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将太平军从一支宗教军变成了革命军【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四卷1-7)永安建制】

  • A+
所属分类:古代历史

永安建制

在永安,除了封王以外,太平军还做了一系列制度建设,发布了一些重要文件。这里边也体现了高层的分工和关注重点的区别,需要认真分析。

比较明确体现洪秀全和冯云山思路的是《太平礼制》和“天历”。

洪秀全以《周礼》为蓝本制定了《太平礼制》,明文规定了太平天国内部从天王、丞相、到最低品级的两司马的等级和世袭制度。又给这些各级大小头领及其子女、宗族、姻亲都确定了不同的称谓,而且累代世袭,等级森严、礼节繁琐,带有严重的封建主义和特权思想。这个东西的核心就是两条,第一是封建等级制度,第二是封官许愿。把军功带来的好处制度化,让参加战斗的各级大小将士都看到将来能从建国中得到好处。

洪秀全之所这么搞,跟他的宗教思想和封建特权思想有密切联系。在其个人专著《原道觉世训》中,他运用上帝思想对中国历史进行了梳理,认为在远古和夏商周三代,中国人民都崇拜“天父皇上帝”为唯一真神,也就是“历考中国史册,自盘古至三代,君民一体,皆敬拜皇上帝也。”从秦朝统一六国以后,人心就开始坏了,信邪神、拜偶像——“至秦政出,遂开神仙怪事之厉阶,祀虞舜,祭大禹,遣入海求神仙,狂悖莫甚焉。”

基于这样的认识,他理想中的太平天国,除了要敬奉上帝、消灭邪神偶像以外,也就应该模仿夏商周三代的封建等级制度。这是洪秀全制定和颁布《太平礼制》的思想根源。此外,他个人的皇权特权思想一直很重,从小读书考试,努力通过考试做官来光宗耀祖,对底层人民的生活、官僚体系的腐化危害等缺乏深刻的认识,也就很难理解“人民革命”的真正宗旨,以为革命就是造反当皇帝。他下凡当了天王,手下们除了可以上天,还可以瓜分各种大小官位——就是洪秀全的“革命理想”。所以他一直倾向于用“封官许愿”加“天堂享福”的许诺来激励大家跟着他造反。

以上这些,都是错误的、愚蠢的认识。《太平礼制》的颁布,不可能真正激励太平军将士的革命斗志,只能激发他们的私欲、降低他们的革命意志,模糊革命斗争的大方向、产生政治上的短视和偏见。

冯云山对《太平礼制》的态度如何,我们无法知道,善于同山民们打成一片的他应该不会十分赞同等级特权。但作为饱读儒家经典的秀才,在将“三代”视为理想社会这方面,他也可能与洪秀全有共通之处。

除《太平礼制》外,洪秀全还以天王的名义颁布了“天历”,也就是太平天国的新历法。它是冯云山在蹲监狱的时候编的,但狱中资料太少,只编了个草稿,到了永安有了安定的环境、资料也更丰富一些,进一步修订完善,加以颁布。新政权用新历法,算是一种表明与现政权势不两立的做法,有一定的政治宣示意味。但历法主要不是政治工具,而是用来指导农业耕作的,科学性比政治性更重。冯云山个人编订的“天历”,在科学上不够严谨,错误比较多,比清王朝主持制定的历法要差一些。它没有实际价值,只有政治含义。编订历法跟称王建制不一样,并不是建立政权的必要措施,对激励将士的斗志和赢得人民的支持也不会有什么作用,完全可以等到统一全国、天下大定以后,组织专家慢慢干。在创业初期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中,领袖人物花时间去搞这种形式主义的东西,实际上是弊大于利的。

当然,这个东西比《太平礼制》强,只是浪费时间精力,还不至于造成什么危害。

杨秀清和萧朝贵这两个文盲或者半文盲的穷苦山民,不可能对“周礼”和“天历”有多大兴趣。他们眼中的革命,显然与洪秀全理解的不同。

封王之后,取得了节制诸王权力的杨秀清,和同为正军师的萧朝贵,联名发布了三篇诰谕——《奉天讨胡檄布四方谕》、《奉天诛妖救世安民谕》、《救一切天生天养中国人民谕》。

这三篇诰谕,以杨、萧二人名义发布,洪秀全和冯云山的名字都没有出现。它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大帽子还是讲拜上帝教的教义,但这三篇诰谕中出现了诸多跟洪秀全之前的言论和文字不一样的新思想,这就应该主要反应了杨秀清和萧朝贵对革命的看法。

这三篇诰谕中,除了宣传敬拜上帝、消灭邪神的思想以外,还重点讲了了“反满”和“反贪官酷吏”这两个方面,是直指民族压迫和阶级压迫的中国式革命檄文。《奉天讨胡檄布四方谕》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篇,它说:

“夫中国有中国之形像,今满洲悉令削发,拖一长尾于后,是使中国之人变为禽犬也。

中国有中国之衣冠,今满洲另置顶戴,胡衣猴冠,坏先代之服冕,是使中国之人忘其根本也。

中国有中国之人伦,前伪妖康熙,暗令鞑子一人管十家,淫乱中国之女子,是欲中国之人尽为胡种也。

中国有中国之制度,今满洲造为妖魔条律,使我中国之人无能脱其网罗,无所措其手足,是尽中国之男儿而胁制之也。”

以上四句是从文明与野蛮的角度来“反满”,指出满洲的野蛮文明入侵中华先进文明,剃头变服、奸淫掳掠、密布罗网,破坏中国的文化和制度。

然后,檄文从声讨文明破坏转向了声讨阶级迫害,从四个方面揭露了满汉特权阶级贪污腐败、残害人民的真相:

“凡有水旱,略不怜恤,坐视其饿莩流离,暴露如莽,是欲使中国之人稀少也!

满洲又纵贪官污吏,布满天下,使剥民脂膏,士女皆哭泣道路,是欲我中国之人贫穷也!

官以贿得,刑以钱免,富儿当权,豪杰绝望,是使我中国之英俊抑郁而死也!

凡有起义与复中国者,动诬以谋反大逆,夷其九族,是欲绝我中国英雄之谋也!”

这三篇檄文中的内容,敬拜上帝的思想属于洪秀全当无疑问;从文明文化的角度“反满”则应该是洪、冯、杨、萧共识,这是第一次在太平天国官方文献中明确表达出来;而体现反抗贪官污吏的思想,在之前的拜上帝教和太平天国文献中从未出现过。

洪秀全的“天国异梦”中,天父皇上帝交给了他四项任务,要反对“剃头、饮酒、吃烟、淫邪”。反“剃头”代表了反满思想;反对喝酒、抽烟、淫乱,是宗教的清规戒律——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烟”既包括鸦片也包括一般的烟草,跟酒一样都是能够麻痹人思想精神的东西,核心都是宗教戒律,与反对列强走私鸦片无直接关系;反对“邪”,则是一神教对多神宗教思想的斗争宗旨。这四大任务中完全没有阶级抗争的思想,它们从哪里来的呢?冯云山推动了教义与底层人民的结合,提出了建立“公平”和“太平”社会的理想,但也没有点破斗争的对象和焦点在哪里。永安封王以后,终于在杨秀清和萧朝贵发布的檄文中彻底点破了。显然,它代表了杨秀清和萧朝贵这两个穷苦山民的革命理想,那就是“反满反官”:推翻腐朽落后反动的满洲政权,建立清廉公正和进步的人民政权。

檄文中声讨清政府贪腐暴虐的四句话,是中国人民对满清反动政权倒行逆施的血泪控诉,可谓字字滴血,至今读起来仍令人悲愤不已。可以说,正是这种鲜明的阶级抗争诉求,才赋予了太平天国运动极高的正义性。如果只是按照洪秀全的宗教思想来指导起义,那它就是一场宗教暴动,既没有正义性,也没有进步性。太平军的战斗力必然不可持续。太平天国运动,也就不可能具备广泛的号召力。

此外,太平天国在永安时期还颁布了《太平条规》(又称《太平营规》)和《太平军目》两个军事法令,进一步规范了太平军的作战纪律和组织体制。这也是主管军事工作的杨秀清、萧朝贵主持制定的。它推动着太平军进一步朝着正规军的方向发展。

总之,穷苦山民杨秀清在永安正式掌握太平天国最高军政权力,以《奉天讨胡檄布四方谕》为代表的三篇革命檄文的发布,为太平天国运动冲出广西、席卷全国奠定了组织上和意识形态上的基础。(作者:李晓鹏;来源: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