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事件最新消息新闻都屏蔽了幸好还有师伟论他是逆子还是孝子这一篇!

  • A+
所属分类:热门事件

张扣扣一审判决死刑后,网上掀起一股妖风,强词夺理地将张扣扣打造成一个所谓的孝子。这些人包括张扣扣的律师、某些糊涂虫、当然还有公知(包括新晋的公知、此人为了舔崔脊梁而自认公知)。

以下是这三类人的典型言论——

这三类人言论的相同之处是将张扣扣包装为一个孝子、认为他杀人是为母寻仇。

然而这不符合事实!

我们要搞清楚,即便因为孝,所以在22年后到“仇人”家里屠杀的行动就是合理的——你觉得这个逻辑成立吗?谁有私刑的特权?

再说人家王家难道就没有孝子,即便万一张扣扣在律师撺掇下侥幸上诉成功而保命,将来出狱之时面对王家的复仇或者王家现在直接到张家去搞屠杀,是不是律师糊涂虫公知之流再来吃一遍人血馒头?

荒唐!

其实张扣扣哪里是孝子,简直是个逆子!

中国讲究百善孝为先,关于“孝”的解释很多,多种多样同时大同小异,以下这个解释较为常见——

《孝经·开宗明义》篇中讲:“夫孝,德之本也。”“孝”字的汉字构成,上为老、下为子,意思是子能承其两亲,并能顺其意。孝的观念源远流长,殷商的甲骨文中就已出现“孝”字。《论语-学而》中孔子说到“入则孝,出则悌,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这个解释的核心是“子能承其两亲,并能顺其意”,也就是孝的对象是两亲(父母),可惜张扣扣对父母都没能做到孝!

张扣扣对张母——

张母当年撒泼要强,因邻里矛盾路过王家时挑衅(两次吐口水),起了争执后用女儿拿来的扁铁击打对方脑袋至流血,被对方反击用木棒打到脑袋(我觉得这甚至可以解释为正当防卫),自己回家后开始呕吐、送医后不治。

张母寻衅在先、王家反击伤人至死已经判刑,这个事情已经结束了。张母的撒泼行为过了多年早已不为现在的年轻人所知,然而张扣扣到王家几乎将对方灭门的残暴行为将张母当年的丑态再次暴露在世人面前甚至传遍全国、留于青史。

你觉得张扣扣对其母亲而言,孝还是不孝?

正如崔粉吹捧崔永元时带出其父亲崔汝贤,说老崔“德高望重”、“虎父无犬子”,所以小崔“更不是孬种”、“一直遵循着父亲的教导,不求名不求利,敢做就敢为,不为权贵折腰,敢于批判和揭露,实话实说”、“从来没有受到各种利益的诱惑,敢于揭露社会的黑暗面,敢于讲真话,不被强权所屈服”……

这导致网友翻出组织对老崔的鉴定,组织对其评价是“遇事不冷静,有时急躁情绪,不讲方式,使对方不易接受”;“水平低,组织计划性不够,一般与中心结合不够”。

坑爹的玩意,小时候看起来还很乖嘛——

张扣扣对张父——

张父中年丧妻、独自拉扯一女一儿,本来已经很倒霉了,幸福的晚年大概是其最后的追求了。但这个愿望因为张扣扣的暴行而无法实现了。

张扣扣读书成绩一般、考学成才的通道没戏,初中毕业后到新疆当兵可是没学到什么手艺、借手艺安家也走不通,退伍后到处打工屡屡跳槽没发财、事业无成,眼看三十几岁的人了婚也没结、这在农村可算是很大的年龄了——我想以他的性格、学历和成就、能看上他的姑娘并不多,然而带节奏蠢坏之徒的反而吹捧他不想连累家人所以不婚不育,对这种瞎扯我是服气的。

女儿已嫁,儿子不顺,张父的愿望无非是张扣扣好歹结个婚、生个儿子,不要断了这脉香火——你可以说这是陋习、但你不能回避生活的现实。可惜这个愿望被张扣扣掐死了!

你觉得张扣扣对其父亲而言,孝还是不孝?

此外在张扣扣归案后,也许是日久记不清楚、也许是故意搅混水试图拉一把张扣扣,张父和张姐向记者表达了和当年不同的证词、结果被法庭调查和目击者揭穿!这种行为严格讲有伪证嫌疑。何苦!

尤其是张姐,当年张母打人时非但不劝母亲,反而回家拿了扁铁递上、导致冲突升级,如今和张父一起改口被人揭穿——这叫人家怎么看你张家一家人?更不用说血案以后原本是邻居的张王两家人如何相处了。

下图是张父、张姐——

所以张扣扣根本谈不上孝子、反而是逆子!

丧家族希望、损父母阴德,这不是逆子是什么?

了解了以上事实和道理,我想你就可以看清讼棍、糊涂虫、公知的谎言了!

在本文开头列出的三个典型文章中,公知的文章已经被删了、糊涂虫的文章不值一驳,迷惑性较大是是讼棍邓学平的文章——网络没法删,因为那是邓学平写的辩护词。

其实说这个辩护词迷惑性大、那也是相对的,初中学习扎实的人轻易就能看穿。甚至你不用看都能猜到手段无非是洋洋洒洒、东拉西扯、生搬硬套、牵强附会、避实就虚、偷换概念、煽情催泪、妖言惑众……这帮混蛋的道道我们见得多了。

不过为了写文章,我还是捏着鼻子看了,发现果然如此!

文章分五部分——

1、这是一个血亲复仇的故事

2、张扣扣没有更好的仇恨排遣通道

3、复仇有着深刻的人性和社会基础

4、国家法应该适当吸纳民间正义情感

5、尾声:张扣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五部分统统是瞎扯!

1、这不是一个血亲复仇的故事!1996年的悲剧无非是张扣扣杀人的借口而已,根源是自己人生失败、迁怒于更弱者!——别以为王家如网络传言般强大,事实上张家二层小楼、王家仅仅是老旧平房;

2、张扣扣有更好的仇恨排遣通道!1996年法律已经作出了判决,张扣扣对此当然可以有不同想法,他可以采用法律、上访、媒体等不断升级的排遣通道,何至于闯入王家痛下杀手?

3、复仇有着深刻的人性和社会基础?这王八蛋律师想搞乱社会吧!都来凭一己义气复仇,社会还有秩序吗?那时倒霉的是老百姓,因为富人筑得起高墙、雇得起保镖,而律师则有机会大发其财!

4、国家法应该适当吸纳民间正义情感?这是一个法律从业者该讲的话?即便要吸纳,看看要张扣扣死的人多还是要张扣扣活的人多!

5、尾声:张扣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们已经知道了,张扣扣是卢瑟、逆子、暴徒、懦夫。该死!

有兴趣的网友可以翻出这篇东西看看,我反正不建议你看,因为脏!

这篇东西根本没有提到张扣扣是否有罪的问题,纯粹是一篇煽情文!

堂堂法庭,煽情个你奶奶的腿啊!

网上律师的名声很差、不是没有道理的!

下图正面就是邓学平,故事颇多、有机会再说,打官司建议少找他、他会榨干你最后一丝利用价值——

张扣扣不但不孝,而且“忠孝仁义“中另外三样也没占一样。

忠:辜负了国家和部队的培养,反倒让一些退伍战士被蛊惑、为他发声。这些退伍战士赶紧醒悟吧,否则离山东那个以公知吃螃蟹而闻名的地方更近了一步;

仁:除夕中午上门杀人烧车、利刃喋血,你让王家以后如何过年?甚至整个村子家家过年心里都非常沉重吧;

义:指认寻找凶器时故意虚假供述,误导侦查人员反复无效打捞,目的竟然是“我随便说个地方让警察去捞,鹿头堰水域复杂水面大,打捞困难,给警察增加难度,反正就是不想让你们捞到刀,好毁灭证据”!一审判决后又在律师撺掇下上诉,傻乎乎地做无效努力,无非给律师提供更多炒作的题材、让律师用煽情文在网上吸引眼球。蠢!

看了这篇文章还觉得张扣扣是孝子的人,我对你无话可说,你希望你的子女也跟张扣扣一样孝顺那是你的事。

王家是不幸的、张家是可悲的,王张两姓最早都源自山西晋祠的台骀庙,可惜因为1996年和2018年两场凶案弄成这个样子!

两件凶案当然都有社会的原因——农村基层的涣散!

我敢保证下面这样的农村不会出现张王两家的凶案——

这样的也不会——

变化是从这里开始的——

这才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的问题!


说明——

本文信息主要来源之一是我的一个读者提供的文章,他家就在张扣扣所在村的邻村。更重要的是,他提供的文章信息跟法院公诉意见书高度吻合。

这两篇文章作为本文附件,供读者参考——

附件一:村民回忆:我所知道的张扣扣母亲被杀经过

2月15日,中国农历大年三十。中午12时20分许,陕西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三门村发生一起杀人案,震惊全国。71岁的村民王自新及其长子王校军、三子王正军被同村村民张扣扣杀死。其中,死者王校军47岁,王正军39岁,凶手张扣扣35岁。

张扣扣逃走后,于两天后的2月17日上午投案自首。

凶杀案发生以后,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于1996年在一次冲突中被王正军“故意伤害致死”的往事在网络上再次被不断提起,张扣扣在网络上被认为是为母复仇杀人的英雄。

新集镇位于汉中西北方20多公里处。这个乡镇在汉中非常出名,是著名的“面皮之乡”,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得风气之先,这个乡镇的农民便背起蒸笼,开始出外奔赴各大城市做面皮生意,成为整个汉中出去做这种生意人数最多以及时间最早的乡镇,这种局面以上个世纪90年代最盛。

一位当地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做面皮生意赚了钱,那个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推倒土房盖了好房子。其他乡镇的经济还不发达,新集镇的万元户在那个时代一抓一大把。”

张扣扣只读过初中,之后到新疆当了几年兵,回乡后四处打工,他也短暂地帮人卖过面皮。嫁到周边一个村子里去的张扣扣的姐姐张丽波,现在仍旧与丈夫在外地卖面皮。

凶杀案的发生地三门村,在新集镇西北方向约5公里处,有一条乡间水泥路可以到达这个村庄。三门村有五六十户人家,二三百人口,村民主要分为张、王、郭三个姓氏。

张扣扣家与死者王自新家就在公路边上。他们两家相邻。张扣扣家是一栋白色的二层小楼。王家则是一栋旧土房。王自新有三个儿子,平时都在外工作与生活,平时就他与老伴杨桂英生活在这栋老屋里。

界面新闻记者到达三门村的2月19日傍晚,凶杀案的阴影仍旧笼罩着这座村庄。凶杀现场斑驳的血迹犹存。村民聚拢在街头议论着凶案的种种情节。

在村里的同龄人中,张扣扣与张小万(化名)的关系最好。张小万生于1981年,比张扣扣大一岁。他们是小学同学,初中时又是同校。后来他们都出门打工谋生,期间张扣扣还曾跟着张小万一同到河南省驻马店市学习挖掘机驾驶,结果一起“受骗”。

每年过春节回到村里,张小万都会与张扣扣见面聊聊天。今年回到村里,张小万还曾与张扣扣有过两次长谈。在村里,他几乎是张扣扣能够敞开心扉聊聊心事的唯一之人。

在张小万还是个孩童的时候,他就目睹了张扣扣母亲在22年前那场冲突中的死亡。这次回家过年,他又在村中见证了张扣扣的复仇杀人。

以下是张小万关于这场凶杀案的口述实录。

张母之死

当年,我看到了扣扣他妈被如何打死。

这些事都是出在他妈身上。我经常会说,扣扣就是被他妈弄到这条路上来的,扣扣等于是被他妈给害了。

他妈太爱骂人了,她与周边的邻居几乎都吵过架。她死的头一天,还跟他们家对过的一个小伙子吵过架。

扣扣他妈这个人,就是喜欢跟人耍个赖什么的。举个例子,扣扣他家的房子在外边,他叔叔们的房子在里边,扣扣他妈就可以在中间修道围墙,把人家关在里边,里边的人家只能把厨房或者猪圈那里的墙挖通,再买前边另一户人家的一点地,绕着走。

扣扣家与王自新家是邻居,扣扣他妈还跟王自新隔壁那一家打过架,之后她就赖到人家家里去,弄个被子往地上一铺,铺上点草,就睡在人家家门口。她说是被人家给打了,弄得这一家没办法在家里住。

那时候我还是小孩子,我记得扣扣他妈在这一家的廊檐下睡了很长一段时间,起码有个把月,屎都拉在这家的院子里,路上人来人往,她都不怕。

最早的时候,扣扣家与王自新一家关系很好。扣扣他爸张福如曾经拜王自新他爸为干爹,这就等于扣扣的爸爸与王自新是干兄弟。在那段时间里,农忙的时候,收麦子,打稻子,这些农活他们两家都是一块儿干。这个时间应该很早了,扣扣应该还没有出生。

他们两家后来怎么闹的矛盾呢?据我所知,因由是这样的:王自新跟扣扣对面一家的一个男人一起收猪,也就是把活猪买回来,杀掉后卖肉,挣个辛苦钱,后来他们两个把扣扣他爸也带上,一起做这个生意。但是,后来他们两个又觉得扣扣他爸收猪不行,对他做这个买卖的能力不满意,就不带他了。就这样,两家就有了矛盾,互相不说话了。

这个矛盾发生在扣扣还小的时候。这个才是他们两家产生矛盾的原因,网上说是因为宅基地,跟宅基地没什么关系。

这个矛盾在扣扣他妈那里表现出来的就是指桑骂槐,平常会指着人家骂两句。

发生打死人的那一年,我记得是夏天,七八月份,那时我上初中快要报名了。一天傍晚,我在村边小渠里洗脚,就听说他们两家打架了,我就跑过去看。

后来我知道,那天傍晚,扣扣他妈也顺着家门口那条路到小渠这边来洗脚。王自新家门口路边的对过,我记得当时种着一排小竹子,王自新家老二王富军正跟他的一个表弟站在竹子那里玩儿,扣扣他妈去洗脚路过这里,看到王富军,就朝他吐了一口口水,但没有吐到王富军的身上。

王富军当时好像是在外地读农校,应该是放假在家,他被这么吐了一下口水,也没有说什么。

扣扣他妈洗了脚,往回走,又经过这儿,王富军他们还在,她就又朝王富军吐了一口口水,这次吐在了王富军的脸上。王富军当时已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就顺手给了她一巴掌,就这样,两个人在那条路上打了起来。后来,王自新与三儿子王正军也都出来了。扣扣他爸和扣扣他姐也过来帮忙。两家就这样打成了一团。

那次打架,王自新的大儿子王校军不在,那时他刚刚参加工作,是在红庙乡政府里做事。

在扭打过程中,是扣扣他姐到家里拿出一个约一米长的钢条,交给了她妈,她妈就用这根钢条往老三王正军的头上打了两下,把王正军的头打破了。扣扣他妈打赢了,扣扣他爸就拉她往家走。

王正军那年只有17岁。他就在路边柴禾堆里捡了一根胳膊粗的木棒,冲过去,一棒砸在扣扣他妈的太阳穴上。

当时扣扣妈并没有死。她刚躺在地上的时候,我们这帮小孩子还围过去看。她躺在地上嗯嗯地叫唤。我们还笑呢,说这回她又要装开了,因为之前她经常这样,谁要是惹她一下,她就会到人家家里赖着。我们正笑呢,一辆车从下面过来,车灯一照,扣扣他妈自己又站起来。她扶着一棵树干呕。往家里走时,她要走到大门口了,我记得她跪在那里,头耷拉着,就像是磕头一样的模样。我们还是围在那里笑。扣扣他爸过来把扣扣他妈搀住,往王自新家里送,王家不让她进门。

后来两家人各自去看伤。王家去给王正军看伤。扣扣他爸用一辆板车把扣扣他妈送到王坪乡医院,医生一检查,说扣扣他妈已经死了。

打架死人的当晚,公安局来了人,把王自新以及王家老二、老三都带走了。

扣扣他妈死后,尸体就放在路边的板车上。第二天还是第三天,法医来验尸。验尸现场就在马路边上。围观者人山人海。

我远远地看,看到法医把扣扣他妈的头皮切开,头皮就耷拉在眼睛那里。她的头发又没有剃。我用手捂着眼睛,从手指头缝里看。看到的是一颗鲜红的头。法医用锯把她的头骨锯开。这太可怕了,大人都怕,别说小孩子了。我一个月都没能睡好觉。

验尸的时候,扣扣他们姐弟两个就站在法医边上看。中国人太不讲究这个了。扣扣就这么看着法医给他妈验尸,我判断正是有此经历,他才会经常说他妈死得有多惨。当时他姐姐也不大,只比我大一岁,属鸡。

验尸完了,扣扣的几个舅舅,还有扣扣他爸,就把扣扣他妈的尸体放在王自新家的堂屋里,放了一个礼拜,当时是夏天,尸体都发臭了,全村都能闻见。

这个时候,因为王自新他们都已经被带走,我记得是他的侄儿他们帮忙给扣扣他妈发的丧,把她埋在了村边的四坡山上。

张扣扣这些年

发生打死人的冲突时,王家老三王正军刚刚从新集镇的焦山中学读完初中,听说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刚刚下来,他正准备去读高中。打死人了,他被判了七年徒刑。出狱后,他很少回村里来,每次回来,也只是在晚上回来一下,天不亮就走。他也是怕被报复。大概12年前我在浙江打工的时候,还见过他,有一次打电话,他说他也在浙江。听说这几年他在西安。

王家老大王校军,早年在红庙乡政府工作,后来又在其他乡镇工作。他在政府部门熬了二三十年,出事前是南郑区红寺湖风景区管理处主任。他在县城里买了房子,平时就住在县城里。

王家老二也没有住在村里,他早年在林业局上班,是汉中一个林场的工人。听说他很早就买断了工龄。这几年听说他又被林场返聘回去,也许是跟这几年国家重视环保有关。

网上说王家是村里的恶霸。这都是乱说。平时,张扣扣也不是什么坏人,他没跟其他人吵过一次架。王家也不坏,除了20多年前跟张家打过那次架,也没听说过他家欺负过谁。王家也不是多有钱有势的人,发生冲突那一年,王家的大儿子才刚刚到乡政府上班,其他两个儿子还都在上学。

死了的王自新就这么三个儿子,没有女儿。他平时就和老伴一起住在老房子里。王自新就是个种田的普通农民。

扣扣妈妈死了以后,扣扣爸爸带着他们姐弟两个过日子。扣扣爸爸张福如是个木匠,就在本地做活,谁家需要他就去忙。

我与扣扣是小学同学,都是在本村的王坪小学读的书,二年级的时候我们还是同桌。读初中后,我们才分班,他是一五班,我是一三班。我们读的是新集的铁峪中学。

扣扣读书的时候,成绩也不怎么好。读完初中,大概是在2001年,他就去新疆当兵了,他后来告诉我,他当的是炮兵,不是网上说的特种兵。大概2003年,他就从部队回来了。回来后,他没什么手艺,像我们这些年轻人一样,也是四处打工。

每年从外地回来,我都会去他家坐一会,他也会来我家坐坐。我们这里的年轻人都是这样,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见个面。他有啥事,都喜欢跟我说。有一次,他跟我见过,说他在当兵的时候,部队上的领导问他们为什么来当兵,别人说什么的都有,比如报效祖国之类的,他说他是为了给他母亲报仇才来当兵,说当兵可以锻炼身体,为了以后报仇。他说当时部队领导给他做了好几天的思想工作。

当时我听他说这样的话,也没往心里去,那时我还笑他,我说你说这个有球用,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还以为是年轻人说大话呢,现在看他说的应该是真的。

这些年,他到处打工。我听说他在浙江进过几年苏泊尔厂。还听说他当过保安。还在济南帮别人卖过凉皮。他说他还被他的战友骗去搞过传销。

他家的二层新房大概是在2007年盖的,先建了一层,近四五年才又加盖了二层。我四年没有回家了,上次回来的时候,看他家正给刚盖好的二层房子贴地板砖。

2009年,扣扣还跟我一起到河南省驻马店市学挖掘机驾驶,我们都被骗了。当时我想学个手艺。是我们县电视台打的广告,说驻马店有个学校,南水北调工程急需挖掘机,包分配,工资一个月有四五千。扣扣当时也想去学。我们就一起坐车去了,学了两个月。那两个月,我们睡在同一张床上。

去了以后,我们每人先交了2300元,说是生活费和课本费、讲课费。先上了一个月的文化课,后来一车把我们拉到一个院子里,三十四个人,就一台挖掘机,在那个院子里你挖一下,我挖一下。后来说要办挖掘机驾驶证,每个人又交了3000元。

那时候我是从家里拿的钱。扣扣也没钱,他是在他爸那里拿的。我还叫上我弟弟一起去学。

我们后来是被骗回家的,那个学校给我们每人一张纸,让我们到村里、派出所和镇上盖章,来证明我们没有犯罪前科,他们把我们一个个送到车站,说盖完章后会分配工作。我们回来盖了章,打电话问,让我们在家里等,后来慢慢就没有消息了。

今年回来,我与扣扣见面,还聊起这件事,扣扣说都怪你,你把我叫去,被骗了几千块,你们两兄弟被骗了一万多。他说他自己在广州曾经找了个给挖掘机打黄油的活,干了两个月。他还笑着说那个讲课的胡老师可能也不姓胡,说如果现在让他碰到绝对弄死他。

在我们村,我觉得扣扣平时也不怎么内向。我是一个性格外向的人,如果他性格内向,我也不会跟他一起玩儿了。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像我们这些人,回来过年,总是喜欢在一块打牌到深夜。

今年我是腊月二十五晚上回的家。腊月二十六中午,我去扣扣家坐了一会儿。他说他今年回来的早,七八月份就回家了,这几个月都在家里。

我四年没回来了,很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