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幸福:安全感是幸福的基础

  • A+
所属分类:生活随想

对外而言,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发生和遭遇很多事情,依据价值判断,有好事(如邂逅老朋友、孩子考了一个好成绩、收到伴侣送的礼物等),也有坏事(如看到一场交通事故、手机丢了、同事在背后说自己不好听的话等)。积极心理学建议人们去关注、感受生活中那些积极的、正性的事物,忽略或降低对消极事物的关注和感受,以此获取良好的情绪(心境),提高个人生活的幸福感。
  
  对内而言,每个人的人格特征中都有好的心理品质(比如聪明、勤奋、勇敢等)和不好的心理品质(比如自私、不相信他人、患得患失等),我们应该多关注自己好的心理品质而不是不好的心理品质,这样,我们就容易悦纳自己,增强自信,获取幸福。

谈幸福:安全感是幸福的基础  
  也就是说,在面对复杂的生活和复杂的自我时,我们有权利选择不同的对象进行关注,进而获得不同的感受。长期积极良好的感受就能构建我们幸福的人生。
  
  这样的理念,在理论上是成立的;在实践上,若对个体加以训练,也可以获得相应的效果(提升幸福感)。但效果能否持久,这与感受习惯能否发生根本的改变有关系。
  
  我们需要探讨人的感受习惯和形成这种习惯的心理机制。
  
  举个例子:找到了失踪三年的慈母是好事,娶了心仪的女人也是好事;慈母或恩爱的妻子意外车祸死亡是坏事。好事能给我们带来生活中的快乐,坏事让我们感到痛苦。假如是这样的情形:一个男人在和他心仪的女人结婚时,慈母意外车祸死亡,他感受到的是快乐、痛苦,还是平静?或者,一个男人在找到他失踪三年的慈母时,他恩爱的妻子却遇车祸死亡,他感受到的是快乐、痛苦,还是平静?
  
  相信很多人会认为,无论哪一种情况,他都是痛苦的。
  
  这个例子会给我们一些启发:
  
  首先,在遭遇同等强度的好事和坏事时,我们会倾向于关注坏事,感受痛苦。一个烂了一半的苹果,我们是用“这个苹果烂了一半,不能吃了”还是用“这个苹果还有一半挺好的,还能吃”来评价它?——往往是前者。
  
  其次,好事带来的快乐和坏事带来的同等强度的痛苦不能相互抵消而让我们表现出平静来。在同等强度的好事或坏事相伴而来时,我们要么感受好事,要么感受坏事,总有一件事在某一时刻主导我的情绪。仿佛,好事与坏事并不在同一个天平上称量,各在各的天平上。我们看不同的天平,会发现不同的倾斜方向。平静,不是来自于好事与坏事的相互抵消,而是来自于个体的不感受或无价值赋予的感受。
  
  从第一种启发中,我们可以推断出:人是习惯关注和感受坏事的。
  
  形成这种关注习惯有两种心理机制:
  
  一是“缺什么补什么”的期盼所致。通过比较,当感受到现有生活的不完美时,我们就会对生活有美好的期盼。这种期盼是有针对性的理想状态。这种理想状态是完美的,就像一个完美的圆。接下来,我们会把这种理想状态当成一个标准去衡量我们生活中发生的每一件事。那些不符合圆满的理想标准的负性事件,就会凸现出来,引起我们格外的关注,自然给我们带来负性的感受。
  
  比如,一对生活贫困的夫妻,相信通过他们的努力可以过上富裕的生活,他们东拼西凑买了一辆车跑出租。在这里,“贫困”就会产生对“富裕”的期盼,走近“富裕”就会成为实现目标的过程中每一件事情的评判标准。那些符合这一目标的事情常常会被认为理所当然,因为他们付出了努力。而那些远离这一目标的事情,比如妻子花钱大手大脚、丈夫生病不能开车、闯红灯被罚了款、乘客坐霸王车不付车费等等,因为远离了富裕目标,就会更加突出而被他们感知。——这就好比一个前行的队列,那些掉队的、乱走的人,最易被发现一样。
  
  二是安全感需求所致。无论是人还是动物,安全感都是我们最基本的心理需求。从得与失的角度来看,安全感体现在我们对“现有的”的保护意识和能力上。生活中那些“坏的”事情会直接或间接地破坏我们的安全感,可能真实地也可能在我们的想象中损害我们“现有的”,这就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去关注那些负性的生活事件。
  
  比如,在一个生活小区里,有一个孩子被别人拐卖了。随后,所有的家庭都会对自己未成年的孩子加强看护,或陪伴或接送。一个月后,那个被拐卖的孩子被警察送回来了。尽管如此,每个家庭仍然不会放松对孩子的看护。在这里,孩子被“拐卖”是坏事,“送回”是好事,毫无疑问,坏事比好事更让我们关注,并对我们产生深远的影响,带来糟糕的感受。因为有一个孩子被拐卖,那就说明我的孩子也有可能被拐卖。——这是一种潜在的不安全感。
  
  如果深入地探讨,第一种机制本质上也是安全感需求的演绎。只不过,我们把那些未来可能拥有的在想象中当成了已经拥有的。——批评一个女孩子的男友,和批评她的偶像一样,让她敏感而难受。
  
  对于一个善于批评而不善于表扬的民族来说,绝大多数人从小到大经历的指责要比接受的赞赏要多。一个人人格中的缺陷(坏的品质)在他人(父母、老师、社会大众等)不断的批评中很容易进入自我关注的视野。追求完美成为完美的人,既是父母师长的要求,也是自我要求。如果作自我评价,多数人的“缺点”比“优点”多。这反映了自我关注的重点。道理很简单,完美的人能更好地适应社会,能获得更多的资源,无论物质资源还是精神资源。占有更多的资源,人的安全感才能被提升。——这就是说,关注自我中不好的品质,追根溯源,也是出于安全感的需要。
  
  至此,我们可以认为,安全感是幸福感的重要内涵,也是幸福感的基础。对于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个人或民族来说,获取幸福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文/老淮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