企业、民营企业大量涌现,资源被大规模浪费、环境被严重污染,稀土企业的数量高速上涨,稀土探矿权和采矿权一度超过400个,稀土企业则扩展到200多家。中国的外贸部门为鼓励稀土廉价出口,还进行稀土出口退税。中国的完全市场化的一盘散沙的稀土企业们,相互之间恶性竞争,向国外垄断资本寡头出口稀土,出口价格只能日益下降:在美元日益贬值的背景下,中国稀土产品出口吨均出口额1987年~1990年为1.21万美元,1991年~2000年下降为0.98万美元,2001年~2005年进一步下降为0.77万美元,稀土几乎卖成了白菜价,美日欧国际垄断资本寡头对中国宝贵的稀土资源进行史无前例的经济大掠夺。

我国2012年发布的《中国的稀土状况与政策》白皮书称:中国的稀土储量约占世界总储量的23%,却承担了世界90%以上的市场供应。资源过度开发,生态环境破坏严重。“稀土开采、选冶、分离存在的落后生产工艺和技术,严重破坏地表植被,造成水土流失和土壤污染、酸化,使得农作物减产甚至绝收。”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数据计算:到2005年中国稀土产量已经占到了全球产量的96%以上,2010年时甚至占到97%以上。在中国廉价且不加限制地出售稀土之际,美日欧多国趁机收购并储存了大量稀土,反而将自己国家的稀土资源进行战略封存。

尽管中国提供了世界90%的稀土供应,但与众多产业一样。中国的稀土出口、加工亦陷入了低端、低附加值的困境。中国每年六七成的稀土廉价出口到了日本,日本国内将进口中国的稀土进行深加工,然后将制成品出售第三方国家,获利相当丰厚。稀土信息网数据显示,2016年前5个月日本进口稀土金属、钇和钪及其无机和有机化合物累计621.1吨,金额17.74亿日元,约为285.55万日元/吨,每吨进口价折合美元约为2.65万美元。而经过深加工后,制成品出口均价约3390万日元/吨,折合美元为31.41万美元/吨。售价是进口价的11.85倍。一进一出,日本企业往往可以获得10倍以上的利润。在获取高额利润的同时,日本还限制高端稀土生产设备的对华出口。打压中国企业高级稀土金属材料的制造能力。

2005年至2006年,已经身为中科院院士的徐光宪联合14位院士两次上书国务院,呼吁保护我国的稀土资源,2007年国家开始限制稀土产量。

早在1998年中国就颁布了稀土出口配额制度,希望改变廉价出口的局面。但由于私营经济的泛滥,除了行业恶性竞争外,疯狂的走私,也让稀土资源迅速外流。《白皮书》透露:2006年至2008年,国外海关统计的从中国进口稀土量,比中国海关统计的出口量分别高出35%、59%和36%,2011年更是高出1.2倍。

2010年中国政府将稀土出口配额从5万吨降到约3万吨,减少近四成,并大幅度提高了出口关税。2012年爆发了为期两年的日、美、欧盟等针对中国的WTO关税诉讼大战。诉讼针对的品种包括稀土、钨、钼三种原材料。2014年10月,WTO稀有金属诉讼以中国败诉结束。2015年初,中国被迫废除稀土出口限额的规定。

日、美、欧发起讼诉的主要依据就是2001年中国签订的《入世协定书》。起诉方称,中国《入世议定书》是WTO规则的组成部分,根据该议定书第十一条第3点和其附件六,中国已经承诺不再对附件中没有列举的产品征收出口税,也不再提高对列举产品的出口税幅度……在无法否定议定书规定的情况下,中国引用《关税与贸易总协定(1994)》第二十条的“生命健康例外”和“环境保护例外”进行反驳。但起诉方坚持中国《入世议定书》已经作出了具体承诺,排除了这两个例外条款对中国的适用。

极具讽刺的是,WTO专家组的意见竟然是“虽然不让中国适用这两个例外条款是不公平的,但《入世议定书》已有约定,无法改变”。这等于公开宣称中国应接受不公平待遇,因为这是中国之前的《入世议定书》已经承诺过的。这可谓新中国成立后未有之奇耻大辱。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代表中国签订《入世议定书》龙永图的观点言论:“中国还要再作20年衬衫,至少。”“中国不必有自己的汽车自主品牌,我们不能够为自主品牌而搞什么自主品牌,我不太相信什么自主品牌,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不要花过多精力。”“一个外资企业它一旦到了中国,……它就是中国的企业,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今天面对美国对华为、中兴的狙杀,这种观点的对错不言自明。如此立场,《入世议定书》对中国意味着什么也就显而易见了。

面对WTO的不平等协定,中国亟待一场针对稀土的“虎门硝烟”,不能再屈服于WTO的裁定,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正如人民大学经济学家贾根良所呼吁的:全面禁止稀土出口,把资源行业(包括稀土)的外资企业全部国有化,对稀土等出口行业征收禁止性的资源租金税和环境污染税。(作者:壬岷;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