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洪秀全不是金田起义的实际领导人和组织者【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四卷1-5)天兄下凡】

  • A+
所属分类:古代历史

在金田起义决策期间,发生了看起来不大起眼的几件小事,包含很重要的信息,关乎太平军最后的命运和中国历史走向,需要细讲一下。

首先是,洪秀全似乎在忙着娶小老婆,而且对这些大小老婆态度很不好,以至于生出家庭矛盾需要“天兄”亲自出面来调解。

萧朝贵当时除了负责金田总部的军事建设,还有一个重要使命,就是负责洪秀全的安全保卫工作。对待一般教众,杨秀清和萧朝贵的权威足够,不需要“天父天兄下凡”来说话,但涉及到洪秀全的个人事务,有时候就需要“天兄”来说话,不然就有以下犯上的嫌疑。这样,在今天留下来的《天兄圣旨》等太平天国自己公开出版的官方文献中,就能看到很多有关洪秀全个人事务的记录。其中有一条,“天兄”对洪秀全这样说:

“洪秀全胞弟,尔回去家中,时或尔妻有些不晓得,尔慢慢教导,不好打生打死也。”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萧朝贵以天兄名义劝洪秀全:你老婆有做的不对的,可以批评教育,但不要动不动就往死里打。

萧朝贵说出这句话来,说明洪秀全对老婆们的态度是很粗鲁的,有过“打生打死”的情况,所以才需要“天兄”劝导。

然后,“天兄”又找到洪秀全的老婆赖氏说,劝她忍耐,不要闹:

“赖小婶,你千万遵天条,争你丈夫志气,救你丈夫面,你丈夫不是凡人……天下万国太平主之妻不容易做。”

对诸多小老婆,“天兄”就不那么客气了,说:

“自今以后,各位小婶有半点嫌朕胞弟之处,云中雪飞。”

这里“云中雪”是从天地会学过来的黑话,指的是刀,“云中雪飞”就是杀头的意思。萧朝贵这些话只是威胁,并不是真的把这些“小婶”杀掉。从中也可以看出,“小婶”们跟洪秀全的关系总是出问题,以至于严重到需要“天兄”亲自下凡来调解的程度。

 

除了娶小老婆以外,洪秀全第二个忙活的事情就是赶紧登基,过一把皇帝瘾。杨秀清和萧朝贵的意思是不要着急这一时,安全第一。在1850年初内部刚决定起义不久,洪秀全就迫不及待的给自己搞了件黄袍来穿上。这件事遭到了萧朝贵的反对,认为有过早暴露起义意图的危险。萧朝贵假借“天兄附体”对洪秀全提出了警告。据《天兄圣旨》记录:

(天兄)谕秀全曰:秀全,你穿起黄袍么?

秀全对曰:然也。

天兄曰:要避吉,不可令外小见,根机不可被人识透也。

秀全对曰:遵天兄命。

 

拜上帝教能够耐心等待集结造反的时机,而不是盲目与团练开打,引起官府注意,也是杨秀清和萧朝贵的意思。洪秀全则表现得比较着急,为此萧朝贵不得不多次以“天兄”的名义来让他保持耐心。

在被警告不要着急穿黄袍之后,洪秀全似乎并未完全服气,跳开话题问“天兄”:

“今贵县有五位兄弟被外小抓去,李炳章又在平南妖宫捏告胡以晃等,望天兄做主。”

这句话在侧面提醒“天兄”:现在局面已经非常紧张,难道我不应该早登大位,率领众人反抗吗?

对此,萧朝贵回答说:“不妨。万事有天排,要嘱各兄弟灵变坚耐也。”

“坚耐”这个词,是萧朝贵《天兄圣旨》中用过多次的,大都是在有教内兄弟被捕之后说的。他反复要求众人忍耐待变,尽可能的用“科炭”的方式来救人,也多次说“莫与人争架”。

关于是否需要对团练和士绅的挑衅打压保持忍让的问题,洪秀全与杨、萧二人似乎也态度不同。

洪秀全的脾气比较暴躁。为了劝诫洪秀全,萧朝贵苦心设计了一番“上天拜访天父”的戏,回来对洪秀全说,天父委托他向洪秀全转达意见:

“洪秀全是我子,有其父必有其子,我性烈,他性亦烈。但朕性烈在天上,他性烈现在凡间,尔要劝他不可十分性烈,要看事来。”

1849年上半年,洪秀全借口回老家看望妻子父兄,跑回广东,然后竟不再回金田总部,而是和冯云山到贵县分部领袖石达开家中住了很长时间。

贵县石达开部是力量仅次于紫荆山中央根据地的一支力量。石达开年轻,当时才18岁,家中富裕,且生性豪爽、一心想做大事,加入拜上帝教以后,就利用其家族力量和财富在贵县发展教众。年少气盛的石达开不能理解杨秀清和萧朝贵的忍隐,与团练公开冲突最厉害的也就是石达开领导的贵县分部。洪秀全离开金田,去石达开那里住着不肯走,看起来他与石达开的关系比与杨秀清、萧朝贵更为亲密。

洪秀全到贵县后,石达开就更不把杨秀清、萧朝贵的管束放在心上,与当地团练的冲突越来越厉害。情况一度到了要失控的局面,教众王维正、吉能胜被团练所捕,送到了官府的监狱里。

贵县局势紧张,既关系到拜上帝教的安全,也危及到洪秀全本人的安全,萧朝贵很着急,接连以“天兄”名义催促洪、冯返回金田。二人口头答应,却始终不见行动。杨秀清和萧朝贵就商量必须立刻去贵县把洪秀全接回来。杨秀清想要亲自去,对着“天兄”说了一番话:

“小弟不去接三星兄(指洪秀全),理有未顺,恐三星兄怪小弟也。”

但作为最高负责人,离开总部远行也有不妥,此时杨秀清还生病了,最终还是由萧朝贵去带着韦昌辉去把洪秀全接了回来。

这回去贵县接人,萧朝贵明显是带着情绪去的。走之前专门以“天兄”名义叮嘱韦昌辉:“尔一见尔兄,就要让他上马也!”

——韦昌辉是萧朝贵的手下,萧朝贵给他下命令并不需要用天兄身份。这句话之所以要“天兄”来讲,说明萧朝贵认为洪秀全可能会不听话,韦昌辉等手下不能光凭萧朝贵的命令就把洪秀全强行架走,还需要“天兄授权”才好。

快到石达开家的时候,“天兄”再次命令韦昌辉:“尔同朝贵二人即要起行,不可在此停也!”

到了石达开家里,萧朝贵上来就对洪秀全、冯云山说:“朕好久未与二位胞弟讲话矣!”

洪、冯二人一见是“天兄”,赶紧回答道:“是也。难得天兄时时看顾小弟们也!”

“天兄”又说:“朕闻贵县现在十分传扬,尔两位胞弟暂要到金田藏沉也!”

洪、冯二人只能说:“遵命。”

“天兄”又对石达开说:“达开,尔要送尔两位哥子回金田也!”

石达开也只得说:“遵命。”

整个过程,“天兄”的命令直截了当,不留一点商量余地。随后韦昌辉就把洪秀全架上马带走了。

快到金田,“天兄”又嘱咐洪秀全等,要晚上三更准时进山,众人一起点灯启程,以确保安全。洪秀全不知道是对被强行带回金田不满,还是不大在意这些安保细节,不到三更就自己带着石达开等人先走了。还遇到了山中强盗,幸而平安无事。萧朝贵得知后赶紧带人追了上来。这一回是真发火了,当面怒斥洪秀全:“今早朕吩咐尔们,要三更灯亮,缘何尔们不遵命也?若非朕看顾扶持,恐未免为强盗侵害矣!”

洪秀全赶紧认错说:“小弟鲁莽,望兄赦开。”

从《天兄圣旨》来看,萧朝贵对这个喜欢跟大小老婆闹矛盾和任着性子胡来的主子是有诸多不满的,终于不顾洪秀全面子直接发泄了出来。到后来,更明确给胡以晃等负责洪秀全安保的人员下令,除了杨秀清、萧朝贵、韦昌辉三人或者他们派来的人以外,其它任何教内兄弟都不准跟洪秀全见面和说话。[1]洪秀全实际上已被置于杨、萧的控制之下。

等洪秀全回到紫荆山藏好,萧朝贵再次奔赴贵县,负责解救王维正、吉能胜。此后《天兄圣旨》就反复出现“天兄”要求大家“坚耐”和加紧进行“科炭”营救的话,还发了一大段议论,说这两个人在监狱里受的苦,不算苦,跟当年耶稣(也就是“天兄”自己)在十字架上被钉起来所受的苦比起来不算什么。“越苦越好,尔们不必慌”。

萧朝贵费尽口舌,才把石达开等人想要暴力救人的要求压下去了。但最后,对王维正的解救并不成功,王维正死在了监狱里。这一下,“天兄”的威信就大大的受损了,石达开更不服,贵县教众与当地团练的冲突遂难以收拾。

这年十二月,石达开部跟贵县团练直接就开打了。这也是金田起义前拜上帝教唯一的一次“群体性暴力事件”。萧朝贵和韦昌辉亲自带人到贵县支援石达开,大败团练,还占领了团练的主要营地——六屈村。

取胜以后,萧朝贵主张见好就收,石达开却想要长期占领六屈村。萧朝贵以“天兄下凡”的身份说话,竟然遭到了石达开的正面顶撞。这也是《天兄圣旨》中唯一的一次“天兄”说话不灵的记录。需知不管是洪秀全、冯云山,还是掌握了“天父下凡”权力的杨秀清,都绝不会当面与“天兄”唱反调。“天兄”一说话,他们都要说“遵命”,最多再旁敲侧击的表达一下个人意见。

当时,“天兄”当着众人的面问韦昌辉该怎么办,韦昌辉说应该撤兵,“天兄”表示赞成,然后就“回天”了。不料石达开的手下叶享才竟然坚决反对,逼着“天兄”不得不再次“下凡”,质问叶享才:

“尔说不可班师,尔能挪动粮草么?”

叶享才回答说,是石达开和王玉秀(死在监狱的王维正的亲戚)告诉他粮草足够。萧朝贵遂将石达开和王玉秀叫过来质问,二人果然坚称不愿意退兵。几句话辩论下来,“天兄”急了,用非常严厉的口吻说:

“据朕子爷在高天看来,都无些指甲事情,尔等何竟毫无胆识也,石福隆等粮草将尽,尔还不知么?”

石达开和王玉秀也毫不示弱的回答:“小弟二人在后顶起也!”

面对这种局面,萧朝贵不得不退一步,转头对韦昌辉说:“远处兵(也就是他们从金田带过来的援军)”先立刻撤退,“近处兵(石达开部)”先留在六屈村,过两天再撤退。

从这些事情可以看出,杨秀清、萧朝贵、韦昌辉这个中央领导集体始终主张在大规模起义之前,尽量不要把事情搞大,见好就收,全局意识比较强烈;而石达开则年轻好斗,制造了不少事端,甚至不惜反抗“天父天兄下凡”这个根本性的权力安排。结合前文萧朝贵苦口婆心的劝导洪秀区不要“性烈”,洪秀全着急穿黄袍并追问“天兄”如何处置兄弟们被捕的事情,以及洪秀全跑到石达开那里住着不肯走的情形来看,洪秀全的想法应该同石达开比较接近。金田起义前忍隐不发的主基调,主要是按照杨、萧路线来执行的。[2]而且,金田起义的决议定下来之后,洪秀全便被严密隐藏起来,已无任何渠道绕开杨、萧给教内其它人下达指示。

杨、萧是金田起义大政方针的实际主导者和全局统筹人,而不是洪秀全、冯云山命令的传达人和执行者。


[1]庚戌年八月初八日条,“胡以晃,尔星兄在尔家避吉,尔回去转说他不可大声,不可外玩耍,又不可令兄弟入见也。”庚戌年九月初十条,“自今尔后,除清、正、贵到,或他着人带信到之外,不论远近兄弟,不好畀知,不准进内房。”

[2]本节引号中的《天兄圣旨》内容均为原文,来自《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续编·太平天国(第二卷)》,罗尔纲、王庆成主编。

--------------------

作者简介:李晓鹏博士,主要著作有《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这个国家会好吗——中国崛起的经济学分析》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