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热门事件 > 社会百态 > 正文

翟天临学术门事件的抄袭行为深刻揭开了学术资本化的黑幕!

2019年02月20日 社会百态 ⁄ 共 279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803 views 次
39.6K

事件回顾

翟天临论文原文作者是谁或无从考证,但是这个分析有启示:2019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有着学霸人设的翟天临和葛优、蔡明一起表演了小品《“儿子”来了》。翟天临在这个小品中饰演了一位打假警察,最后把饰演骗子的葛优抓走了。然而,几天后,剧情就发生了惊天逆转。

在一次直播中,学霸人设的翟天临不小心说漏了嘴,发问“知网是什么”,无聊的网友遂去知网搜索了半天翟博士,愣是没找到他的学术成果。

2月8日,翟天临工作室发表声明,辟谣“学术不端”等传言,称学位完全符合校方要求。9日,有网友在网上曝光了他在知网上查翟天临论文“查重率”的结果图片,显示其论文《谈电视剧<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创作》文字复制比达40.3%。被抄袭的教授本尊也在朋友圈公开怼他。

翟天临一出事儿,把他的导师以及北电、北大都拖下水了,先是网友扒出他的博导陈浥只有本科学历,而且论文和著作都不够担任博导的条件。之后,北电被网友扒的体无完肤,上至表演学院的院长,下到跟翟天临同一届的博士毕业生,全都被扒了个底朝天。据网友在网上爆料,北电表演学院的院长张辉,娶了比自己小20 多岁的女学生,还拉着关晓彤、杨紫、张一山等多位大咖学生给自己和妻子做配,自编自导自演了电影《一纸婚约》,可是该片在豆瓣只有3.2 分,差评无数!更过分的是,网友发现这部电影的出品方是青年电影制片厂,是北电 100% 持股的企业,拿着公家的钱给自己拍电影,难怪亏了不心疼。这么多黑幕被揭露,有网友不禁想起了之前微博上"北电侯亮平"。之前他在网络上揭露了北电摄影学院两位导师贪污、性侵等丑闻,但并没有引起广泛关注。不过,堂堂一所全国闻名的高等学府,竟然接二连三爆出这么多负面新闻,实在是让吃瓜群众震惊。

随后,北大和北京电影学院终于迫于舆论压力,在11日宣布成立专案组调查此事。2月14日,北京电影学院官方微博发布了关于“翟天临涉嫌学术不端”等问题的调查进度情况说明。在北京电影学院通报调查进度10分钟后,翟天临发表致歉信。翟天临在致歉信中表示,此次事件让自己深感懊悔与自责,并深刻反思了自己的思想与言行:“虚荣心和侥幸心让我迷失了自己。”并表示,“我真诚地恳求大家原谅我这个曾经被虚荣心作祟的年轻人。”

学术资本化是黑幕根源

梳理翟天临事件引出的多方问题,从北大博士后站的“注水”,再到北京电影学院的人情生意的爆出,再到C刊上质量不达标的论文,我们看到了学术伦理的倒塌,看到了高校内部学术监管机制的名存实亡,看到了学术腐败背后诸多的教育问题。与其说是翟博士事件的爆出玷污了学术界,翟博士给学术界抹黑了,不如说正是大面积学术腐败的教育环境给了翟博士以可趁之机。

去年我们整顿了娱乐圈,今年这把火又从娱乐圈烧到了学术圈,是时候乘胜追击,把学术圈的臭水沟也整顿整顿了。娱乐圈的事儿,只是癣疥之疾,学术圈的腐败事儿,才是中华民族的心腹大患。

究其根本,学术资本化才是学术圈屡屡暴雷、丑闻事件多次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根本原因。

90年代初期开始,我国采取一系列措施对高等教育进行改革,其中削减政府财政支持是高等教育改革中一项重要改革措施。当政府财政资金减少后,政府积极鼓励各高校筹资多元化。从90年代起非财政性资金逐渐成为弥补高校支出的重要来源。其中学费就是大学经费的一项主要来源。为了增加学校发展资金,弥补财政的不足,学术研究商业化也是一条重要方式。这些行为的出现在学术界被称作是中国大学“学术资本化”。

目前学校中的“弊政”,早已是有目共睹,很多问题没曝光,但大家心里都明白。上峰是按“成绩”发钱,这是关键所在。谁的SCI论文多,谁的水平就高,就可以得到更多的项目支持,甚至可以做更大的学官;谁的项目多,谁就可以获得更多的奖励,进而可以评院士。这就是中国科学报社论中所提出的所谓“SCI文章通吃规则”。这种简单粗放的“学术GDP”思维助长了粗制滥造、抄袭剽窃、买卖造假等不正之风的滋生。各个学校,所有教员,都是围着这些“GDP”团团转,整天评这评那,谁都知道这是上下欺哄,虚假成风,但谁都乐此不疲,趋之若鹜。

去年因“首例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引起了社会舆论广泛关注的贺建奎曾经透露过:

“一直到博士毕业,我都沉浸在学术研究的象牙塔中。从没有将科学研究和商业扯上关系,但在斯坦福,我的人生观第一次被真正颠覆了。”

他本认为学者就应该坚守清贫,这样才能在学术上有所成就。可在斯坦福大学,他却发现导师斯蒂芬·奎克教授不仅是世界基因测序领域首屈一指的顶级科学家,在美国拥有“四院院士”的头衔,而且还是十多家公司的掌门人,这个经常穿着牛仔裤、骑自行车的教授,甚至是拥有三家上市公司控股权的亿万富豪。

就在近日,有网友爆料称,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张某等领导,在该学院2018年研究生复试结束后,篡改8位考生的面试成绩,并称5人调高成绩后被学校录取。虽说目前事情真相不明,但俗话说无风不起浪,这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如果是真的,那么这比翟天临的学术不端要严重多了。

如何才能避免悲剧

在学术资本化的今天,掌握学位授权权力的高校教授、大学领导演变成了新的黄霸天,在这些博士、硕士研究生口中,教授成了“老板”,事实也正是如此,研究生们拼命工作,很可能是在充当导师的廉价劳动力;老板们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学徒”们欺凌、性侵、坏事做尽也就不足为奇了。如何避免悲剧,唯有遏止学术资本化的趋势。而在人间正道私有化的今天,这恐怕只能是一种奢望。换一种思路,如果像毛泽东时代那样,学生可以贴老师的大字报,教授们还敢作威作福吗?局部解决问题也未尝不可。

另外的话

翟天临的演技其实还是可以的,由“翟博士”事件,我想起了在老电影《决裂》里,学生因为“马尾巴的功能”在学校里贴大字报,批判以曹仲和为代表的老师,认为应该根据实际情况少讲些马,多讲些猪和牛。

故事片《决裂》是在历史现实的背景下讲述当时关于教育的两条路线的斗争的。斗争的实质是要不要把学校办成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问题。

影片中,曹仲和和孙子清不顾当地社会实际,不按时节讲水稻,不讲当地的猪和牛,只讲“马尾巴的功能”,远离了人民群众。学生徐牛崽首先向孙子清开了第一炮,贴出《少讲马,多讲猪和牛》的大字报,随后,学生们纷纷起来表达自己的不满,要打破不符合实际的教育路线。

在90年代教育产业化以后,为了多营收,各个大学拼命扩招,大学的升学率已经高达百分之七八十。而从学生们的实际所学到毕业后的实际所用来看,高等教育很大程度上出现了生产过剩,教育质量大幅滑坡,一般的企业要么优先选择211、985的毕业生、要么选择高等专职学校的实用人才。这也难怪在今天“读书无用论”又重新甚嚣尘上。

说到这里,也不禁替翟博士感到委屈。翟天临也是被这样的风气影响了,本来他的演技已经得到了业内外的普遍认可,为啥非得去混这个没啥干货的博士学位,趟这趟浑水呢?(作者:伍子;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