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环案获赔496万竟然有人认为很不应该!

  • A+
所属分类:热门事件
有人一辈子都不会赚到这个数,然而张玉环案获赔496万让他一夜富了起来。这事引发的舆论效应极为强大,以后会不会有很多人效仿呢。难说呀,许多大V都发表了相关言论,其结论有很多,但指向的都是国家与个人的关系。下面这个就更猛了,直接就说不应该。详情:
我不赞同张玉环案的补偿!
张玉环案获赔496万竟然有人认为很不应该!
按照常理,国家要补偿个人的话,烈士应该是补偿力度最高的吧!
烈士的补偿制度在不断调整,随着物价的上涨,现在的版本当然是额度最大的——
张玉环案获赔496万竟然有人认为很不应该!
按照这个规定,总额是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加本人40个月的工资。
2019年的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15294元,平均月工资是统计结果很多,有两千多的、也有七千多的,这里就按10000算吧。
也就是烈士的褒扬金和补助金是15294X30+10000X40=86.88万——按照尽量大的口径,不超过87万。
烈士是为国家和人民付出自己生命的人,国家的物质补偿就是最多87万的水平。
那么一个所谓的被冤枉的人、健健康康走出监狱的人,国家的补偿当然是应该的,但超过烈士的补偿水平合适吗?
然而张玉环得到了496万,是烈士补偿最高水平的5.7倍!
张玉环案获赔496万竟然有人认为很不应该!
张玉环事件时间线——
1993年10月24日,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凰岭乡张家村的两名儿童失踪,次日被发现死在附近的下马塘水库内。几天后,时年26岁的同村人张玉环被警方锁定为嫌凶。
2001年11月28日,张玉环终审被判死缓。
2018年6月20日,江西高院已对张玉环案立案复查,并通知律师阅卷。
2020年8月4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宣判张玉环故意杀人案,法院最终以“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张玉环无罪。张玉环提出700万的国家赔偿要求,同时还提出政府给自己盖房、解决两个儿子的工作等要求。
2020年9月2日,张玉环的赔偿要求变为2234万!
2020年10月12日,江西高院和张玉环达成赔偿协议。
张玉环案获赔496万竟然有人认为很不应该!
值得一提的是,张玉环直到现在仍然是当年杀人案最大的嫌疑人,甚至几乎可以肯定就是他干的。目前还有人在搜集各种证据要求重审此案,严惩张玉环。
关于张玉环案的更多细节,请延伸阅读——
师伟:疑罪从无之张玉环案
师伟:张玉环的蛇吞象
张玉环重获自由,是类似疑罪从无的鼓噪在起作用。然而可惜的是,现在所谓的疑罪从无其实更像是犯罪分子的护身符——只要犯罪嫌疑人的证据不是百分之百的、那罪名就不能成立。换而言之。只要犯罪嫌疑人的证据不是百分之百的,那受害人的权益就无法得到保障!
所以嫌疑最大、几乎确定是犯罪分子的张玉环被释放了而且得到巨额赔偿,而受害人的父亲得了脑溢血、受害人的母亲度日如年,整个家庭被毁掉了、而且得不到什么补偿。
请问这是合理的结果吗?
其实疑罪从无和疑罪从有是一体两面的事情、本质是一回事,站在嫌疑人立场的疑罪从无就是站在受害人立场的疑罪从有,因为此时受害人得不到声张、白白受害了。那么请问我们成为嫌疑人的概率更大还是成为受害者的概率更大?如果是前者的话咱们没什么好谈的,如果是后者的话你为什么站在嫌疑人的立场讲话?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这就是张玉环案的荒唐之处!
最大的嫌疑人招摇过市、披红挂彩。什么玩意!
张玉环案获赔496万竟然有人认为很不应该!
更为荒唐的是此案的赔偿金额创了记录:496万!但张玉环还是认为太少了。
对照一下近年的类似所谓的冤案赔偿金——
1、聂树斌案:师伟:聂树斌案全梳理,2017年赔偿金额268万,注意聂树斌已经死了;
2、张志超案:师伟:张志超案始末,2020年赔偿金额332万,看看张的表情(戴白帽者)——
张玉环案获赔496万竟然有人认为很不应该!
聂树斌和张志超都是相关案子的最大嫌疑人、都是按照当时的标准正常结案的,和张玉环案一样,两人的供述都包括了大量“非本人作案不可知”的细节。
注意“非本人作案不可知”——翻译:就是他们干的!
现在这些人都在讼棍和恶媒的联手运作下翻案了,国家给这些人恢复了荣誉、给出来越来越高的补偿,而这些补偿都是你我这些守法公民交的税!
同时,这三个案件由于翻案而没有了真凶,年代的久远也使得除非这些人良心发现自首、否则受害人将永远无法得到声张,绝大部分人甚至不知道这三个案件的受害人到底是谁!
请问你对这样的司法现状满意吗?
无脑小清新们往往祭出“自由无价”的鸡汤口号来替犯罪嫌疑人讲话,却发现不了这句话的逻辑漏洞——既然你已经自由了、得到了无价的东西,那还要什么有价的补偿?要给钱也应该是犯罪嫌疑人给钱嘛!
嫌不够就明说,何必如此绕弯弯!
既然要谈赔偿,当然得有个数额。
现在张玉环的赔偿平摊到月,每月是9478元,这个数额超出了如今的平均月收入、远高于张玉环被抓的1993年的平均月收入,还要怎样?
张玉环的赔偿金包括无罪羁押9778天人身自由赔偿金339万余元和精神损害抚慰金157万元——这两项都是超标的!
人身自由赔偿金的计算标准是上一年度当地日平均工资。而2019年江西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73725元、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46341元,平均到每天分别是202元和127元,远远低于张玉环实际得到的347元;
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计算标准是原则上不超出人身自由赔偿金的35%,也就是119万,而张玉环得到了157万。
所以张玉环的所得远超出了法律规定!
江西高院你们在干什么!
更为关键的是,张玉环如今仍然是嫌疑最大的、几乎可以肯定就是!
所以不管张玉环是不是真凶,这496万其实都是赃的性质!
张玉环案获赔496万竟然有人认为很不应该!
目前张玉环的分配方案是“还债、重建老家房子、留些钱养老,另外打算给两个孩子买房,帮哥哥在乡下建房,也想拿五六万给前妻宋小女”。
算是面面俱到了,重点是两个儿子和哥哥,对上蹿下跳的宋小女只给五六万、而且强调是前妻——这说明张玉环算得很清楚,也知道宋小女是怎么回事:张宋两人其实并未办理离婚手续、法律上还是夫妻关系,“前妻”二字一下子把宋小女分更多钱的资格给干掉了。精彩!
我猜宋小女会高姿态地表示不要这个钱,因为太少、看不上!而且这样有利于她吸引更多流量,那样得钱轻松而愉快!
张玉环案获赔496万竟然有人认为很不应该!
张玉环案获赔496万竟然有人认为很不应该!
这个方案中没谈到给律师多少钱,这也许是方案的Bug、也许是律师为了假装自己毫无私欲而放弃了——其实律师不会吃亏,即便真不拿钱,但搞成了这单以后生意还少得了吗?
这个分赃方案有意思,看后续吧!
更有意思的是张家在继续要求追究当年办案人员刑事责任之外(这其实不可能,所谓冤假错案的受害人无权对办案过程中的公职人员追责、除非证明他们有主观的故意),还假惺惺地说希望公安机关能对旧案重启调查,捉拿真正凶手,“给死者家属以交代,也是对社会一个交代。”张家商讨后还决定,警方如能捉到真凶,张家愿意从赔偿金里拿出五万元奖励参与侦查的干警。
五万?
我被这个数字惊呆了!还不如给宋小女的空头支票!
我不说你就拿不到钱,说个大数不是更能体现诚意?反正也给不出去。
真是鸡贼到家了!
再次提醒一下:张玉环得到的496万是烈士补偿最高水平的5.7倍!
也就是你要为国家牺牲5.7次才能得到一个活的犯罪嫌疑人的补偿!
这很不合适!(作者:师伟;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