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6-2十字东征

  • A+
所属分类:古代历史

二、十字东征

面对伊斯兰世界的咄咄攻势,基督教世界产生了恐慌。

公元十一世纪初,当时阿拉伯帝国自身也四分五裂了。突厥人建立的塞尔柱帝国开始在中东称霸。塞尔柱突厥也信仰伊斯兰,并尊哈里发为名义上的国家元首。对基督教世界而言,他们和阿拉伯人没什么区别——反正都是来自伊斯兰的威胁。

强大起来的塞尔柱帝国开始向东罗马帝国发动攻势,东罗马皇帝战败被俘。东罗马帝国政权的世俗化程度比西边要高一些,其国教是东正教,已经跟西欧的天主教教廷公开决裂。数十年前,东正教的大主教和天主教的教皇互相宣布开除对方教籍。但危难时刻,东罗马还是决定向同属于基督教文明的罗马教廷求救。

罗马教皇手里没有军队,也不懂军事,但唇亡齿寒的道理还是懂的。西班牙已经沦陷,东罗马要是也完了,西欧就被伊斯兰势力东西夹攻,岌岌可危。1096年,收到东罗马的救援请求后,教皇向整个欧洲发出了“总动员令”。

在他那声情并茂的演讲中,教皇乌尔班二世呼吁他的信徒们到东方去同异教徒斗争,夺回被突厥人占领的圣地。他说,突厥人在“上帝的国度中大肆蹂躏”,一切等级的人都必须迅速行动起来,“将这个邪恶的种族从我们兄弟的土地上消灭干净”,如果东罗马被“卑贱的、退化的、给魔鬼作奴隶的种族”征服了,那将是“怎样的奇耻大辱啊”!

为了驱使农民和城市贫民参加十字军,教皇欺骗他们说:东方的土地“遍地流乳与蜜”,耶路撒冷是另一个“充满欢娱快乐的天堂”。他同时宣布:参加十字军的人,死后将会直接升天堂,不必在炼狱中受熬炼;无力偿付债务的农民和城市贫民可免付欠债利息,出征超过一年的可免纳赋税。

动员令通过教会系统层层传达了下去。动员效果出奇的好。当时的欧洲,农民和城市贫民生活极其悲惨,穷困潦倒,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还大多欠了一屁股高利贷,卖儿卖女也还不清。封建领主对他们生杀予夺,其权利毫无保障,基本上就是生不如死。这种状态如果发生在中国,几乎肯定会爆发大规模革命。但底层革命这种奢侈品只有世俗国家才会出现,欧洲人民被一神教思想洗脑,对教会和封建领主的压迫毫无怨言,活的再苦再累也绝不会考虑暴力革命,只盼望着尘世的苦难结束以后可以进入天堂享福。但就算这种虚无缥缈的幻想,教会也要再卡上一道——他们宣布,没有经过教会批准,宽恕所谓的“原罪”,人死后是不能上天堂的。而要想得到批准和宽恕,就得给教会捐钱或者购买赎罪券之类的鬼东西。

这种状态下,教皇宣布只要去参与东征,债务利息可以豁免、死了以后还能上天堂,而且东边还遍地都是金银财宝,死活都划算。全欧洲人民的热情都被调动了起来,繁华都市、宁静小镇、穷乡僻壤,无数对生活已经绝望的贫苦人几乎是一听到动员令就开始准备出发了。此外,还有一些王公贵族、封建领主,他们出于对宗教的虔诚信仰,变卖家产、购置武器,也参与到这次东征中来。很快,就汇聚了一支十几万甚至数十万人的大军,浩浩荡荡的向东方进发。

这是欧洲历史上最庞大的一支军队,不过数量无法确切统计,因为他们没有统一的指挥和纪律。教会只负责开空头支票,既不出钱也不出人。远征军中的很大一部分人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出生地方圆几十公里的地方,突然就仓促向中东出发。没有军费,缺乏后勤,路途遥远而陌生。大部分远征军死在了路上,根本没有看到敌人。

最后,还是有差不多十万人到达了战争前线。更神奇的是,他们居然还打了胜仗,而且是连战连胜,攻下了东方巨城耶路撒冷,并且在中东地区建立了四个王国,在这些地方恢复了基督教的统治。

这确实是一次虔诚信仰的胜利。这支由最穷苦的欧洲人和富有牺牲精神的贵族所组成的军队,创造了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也为欧洲的划时代崛起奠定了第一块基石。它也向我们表明:一切文明的崛起,最先都是从基于共同意识的牺牲开始的。

这就是第一次十字军东征——这支军队因为人人身上都缝着象征天主教信仰的十字标志而被称之为“十字军”。

第一次东征最大的赢家看起来是教会。它一毛钱没花,就动员了一支不受国王和封建领主控制的军队去东方远征,而且还打赢了,展示了基督教对欧洲社会巨大的影响力。教会的承诺也成真了,远征军真的从东方抢了一大笔财富回来,证明东方确实是金银遍地。远征军大部分是非常虔诚的信徒,用抢回来的财富还清了自己的债务,剩下的基本都捐给了教会。教会动动嘴皮子就取得了不世的功业和巨大的财富。

但历史的辩证法很有意思,从长远来看,十字军东征最大的影响就是极大的加强了欧洲社会的世俗化力量,为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奠定了基础,沉重的打击了教会权威。也就是说,教会实际上是十字军东征中损失最大的一方。

教会虽然从第一次东征中名利双收,但仗毕竟不是它打的。真刀真枪上战场的是王公贵族、封建领主和底层贫民,到前线参战的王公贵族和领主们因为身份高贵、装备精良而且军事经验丰富,很自然的成了军事领袖。

战争这个东西,天生就是世俗化的。战争的目标是尽可能的杀死敌人获得胜利。实践证明,不管是上帝、真主还是佛祖保佑,人的脑袋被砍掉了都是要死的,死了之后就只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让敌人从身上踏过去,而且也没有什么法力可以让死人再活过来。要想在战场上送敌人去见上帝而不是自己去见上帝,那就必须按照客观世界的规律来,用理性的方法解决武器制造、粮食运输、战术安排、工事建设等现实问题,这些就跟教会的工作无关,而天然跟世俗政府的主要工作——管理生产、生活、建设、分配密切相关。

十字军东征锻炼了一大批王公贵族,他们开始掌握更多的军事资源,积累了更多的威望,具备了和教廷叫板的能力。一些胆小怕事不敢参战的贵族被耻笑、被教廷处罚,地位下降,客观上推动了世俗权力精英阶层的一次优胜劣汰。

在随后的第二次第三次十字军东征过程中,还有好几位国王亲自出马,远征东方。包括英格兰国王“狮心王查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红胡子”腓特烈一世、法国国王腓力二世等等。特别是“狮心王查理”,他与埃及阿尤布王朝国王萨拉丁的巅峰对决成了基督教世界和阿拉伯世界共同传唱的经典故事。这些代表世俗王权参战的人物,他们有的死于征途,有的获胜归来。但无论生死胜败,对欧洲王权的强化作用都十分巨大。

而且,随着一次又一次的东征,十字军将士对基督教的虔诚度不断下降、世俗需求不断升上。第一次东征的将士愿意把钱财都捐给教会,到后来大家就没那么傻了,有钱还是要留着自己花。到了第四次东征,十字军干脆不去打伊斯兰势力了,改而进攻东罗马帝国,把同样信仰基督教的东罗马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洗劫一空,狠狠的发了一笔横财——当然,抢的钱也不再捐给教会了。教会也没脸要,他们宣布把这一批十字军全部开除教籍。

第四次东征是很有名而且很关键的,标志着世俗化的力量已经在十字军中取得了支配性的地位。

这次洗劫君士坦丁堡的幕后推手是威尼斯商人,他们也是十字军东征培养起来的世俗力量。

威尼斯位于意大利东北部,面向地中海,在公元十世纪的时候还是一个不大起眼的海港小镇。它是东罗马帝国的在西欧的一块飞地领土,于公元七世纪获得独立,建立威尼斯共和国,主要从事东西罗马帝国之间的海上贸易活动。

十字军东征需要向中东地区运输人员和物资,从威尼斯出发走海路比走陆路更加方便快捷。通过为十字军提供运输服务,威尼斯才迅猛的发展起来。根据统计,到十字军东征结束时,东方运往欧洲的商品增加了十倍。

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开始组织的时候,指挥者想着海路方便,干脆不仅物资运输走海路,军队也走海路算了,就给威尼斯商人下订单让他们造船。但最后来参战的人数只有预计的一半。人数不够,成本就凑不齐——十字军东征的路费都是参战者自己掏钱。正好这个时候,东罗马帝国在打击迫害威尼斯商人,商人们想报仇,便趁机开出条件:去东罗马抢钱来抵路费。这帮十字军竟然同意了!双方一拍即合,就去东罗马抢钱去了。

他们刚开始没打算搞攻打君士坦丁堡这种大动作,也就抢几个沿海的富裕港口就完了。但攻下第一座城市以后,东罗马帝国的王子找到他们,说自己在皇位竞争中落败了,如果十字军愿意去打君士坦丁堡,他就当内应,事成以后他当皇帝,君士坦丁堡的财富归十字军。威尼斯商人和十字军大喜过望,里应外合把君士坦丁堡给打了下来。事成以后不仅抢到了钱,还把东罗马帝国的领土也分了一部分走,很多重要的贸易港口被给划归了威尼斯共和国。

——这也是十字军东征带来的第二个影响:极大的促进了西欧地中海沿岸的贸易繁荣,以威尼斯商人为代表的商业资产阶级崛起。商人重利,是典型的世俗化势力。通过十字军东征,西欧的国王们掌握了军权,商人们掌握了财富,两大世俗力量很快就发现双方在对付罗马教廷方面是绝配。他们联合起来,敲响了中世纪的丧钟。

十字军东征第三个大的影响,是促进了阿拉伯帝国先进的科学技术和思想文化的传入西欧。在农业方面,稻米、甘蔗、棉花都是由十字军带回欧洲的。其中,特别是棉花的引进意义重大,后来工业革命就是从棉纺织业开始的。西欧正是在十字军东征期间才第一次引入了棉花。历史记载的西欧第一次棉花进口发生在1125年的威尼斯,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以后三十年。

在军事和航海技术方面,中国人发明的火药、指南针以及阿拉伯人的各种航海技术,也都在十字军东征期间传入到了欧洲。

在理论知识方面,十字军在洗劫耶路撒冷和君士坦丁堡财富的同时,也顺便把大量的书籍带回了西欧——十字军大部分是文盲,但其精英领导层文化水平还算不错,他们在宫廷学校受过严格的学院教育。这是十字军与纯粹的野蛮民族区别最大的地方。欧洲王公贵族们知道文化典籍的重要性,没有像蒙古人毁灭阿拉伯帝国一样,只留下能工巧匠而把图书付诸一炬。在底层士兵疯狂抢劫财富的同时,精英分子则热衷于把一摞一摞的阿拉伯图书运往西方。

这些图书当中,包含了阿拉伯“百年译经运动”的成果。由阿拉伯人花费差不多两百时间整理的人类古代文明的几乎全部科学与人文知识,都被带到了欧洲。教会、国王、商人们都从不同角度组织学者对这批文献进行研究学习。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的手稿等等都在这一时期被欧洲人所知。《几何原本》在1120年,也就是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以后二十五年从阿拉伯语翻译成拉丁语。到1278年,亚里士多德的著作也几乎被全部从阿拉伯语翻译成了拉丁语。

在这个过程中,欧洲学者宣称他们“发现”了被毁灭上千年的古希腊文明。也就是说他们从阿拉伯典籍中学到的科学与人文知识,并不是从阿拉伯人那里抢过来或者偷过来的,而是原本就属于东罗马帝国统治地区的希腊人的。阿拉伯人从希腊人那里学了过去,现在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

从古代典籍和考古证据来看,古希腊文明肯定是存在的,但欧洲人在“重新发现”古希腊文明的过程中,到底往里边注了多少水分,那就不得而知了。古希腊地方很小,养活不了多少人口,当时的书写和记录工具也很原始,典籍数量不可能太多。比如亚里士多德全集多达300万字,整个古希腊典籍加起来恐怕有上千万字,这还是经过上千年的战火之后保留下来的部分,原始典籍的数量更是天文数字。在中国发明的造纸术大规模运用之前,以古希腊地区以及和它有直接贸易往来地区的人口数量和生产力水平,基本上不可能生产出足够的载体来记录它们。实际的情况应该是:亚里士多德可能只写了几十篇文章,几千字几万字都有可能,或者只留下来一份杂乱的提纲目录,后来的欧洲学者结合阿拉伯人的其它典籍,给“扩写”了,整成了几百万字。

当然了,不管欧洲学者们是出于什么心理,也不管他们在多大程度上把从欧洲以外的文明中学到的东西算到古希腊头上,反正这些东西他们是学到手了。

阿拉伯翻译运动搞了两百年,十字军东征又搞了两百年。足足四百年的时间,人类古文明的主要文化成果终于穿过整个欧亚大陆传到了西欧。然后,蒙古帝国适时出现,把东边的南宋,以及西边的阿拉伯帝国留下的一串文明国家给灭了,阿拉伯的典籍也被蒙古人一把火烧了。中古时代欧亚大陆上最落后的西欧成了幸存的人类古文明继承者。

——十字军东征的同时,还有一个“收复失地运动”,也就是十字军“西征”,向西收复了伊比利亚半岛,基本把伊斯兰势力赶出了欧洲。然后在这个地方形成了葡萄牙和西班牙两个基督教国家。“收复实地运动”跟十字军东征一样,从中获得大量阿拉伯帝国的科学技术和图书典籍。这些收获我们把它们统一算成十字军东征的影响,不加以区分。

随着先进的航海技术传入欧洲,进一步繁荣了地中海沿岸的贸易,威尼斯和热那亚等港口的商人们掌握了惊人的财富,供养了一大批学者为他们的利益从事研究。文艺复兴运动从十四世纪开始(十字军东征结束于十三世纪末),在意大利出现,打的旗号是复兴古希腊的文化,本质上就是以文艺的手段反对教会的禁欲式洗脑,推动社会的世俗化进程。大量的男女裸体雕塑绘画等艺术出现,米开朗基罗一手收钱给教廷画神圣壁画、一手自己搞裸体雕塑作品比如《大卫》;提香也是一样,一边收教会的钱画神话故事,一边收商人的钱画裸体美女;薄伽丘的《十日谈》则用讲色情故事的方式揭露教会的荒淫无耻。

继意大利的文艺复兴运动以后,在公元十六世纪,德意志地区又兴起了宗教改革运动,宣称人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理解来解读《圣经》和与上帝对话,这就更加直接的针对罗马教廷了。

随后,宗教改革之风吹到法国和英国,法国的加尔文派、英国的国教出现,都在宗教意识形态上摆脱罗马教廷的绝对权威,国王的力量因此大大增强,欧洲社会世俗化的道路彻底打开。

国王们掌握了军队。以前,他们还要依靠封建领主上交的赋税才能养得起军队,现在则依靠沿海地区的商业资产阶级就能掌握足够的资金。商人们希望建立起统一的市场,打破封建割据。双方联合起来,开始拿封建领主开刀,在各自国家建立起来了君主独裁的中央集权制。欧洲封建制度开始瓦解,农奴变成了自由农民。在地中海和大西洋沿岸,英国、法国、西班牙、葡萄牙、荷兰、比利时等民族国家形成,在政治体制上基本达到了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水平,或者是阿拉伯世袭帝国时期的水平。

——欧洲内陆的德意志地区商业发展缓慢,在国家统一方面也相对滞后,到十六世纪中期才在十字军东征留下的条顿骑士团基础上形成了世俗化的普鲁士国家,要到十九世纪才由普鲁士的“铁血首相”俾斯麦出来统一德国。

第三卷全集(连载中……)↓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6-7)罗马法系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6-6)工业革命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6-5)海权帝国:观察西方文明特质的一个重要视角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6-4合纵连横:英国崛起背后的地缘政治与战争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6-3航海时代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6-2十字东征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6-1千年黑暗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10盛世饥馁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9闭关锁国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8带头贪腐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7忠君理学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6消灭记忆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5“文治”风暴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4佛教长城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3平定西北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2铁腕治吏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1乾隆十三年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5联合专政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4大义觉迷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3整治朋党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2任人唯贤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1模范督抚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0皇权之巅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9雍正革新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8择贤而立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7九龙夺嫡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6南山文祸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5博学鸿儒:笼络汉族士大夫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4御驾亲征:反击准格尔叛乱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3明亡英兴:晋商南下与英国纺织业崛起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2筚路蓝缕:中华民族开发江南的千年历程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李约瑟难题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5禁海之祸:从厦门登陆战到台湾陷落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4孙李内讧:抗清运动最后希望的破灭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3两厥名王:战略性的胜利曙光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2桂林大捷:李定国西征与孔友德败亡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1假封秦王:大西军联合南明抗清的曲折传奇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0忠贞余响:堵胤锡之死与忠贞营的败落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9五省督师:李成栋反正与湖南的再丧失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8隆武皇帝:郑芝龙海商集团的政治投机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7“联虏平寇”战略下的两败俱伤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6剥茧抽丝:多维度视角下的明清换代史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5文明三问:对清军开国大屠杀的辨析与反思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4四川惨屠:谁才是四川人口灭绝的主凶?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3修罗杀场-清军征明中的屠杀记录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2底线战争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亿万生灵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引子-赵烈文的预言!

=================

作者简介:李晓鹏博士,主要著作有《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一卷、第二卷、《重现伟大中华史》、《中国崛起的经济学分析》、《中国的产业政策》、《中国的产业规划》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