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军席卷东南与杨秀清铁腕治军【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四卷1-8)】

  • A+
所属分类:古代历史

太平军在永安呆了半年,除了封王这些事情以外,值得一提的就是洪秀全进一步扩大了自己的后宫,新选了一些秀女做小老婆。半年后,粮草也基本上吃完了,便选择突围。这一次永安城外有四万清军,突围过程十分艰苦,但数量众多的清军最终还是没能挡住太平军的突围。

突围后,太平军继续北上,攻打广西省城桂林。围攻了很久,没打下来,但击毙了带兵前来支援的清军广州八旗的副都统、满洲正红旗将领乌兰泰,这是一个正二品武将,比伊克坦布又高了一级。

离开桂林后,太平军北上攻打位于广西和湖南交界处的全州,成功拿下了全州城,并确定了进军湖南的战略。这个方案被清军识破,湖南“楚勇”将领江中源带兵在蓑衣渡伏击太平军,给太平军制造了比较大的杀伤,尤其是南王冯云山在战斗中不幸牺牲,这是太平军的一个重大损失。

蓑衣渡之战未能阻挡太平军前进的步伐,他们绕道继续进入湖南,强攻永州不克,又南下攻取了湖南道州,然后向东绕道夺取桂阳州,再北上夺取郴州。在道州,杨秀清和萧朝贵把永安三篇诏书再次发布了一遍,以号召湖南各地英雄共同参与反清大业。受“反满反官”政治旗号的感召,湖南南部地区的天地会等起义队伍纷纷前来归附,太平军的力量从一万多人扩张到了三万多人,翻了一倍多。

在郴州,长沙天地会的人过来报告说长沙空虚,可以趁机夺取。北上夺取长沙是太平军进入湖南后的既定战略,但他们刚入湖南,对情况不够了解。得到天地会提供的情报以后,萧朝贵想再重演长途奔袭夺取永安的好戏,带兵三千人冒险去进攻长沙。当时太平军刚刚获得两三万的新兵,需要花时间建制训练,才能具备战斗力和进行统一指挥。在军事会议上,萧朝贵力主“闻长沙城卑疏防,假轻兵数千,倍道袭之,唾手可得。”杨秀清和洪秀全最终接受了这个方案,由萧朝贵带兵突袭,杨秀清等人留在郴州对新兵进行整编训练,并负责阻挡从广西过来的清军主力增援长沙。

事实证明,天地会的情报并不准确,长沙的防御准备虽然不够充分,但也不算十分空虚,三千人不大可能打的下来。萧朝贵不幸在长沙城下中炮身亡。这是太平军的又一个重大损失。

——萧朝贵和冯云山的牺牲,从战术分析,一个死于攻城一个死于伏击,应该跟二人在全军的分工不同有关:萧朝贵长期作为主力前锋,冲在第一线,也死在了第一线;冯云山则长期负责后军,看顾物资和妇幼。一般来说,后队是伏击战的优先攻击目标,因此他死于伏击[1]。从战略分析,则二人的牺牲,都是太平军以客军身份从广西进入湖南,不熟悉人情地理造成的。看似偶然,其实也是太平军从广西一隅走向全国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萧、冯二人不仅在军队中的地位极为重要,在政治上作为名义领袖洪秀全和实际领袖杨秀清的缓冲,也极为重要。冯云山对山民们有深厚感情,又在教义上能跟洪秀全沟通,是宗教教义和革命意识的关键连接点;萧朝贵是杨秀清可以放心的一线指挥官,有他在,杨秀清才有足够精力考虑全局战略和政治问题。若二人能活到南京,说不定可以避免天京事变悲剧的发生,让太平天国运动最终取得胜利。

对萧朝贵,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就是在金田期间,胡以晃等人向洪秀全“进献财宝”。这种以家产支持教会发展的做法,萧朝贵总体来说还是支持。他作为排名第三的核心高层,也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但他并没有一味的鼓动这种做法,而是以“天兄”名义对洪秀全说要注意分寸,要让教会兄弟们自己家里的生活过得下去。《天兄圣旨》记载:

 

天兄曰:秀全,许多兄弟进财宝敬重尔么?

天王曰:是也。他们以天父天兄事,进奉好多财宝。现胡以晃、张维坤、谭应桂等还在此也。

天兄曰:秀全,尔要问过兄弟,他家可过得日,方可收他;不然,要使各拿回家也。

 

转过头,萧朝贵又找到胡以晃等人再次叮嘱。

 

天兄曰:胡以晃、张维坤、谭应桂,尔三人有财宝进奉尔二兄么?

三人奏曰:然也。

天兄曰:尔各要量己家中也。

三人奏曰:小弟等家中备办得起也。

 

这一番对话,这样一件小事,里边有一些令人感动的地方,说明萧朝贵不是一个狂热的宗教分子,而是一个当真把教内兄弟们的疾苦放在心上的领袖人物。作为太平军的第三把手,萧朝贵着实不易:要负责洪秀全的安全保卫工作,变着法的劝导洪秀全这个宗教导师不要急躁不要乱来,还要帮他协调家庭矛盾;要负责金田总部的组织工作,杨秀清生病期间更是直接代理一把手;要顾全大局说服教众们不要着急报复团练官府,被大家背后骂是软骨头;还真打起仗来,又是前军统帅冲到最危险的第一线;遇到困难,还要表演“天兄下凡”大战各路妖魔鬼怪,以此鼓舞军心。就这样,还被各种缺心眼的野史作者乱扣帽子——代理杨秀清的工作被说成是有野心想要架空杨秀清,表演“天兄下凡”被说成是神棍想要欺负洪秀全,阻止石达开乱来被说成是软弱,死在长沙城下又被说成是莽撞。

相反,在我看来,萧朝贵是那种堪称完美的人民革命英雄:出身贫寒却胸怀大志,平时注意关心同志们的生活疾苦,危难时刻总是冲锋在前,面对复杂局面又能统筹大局,紧要关头还能代理组织和意识形态工作,方方面面都是一把好手,有胆有谋有略。他若不死,杨萧联手纵横天下,中国历史肯定会跟今天我们看到的大不一样。

——当然,这都只是胡乱猜测。冯云山和萧朝贵,终究还是牺牲了。

萧朝贵死后,杨秀清和洪秀全带全部太平军北上继续围攻长沙。但从广西北上的清军援军跟着源源不断而来。长沙是省城,城墙面积很大,由于很大一部分兵力要用来阻击援军,攻城的太平军数量并不足以将整个长沙包围起来。这样,援军和物资都可以不断进城,攻克长沙就变得很难。坚持几个月之后,太平军不得不撤了长沙之围,改而北上攻打岳州,也就是今天的岳阳,取得成功。

岳阳这个地方临近洞庭湖,太平军在这里获得了一大批船只和丰富的物资补给,大量船夫也加入了太平军。加上沿途不断加入的其它起义军,太平军已扩张到了5万人。

以在岳阳取得的船只和招募的船夫为基础,太平军组建了水营。水营统帅唐正财归杨秀清直接领导。这是太平天国运动发展史上又一个非常关键的转折点。当时清军在长江沿岸没有大规模的发展水师,率先建立水营的太平军由此获得了在长江流域发展的战略主动权。太平军从洞庭湖出发,浩浩荡荡直奔武汉,先夺取了长江北岸的汉阳和汉口,然后以汉口为基地,对长江南岸的武昌实施水陆合围。这一次围城的兵力足够多,可以完全切断武昌与外界的联系。

围城之前,清军武昌守将常大淳下令将城外的民房焚毁,大火一直烧了六个昼夜。大量无家可归的难民愤而投奔太平军,为太平军提供了有关武昌城防的许多信息。攻城战由杨秀清总指挥,经过十五天的鏖战,太平军终于在1853年1月12日攻克武昌。这是太平军兴以来第一次攻克省城,而且是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长江重镇武昌,标志着太平天国运动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此后,他们顺长江而下,一路势不可挡,沿途攻克九江和安庆两大军事重镇,最终占领南京,继而夺取镇江和扬州,席卷东南、震惊世界,完成了其发展历程中最为波澜壮阔的大进军。

从进入湖南到夺取武昌、南京,来自广西的太平军在各方面的交战记录中,给国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就是纪律好。占据道州以后,清官方地方志也承认:“假饰仁义,笼络乡民,不甚杀戮”。主要是“向富户讹索谷米银钱,并叫村人仍做生意”。

攻占桂阳州以后,《桂阳直隶州志》记录,太平军“赴州城,所过非官吏不妄杀,见乡民愿从者与俱行;不,亦不强也。居人家每食延主人上坐,以诱致党徒。(乡民)遇贼皆传其不杀,颇狎之。”——这个“狎”字用的很传神,把老百姓和太平军的关系描写的简直像谈恋爱一般。

在蓑衣渡伏击太平军的江中源也在奏章中说:

“(太平军)诈示仁义,愚弄吾民,买饭求浆,多给市值。”

萧朝贵带兵进攻长沙途中,占领了善化县南郊,该县县志也记载称“妇女无所犯”。

从史料来看,这种良好的纪律主要是杨秀清(和萧朝贵)严格要求和执法的结果。太平军围攻武昌城前,就奉东王令勿伤百姓。1月12日武昌城破,13日清晨,杨秀清再次发布命令,在搜索残敌的过程中严禁枉杀百姓;14日,东王令“止杀”,搜索残敌的行动也停止。据清方奏报,从外地来的援军由于容易与武昌本地人区分,“死者十八九”,大部分被歼;而武昌兵是本地人,躲入百姓家中,“死者仅十二三”。可见太平军对普通百姓予以保全的军令得到了很好的执行,连武昌本地士兵都借此大量逃生。当时在武昌的文人陈徽言在《武昌纪事》中记录说,太平军上上下下十万人,“独畏杨秀清,令严弗犯也”。

太平军最被称善的一点,是严禁奸淫妇女,对此类问题高度严防严查。“各街具有伪官巡查,如有犯者,听妇女喊禀,即时枭首示众”,以至于到了太平军士兵们“不畏男人畏女人”的地步——看到有妇女就躲得远远的,生怕说不清楚。禁令被严格执行:“二十一日,贼有闯入女馆欲行奸者,妇女号呼不从,贼目闻之,骈戮数贼,悬首汉阳门外。”纪事作者也感叹说:“贼据省城,将及一月,而妇女尚能保全”。[2]


[1]有谓冯云山死于围攻全州城之时。据崔之清在《太平天国战争全史中》考证,全州24日城破,冯云山带领的后军25日才开始进城。石达开和李秀成的说法,都是全州城破后,南王冯云山战死。蓑衣渡也属于全州,且距离全州城很近,就在河对面不到五公里的地方,故冯云山确实死于全州城外,但并未死于全州攻城战。

[2]《鄂城纪事诗》,《太平天国资料》,页35。转引自李洁非《天国之痒》。

(作者:李晓鹏;来源: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