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6-1千年黑暗

  • A+
所属分类:古代历史

第六章、欧洲崛起

一、千年黑暗

明清换代前后中国在世界地位的巨大变化,是中国自身的衰落与欧洲文明的崛起两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二者之间又存在一定程度的因果关系。理解中国自明末到近代衰落的过程,也就必须了解欧洲近代崛起的过程,这两个问题是一体两面的关系。

工业革命爆发的核心区域——欧洲西部地区(含英国),在古代历史上一直是落后的蛮荒之地。尽管欧洲在崛起以后,把古希腊拉来算成自己的文化祖先,但古希腊人跟近代欧洲人既没有血缘关系,也不生活在同一地方,也不使用同源文字(英文、法文、德文都来源于拉丁文,古希腊文则独立于拉丁文)。不同文不同种不同地,这样乱认祖宗总不大好。不要说认祖宗,认师傅也不太合适,因为古希腊人从未跟西欧人的祖先有过接触,没给他们教授过文化知识。西欧人是通过阿拉伯人的典籍才知道有古希腊文明这回事儿的,此时古希腊都灭亡超过一千年了。

近代欧洲人有三大祖先:拉丁人、日耳曼人、盎格鲁-撒克逊人。他们在欧洲从南到北分布,一个比一个落后。拉丁人生活在地中海北岸,日耳曼人生活在欧洲内陆,盎格鲁-撒克逊人生活在欧洲北部以及周边海岛上。拉丁人曾经在意大利半岛建立了罗马共和国(公元前509~公元前27年)和罗马帝国。在拉丁人眼里,日耳曼人就是北方蛮族,盎格鲁-撒克逊人则比日耳曼人更落后。

罗马帝国后来把版图向东扩张,进入中东两河流域地区,但很快就因为版图太大而分裂成了东西两个罗马帝国(公元395年)。在此过程中,日耳曼人和盎格鲁-撒克逊人则一如既往的生活在野蛮状态。到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被日耳曼人灭亡,欧洲进入了中世纪。

公元1世纪,基督教在罗马帝国统治的巴勒斯坦省诞生。这是西方历史的一个大转折,基督教最终征服了整个欧洲。这个过程,就好像蒙古人征服中亚以后,反而被这些地方的宗教——伊斯兰教所征服一样。拉丁人在征服了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地区以后,反而被这一地区的一神教所征服。

我们要了解西方文明,了解人类文明史,一定要理解什么是一神教。

一神教跟多神教相比,不是神的数量多少那么简单,而是一种根本性的跃迁。宗教这个东西,我们中国人把他叫做迷信,这个称呼是很贴切的,体现了宗教的本质。关于宗教最经典的论述当属马克思的名言:“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的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的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心境,正像它是无精神活力的制度的精神一样。宗教是人民的鸦片。”

总的来说,宗教就是相信有某种神灵的存在。这种认识当然是完全错误的,一切神灵都是人自己想出来的。人创造了神,而不是神创造了人。人类之所以要创造神这个概念,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对自然世界的认识深度不足,认为有些自然现象背后有超自然的力量在主导;第二是对生老病死的恐惧,希望死后可以有神来让灵魂永远存在。这两个原因随着人类科学技术的发达和理性的发展会逐渐淡化,但不会彻底消失,所以宗教总会或强或弱的在人类社会存在。宗教势力高于世俗势力的社会就是神圣社会,反之就是世俗社会。

原始宗教都是多神教,原始人类凭借想象力创造了很多各种各样的神灵来分管不同的事务,它的特点是直观好懂。但问题也很突出,因为神灵的直观形象很显然都是根据人类或者动物描绘出来的,这样,神的威严和高高在上的地位就很成问题。而且,那么多神灵,彼此之间又有矛盾和冲突,神的意志无法统一,又会出现一个逻辑问题——神为什么会有不同意见?彼此意见都不统一的神灵有何资格能让人类服从?只要人类理性稍微加以反思,多神教就会漏洞百出。

照着这些问题追问下去,很自然的就会想到一种解决方案:只承认一个最高神,万事万物都由最高神创造。最高神不是人形,也不会是我们看到的任何物体的形态,它是一种精神、一种意志,看不到摸不着却能创造一切、主宰一切。有时候它会派出使者到人间,或者让人类听到它的声音,或者以各种超自然的力量展示神迹等等,但这些都是神与人沟通的方式,而不是神存在的形式。到了这个层面,一神教就诞生了。

一神教是宗教发展的高级阶段,它和多神教不是一和多的区别,而是高级和低级的区别、抽象严密和直观松散之间的区别。一神教在理论上更有说服力,能大大提高信徒的信仰忠诚度,有利于塑造共同意志。多神教在一神教面前,就好像街头混混遇到正规军一样,很容易就被打的落花流水。

当然,对多神教逻辑漏洞的追问,也可以不按照一神教的思路来回答,照样可以达到逻辑更完善和思维层次更抽象的境界,那就是用泛灵论——也就是“万物皆有灵”的思路来回答。这个“灵”不是妖魔鬼怪也不是上帝神仙,它跟我们看到的任何人或物质都不一样,它是无所不在的、永恒的存在,但它不像上帝、安拉等最高神一样具有主观思维活动,而是类似于一种客观规律一样的东西存在于人和物质的表现背后。人类不需要服从灵的指挥,但是应该去思考“灵”的规律,以求得在精神层面的解放和永生。这就是佛教的回答思路,也可以说是对神学问题的哲学化回答。这种回答模式更接近神不存在或者神不能主导人类社会的世俗化回答模式。这样,东方的中国人以世俗化思路对待多神论,西方人以一神教思路对待多神论——这是两种截然相反的回答,冲突严重。而夹在东西方之间的印度人创造了佛教,并经过中华文明影响改造,成为了东西文明冲突的缓冲层。

一神教最初是位于中东沙漠地区的游牧民族——犹太人创造的。它之所以诞生在沙漠地区,可能跟沙漠地区自然状况比较单一有关——不利于人类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发挥,但有利于促进人类的抽象思维。

犹太一神教诞生以后,很快就消灭了犹太人内部的其它多神宗教,极大的提升了民族凝聚力。统一了信仰的犹太人在一神教旗帜下建立了自己的独立国家——以色列联合王国。不过,犹太教被打上了强烈的犹太民族印迹,其教义认为犹太人是上帝选中来统治世界的优秀民族,其它民族没资格信仰犹太教,这就限制了它的对外传播。

公元前一世纪,罗马帝国征服了以色列地区。也差不多在这个时候,犹太教的一个教派对教义进行了重大修订,宣布“上帝爱世人”,也就是上帝的恩典不是只给犹太人的,而是可以恩泽全人类。这个教派后来就变成了独立于犹太教的基督教——因为传说其创始人是耶稣基督,是最高神上帝在人间的化身。但历史上是否真有耶稣其人,并无法考证。

基督教作为一个向全人类开放传播的一神教,很快就战胜了罗马帝国内部的其它宗教,成为主流宗教。世俗政权感到了威胁,试图取缔基督教,但他们缺乏像中国的法家、儒家、道家、墨家这一整套发达完整的世俗意识形态体系,世俗文明发展程度与中华文明相去甚远,取缔基督教的努力很快就失败了。帝国皇帝也成了基督徒,定基督教为国教,禁止其它宗教传播。日耳曼人的文明程度比拉丁人更低,对一神教的抵御能力更差。他们在毁灭罗马帝国以后,也跟着被“感染”了基督教。最终,整个欧洲都被基督教所征服。此后,整个欧洲就进入了漫长黑暗的中世纪。

在长达一千年的时间里,教会统治着欧洲,长期维持着极为落后的封建农奴制经济形态。人民虽然被教会和封建领主联合起来剥削和压榨,却因为宗教的毒害,长期陷于愚昧和冷漠,没有任何反抗意愿;精英阶层醉心于宗教,也没有任何创新进取的意愿,整个社会在科技、生产、体制、思想文化方面都是一团死水。人民生活极度贫苦,由于医疗卫生条件极差,很容易既爆发大规模的疫情,造成大面积的死亡,其人口数量长期维持在极低的水平。当中华文明在创造汉唐盛世的时候,欧洲文明却全面停滞乃至倒退,看起来没有一点希望。

欧洲开始发生改变的契机是来自伊斯兰文明的威胁。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外来的威胁终于让欧洲开始发生了一些改变。

伊斯兰教的诞生受到了犹太教和基督教传播的影响。阿拉伯半岛靠近以色列,这里的游牧民族阿拉伯人原来也是信仰原始多神教,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传入,让他们开始接受一神教信仰,产生了一神倾向的哈尼夫派。哈尼夫派承认独一神,相信天命、复活、惩罚和报应,注重个人隐居修炼,过着禁欲的生活。哈尼夫思想是伊斯兰教思想的先驱。

公元七世纪初的时候,穆罕默德正式创立了独立于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的新一神教——伊斯兰教。伊斯兰教的最高神为安拉,穆罕默德自称是安拉派到人间来传教的使者。

伊斯兰教的诞生比基督教晚了五六百年,在世俗化方面比基督教要更先进一些。穆罕默德刚创立伊斯兰教的时候,做法跟耶稣传播基督教差不多,主要就是组织一批信徒来一起传教,宣讲末日审判和死后复活的观念,警告多神教徒如不归顺安拉,将在末日审判时遭到惩罚,堕入火狱,归顺安拉者将在后世得到奖赏,进入天堂,等等。

但是他在麦加的传教活动遭到了上层阶级的镇压和其它教派的抵制,并不成功,被迫带领信徒离开麦加,前往阿拉伯半岛的另一个地区麦地那。

在《圣经》中,基督教的创始人耶稣在传教过程中也遭到了罗马统治下的犹太傀儡政府的迫害和其它教派的诋毁,他选择了自我牺牲,被政府处死,而不是奋起抵抗。但穆罕默德在遇到类似困难的时候,则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在麦地那,穆罕默德改变了传教方式,他不仅负责宣讲教义,还建立自己的根据地,在这里搞了一整套政治经济体制,并且建立军队。这样,他就不仅是一个耶稣式的宗教领袖,同时还是一个政府和军队的领袖,伊斯兰教也随之呈现于政教合一的特点。可以说,跟基督教相比,伊斯兰教是一个在教义源头上就强调政教合一的一神教。“麦加-麦地那转型”是伊斯兰发展的关键节点。

这个教义特点在当时比基督教要先进。从我们现代社会的观点来看,政教合一非常落后,政教分离才是现代社会的进步方向。但我们今天说的政教分离,内涵的意思是政高于教,世俗政权权威高于宗教首领,这样才算进步。如果政教分离的特点是教高于政,那就比政教合一更落后。

一个社会从宗教和世俗的视角来判断其先进还是落后,至少有四个大的阶段:

最落后的阶段是“有教无政”,人们除了信仰宗教根本就没有政府组织来提供任何世俗化的公共服务,一些落后的原始部落,巫术和祭司统治一切,便属于此类,还有比如解放前的中国西藏社会,就是这样,寺庙是一切公共活动的中心,基本没有政府组织;

第二阶段是“以教为先”,它包括“政教分离”模式和“政教合一”模式。政教分离模式下,教会和政府都有,但教会居于统治地位,中世纪的欧洲属于此类。“政教合一”模式下,宗教领袖兼任政府首脑,他首先是教宗,但也负责管理政府和军队,在宗教领袖以下,寺庙和政府办公场地往往是分开的。在这个阶段,一般来说政教合一体制比政教分离体制更好,因为宗教领袖拥有最高权威,由他兼任政府实权首脑可以方便政府推动各项世俗化的公共服务,包括征税、战争和兴建公共工程等。

第三个阶段是“以政为先”,也包括“政教合一”和“政教分离”两种模式。政教合一模式就是确立国教,禁止其它宗教,但政府领袖兼任宗教领袖,或者宗教领袖需要由政府首脑任免。这是一种准世俗化的国家体制。

而“政教分离”模式则是完全的世俗化国家体制。没有国教,世俗政府拥有最高权威,允许宗教信仰自由,一切宗教都必须服从世俗权威,政府首脑和官员不信教或者不世代属于固定的教派。

世俗化国家体制的初级形态是宗法制的西周王朝,以宗法祭祀代替宗教;中级形态是帝国制的中国,以“君权神授”克制宗教权威;中高级形态是现代西方发达国家政府,政府官员不固定的属于某个宗教或教派;高级形态则是现在的中国——必须是无神论者、不信仰任何宗教者才能获得政府和军队的实权职位,一切宗教都要无条件的服从无神论政府的管理——这也是人类文明发育到现在的最高形态。在这种形态下,人类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军队的战斗力、基础设施的建设能力、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能力,都将是无与伦比的。我们现在距离充分发挥这种文明形态的潜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其优势已经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了。

除此以外,还有第四阶段,就是“有政无教”的阶段,也就是政府禁止宗教传播和宗教活动。这个阶段目前尚未有过成熟的实践,已有的一些短暂实践都以失败告终,可能是它过于极端,不符合畏惧未知与死亡的人性,也可能是人类的文明和理性尚未发育到可以进入这一阶段的程度。但“无教”也可以理解为“没有宗教组织”而不是“没有宗教”,宗教完全变成个人事务,不再与任何公共事务发生关系,这样的一个社会应该是可以期待的。

表:人类社会世俗化发展阶段一览

世俗化发展阶段 主要模式 形态与实例
1.有教无政 原始部落、古代西藏
2.以教为先 政教分离 中世纪欧洲
政教合一 神权共和时期的阿拉伯帝国
3.以政为先 政教合一(准世俗化) 世袭政权时期的阿拉伯帝国,宗教改革后的欧洲民族国家
政教分离(世俗化) 宗法制(西周)
帝国制(汉唐明)
启蒙运动后建立的近现代西方政府
现代无神论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
4.有政无教 没有宗教组织 尚未出现过成熟模式,利弊未知。在个别共产主义革命化国家有过短暂实践。
没有宗教

 

中世纪的欧洲社会,基本上还处在“政教分离,以教为先”的阶段。它的情况比中世纪的西藏能强一点。它是政教分离的,教会系统由“罗马教廷-总主教区-教区”组成,政府体系则主要是国王和封建领主。但国王权力不大,封建领主们对教会的忠诚度往往高于对国王的忠诚度。在中下层心目中,教会地位高于政府,国王或封建领主如果被教会宣布剥夺教籍,就很难再得到手下的支持,地位难保。教会还有司法权,他们的宗教裁判所比国王的法庭拥有更高权威。人们的主要公共活动围绕宗教来展开,在诸如军事、水利等世俗公共事务方面投入的资源很少,教会垄断了文化知识来源,人民基本都是文盲,其对世界的认识几乎全部来自教堂神父的口头教诲。

这样一比,伊斯兰教当时就很先进了,宗教领袖还要兼任政府首脑和军事统帅。政府管理和军事行动天然就是理性的,不能靠“神启”来解决问题,打仗的时候如果以做法祈祷为主,肯定是要很快完蛋的;修建公共工程也需要理性的组织。这样,麦地那时期的伊斯兰教,在世俗化方面天然就比基督教更为先进。

有了政府治理和军事组织的加持,穆罕默德的一神教威力大增。他不再单纯的依靠宣讲来传教了,而更多的依靠由政府税收支撑的军队来打击阿拉伯半岛上的各种原始多神教。政教军合一的一神教对付原始多神教,就好像架着机枪开着坦克的正规军对付一群赤手空拳的街头混混一样,完全是碾压式的。伊斯兰教很快就统一了阿拉伯半岛,并且在穆罕默德去世以后,形成了阿拉伯帝国,雄霸中东。

——在用武力统一阿拉伯的过程,穆罕默德的诸多关于暴力和杀戮的言行,也被记入伊斯兰经典《古兰经》,把屠杀异教徒和遵从圣训紧密连接了起来。这就给伊斯兰教注入了难以抹去的暴力基因,为它后来的落后和极端化发展埋下了伏笔。在政教分离的现代社会,当伊斯兰教失去政教合一的政权来组织并控制暴力以后,就极为容易变成滥用暴力的极端宗教。这是当前全球恐怖主义盛行的重要宗教根源。当然,这是后话。

在公元七八世纪的中东地区,这种政教合一的组织优越性十分明显。阿拉伯帝国的世俗化程度相当高。穆罕默德死后,是“四大哈里发”时期。哈里发即是政教合一的国家领袖。四大哈里发的宗教色彩还比较重,这段时期也被称为“神权共和”时期。但第四任哈里发——穆罕默德的侄儿阿里死后,继任者不再是教内高层,而是帝国的实权派地方军政长官——叙利亚总督穆阿维叶。这标志着世俗势力超越宗教势力成为国家的主导力量。穆阿维叶建立了帝位世袭制,国家最高权力由世袭君主掌握,史称“倭马亚王朝”。阿拉伯帝国也就从“政教合一,以教为先”发展到了“政教合一,以政为先”的阶段。倭马亚王朝存在了八十多年,被阿拔斯王朝取代,这也是一个世袭政权。

在准世俗化政权的领导下,阿拉伯军队所向披靡,帝国版图扩张到最大。阿拉伯帝国的扩张,在很大程度上是国家政权而不是伊斯兰教的扩张。在被征服地区,非伊斯兰教徒并没有被强迫改变信仰。事实上,阿拉伯统治者往往并不鼓励被征服地区的人民改信伊斯兰教,因为国家向非伊斯兰教徒征收的赋税,要比向穆斯林征收的高一些,如果人民大量皈依伊斯兰教,则意味着阿拉伯帝国的财政收入将大大降低。

——对税收的喜爱压过了传播宗教的热情,也说明了阿拉伯帝国的世俗化倾向。

直到公元750年,他们在中亚地区遇到了真正的世俗化帝国——唐帝国。恒罗斯一役,阿拉伯人倾国来战,以五倍以上的优势兵力对抗唐朝两三万边防军,竟然损失惨重。恒罗斯之战后六年,阿拉伯帝国就出现了分裂,扩张停止,开始衰落。

阿拉伯人虽然打不过唐军,但收拾教高于政的基督教势力(似乎还不能称之为国家?)还是绰绰有余。他们向西扩张十分顺利,占领了中东、埃及以及整个北部非洲地中海沿岸,然后跨过直布罗陀海峡,占领了西班牙伊比利亚半岛。基督教的势力范围被压缩到欧洲中部。

准世俗化的阿拉伯人文明程度大大超过了欧洲人。我们在第一卷提到过的“百年译经运动”即发生在世袭政权时期,这一时期的阿拉伯人大力吸收中国、波斯、埃及、罗马、希腊等古文明成果,将西方文明推向了一个新高度。

占领了西班牙的阿拉伯人从东方引入水稻、甘蔗等农作物以及大量蔬菜与水果品种,并大兴水利,使西班牙南部的农业迅速发展。他们将造纸术传入西班牙,使得书籍的数量与人民识字率暴涨,以至于一位到过此地的荷兰学者曾感叹地说“几乎每个人都能读书写字”。

阿拉伯帝国在西班牙的统治中心科尔多瓦是当时欧洲最繁华的城市,纺织和冶金业高度发达,皮革制品畅销欧洲。市内有图书馆70座、公共澡堂300个、居民人口达到50万(巴黎在1348年人口也只有20万)。用石头铺砌的道路长达十几公里(此时的巴黎道路还只是烂泥路)。入夜时分,城内大街明亮如昼,大街两旁的建筑物灯火通明,热闹繁华,而欧洲的伦敦、巴黎等城市几百年后都未达到这样的水平。欧洲人曾经惊叹科尔多瓦是“世界的明珠”。

总之,当时的基督教世界和阿拉伯世界相比,只能算是野蛮民族,跟中国的唐王朝就差的更远了。当时的唐长安城人口超过一百万,是全世界最大的都市和经济中心,农业和手工业技术动辄领先西方数百年甚至上千年。

第三卷全集(连载中……)↓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6-7)罗马法系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6-6)工业革命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6-5)海权帝国:观察西方文明特质的一个重要视角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6-4合纵连横:英国崛起背后的地缘政治与战争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6-3航海时代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6-2十字东征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6-1千年黑暗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10盛世饥馁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9闭关锁国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8带头贪腐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7忠君理学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6消灭记忆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5“文治”风暴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4佛教长城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3平定西北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2铁腕治吏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1乾隆十三年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5联合专政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4大义觉迷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3整治朋党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2任人唯贤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1模范督抚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0皇权之巅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9雍正革新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8择贤而立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7九龙夺嫡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6南山文祸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5博学鸿儒:笼络汉族士大夫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4御驾亲征:反击准格尔叛乱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3明亡英兴:晋商南下与英国纺织业崛起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2筚路蓝缕:中华民族开发江南的千年历程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李约瑟难题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5禁海之祸:从厦门登陆战到台湾陷落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4孙李内讧:抗清运动最后希望的破灭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3两厥名王:战略性的胜利曙光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2桂林大捷:李定国西征与孔友德败亡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1假封秦王:大西军联合南明抗清的曲折传奇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0忠贞余响:堵胤锡之死与忠贞营的败落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9五省督师:李成栋反正与湖南的再丧失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8隆武皇帝:郑芝龙海商集团的政治投机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7“联虏平寇”战略下的两败俱伤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6剥茧抽丝:多维度视角下的明清换代史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5文明三问:对清军开国大屠杀的辨析与反思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4四川惨屠:谁才是四川人口灭绝的主凶?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3修罗杀场-清军征明中的屠杀记录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2底线战争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亿万生灵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引子-赵烈文的预言!

=================

作者简介:李晓鹏博士,主要著作有《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一卷、第二卷、《重现伟大中华史》、《中国崛起的经济学分析》、《中国的产业政策》、《中国的产业规划》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