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古代历史 > 正文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2任人唯贤

2019年04月05日 古代历史 ⁄ 共 337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98 views 次
39.6K

十二、任人唯贤

除鄂尔泰、田文镜外,雍正的“第三宠臣”则当属李卫。

李卫是一个纯粹的汉人,家里很有钱,从小没怎么读书,也没参加过科举。他的官是靠捐出来的,就是给朝廷捐钱用于军费等紧急开支,捐的多了就给个官做。这是清朝一种比较常见的做官途径和重要的战时军费来源。

雍正看中李卫的原因跟鄂尔泰、田文镜一样:敢于得罪权贵。袁枚《小仓山房文集》中记录了李卫在康熙年间干的一件事:有一个亲王管理户部事务,每收钱粮一千两,就要加收十两银子的“平余”,性质跟火耗差不多。担任户部郎中的李卫劝阻无效,就在户部走廊旁边搞了一个柜子,把这些平余银放进去,柜子上写上几个大字“某王赢余”,搞得该亲王很狼狈,终于停止收取。

这些事儿引起了雍正的注意,一上任就把李卫升任云南盐道,二年升布政使,三年升浙江巡抚,五年升浙江总督,七年加兵部尚书衔、授太子太傅,十年任直隶总督,一直到雍正去世。

李卫是个粗人,文化水平低,在政治决策过程中很少提出独立的见解,这是他不如鄂尔泰和田文镜的地方。他是一个极好的执行者,雍正对他的评价是“操守廉洁、勇敢任事”,在清查亏空、弹劾庸官方面表现突出,但限于政治才能,其最擅长的还是“捕盗”,也就是追捕盗贼、打击恶霸,维护社会治安和公正。他跟田文镜一样,上级下级各种人都敢得罪,包括鄂尔泰和田文镜。他跟田文镜两人互相看不上。鄂尔泰的弟弟鄂尔奇犯法,也被李卫弹劾撤职。

科举出身的人当中,也有很多被雍正重用的。最突出的当然是内阁首辅张廷玉。此外还有李绂,江西科举第一名。这还是个心学专家,以陆九渊和王守仁为宗师,后来被梁启超评为“陆王派之最后一人”。康熙年间一直做政策研究工作,编修、主考、翰林等等,一直做到内阁学士。

雍正看上李绂的原因没有史料记录,反正一上台就把他提拔为吏部侍郎。

第一次掌握实权的李绂立刻就得罪了权势正盛的年羹尧。年羹尧的儿子年富捐钱修建军队营房,事情报到吏部,讨论如何奖赏。吏部官员趋炎附势,纷纷表态应该按照军前立功的标准从优予以封赏。李绂以没有先例为由坚决反对,硬给顶了回去,让年羹尧颜面扫地。后来李绂推荐的官员,就不断遭到遭到年羹尧打压。

这样看来,李绂被重用的原因应该也是跟鄂尔泰、田文镜、李卫是一样的了。他后来又担任广西巡抚、直隶总督,也是雍正革新的重要执行者。

在直隶总督任上,李绂和田文镜发生了激烈冲突,成为朝野关注的一件大案。

田文镜在河南,大力弹劾贪官庸官,得罪了一大批人。因为他是旗人、又不是科举出身,那些被弹劾的科举文官就造他的谣,说他心怀嫉妒,“不容读书之人在豫省做官”。

雍正四年,李绂从广西巡抚调任直隶总督,经过河南。一路上,科举官员们就拼命向李绂告状,把河南的情况描述的暗无天日。李绂信以为真,当时就发作了,见到田文镜的时候面斥他“有心蹂践读书人”。然后就上奏雍正,弹劾田文镜,说他信用奸邪、排斥贤能,并举了两个听说的例子,一个是重用“市井无赖”张球当知州,一个是把康熙四十八年进士出身的好官员黄振国诬陷下狱,然后害死狱中、杀人灭口。

雍正派人到河南调查,得出两个结论。第一,张球确实有贪赃枉法的行为,田文镜用人失当;第二,黄振国比张球更坏,不仅贪污,还利用权力害死多人,田文镜弹劾的很对。更重要的是:黄振国还活着。所谓杀人灭口纯粹道听途说、子虚乌有。这是李绂的硬伤,跨省越权弹劾朝廷重臣,却不做认真调查,连案件主要当事人没有死都不知道就给皇帝上奏。

明朝末年的党争,跟不讲证据的“风闻弹劾”制度有密切关系:一个给事中根据传闻、不做调查,就可以弹劾内阁首辅或封疆大吏,把朝廷人事斗争搞得不可收拾。清朝皇帝对此一直高度警惕。康熙中期对言官风闻言事放松过一段时间,后来又收紧了。没有确实的证据就弹劾大臣,在清朝是一大忌讳。

而且,即使在明朝,风闻弹劾也是给事中、御史等专职监督人员的权利,朝廷重臣说话还是很谨慎的。直隶总督越权弹劾河南巡抚这种大事情,手里没有过硬的证据就上奏,确实很不正常。张球也不是什么“市井无赖”,不过跟田文镜和李卫一样没有科举出身而已。李绂这么做,显然已经超过了“发公愤”的范围,带有很强烈的科举士人集团结党向田文镜发难的意思。

雍正刚开始只想各打五十大板,责备田文镜用人失察,并让李绂承认错误,这个事情就过去了。田文镜承认了错误,李绂却拒绝认错,一再为自己辩护。雍正就把他调离直隶总督的要职,改任工部侍郎。

几个月后,御史谢世济公开上奏弹劾田文镜,内容和李绂的密折几乎一模一样。雍正认为谢世济肯定是受了李绂的指使,在搞党争,决心查个水落石出。

严审之下,谢世济始终拒绝承认受了李绂的指使,但仍然被革职并发往东北阿尔泰军前效力。

不知何故,过了三年,在东北充军的谢世济突然承认自己弹劾田文镜是受了李绂和前任四川巡抚、直隶总督蔡珽的指使。蔡珽跟李绂关系密切,他们在四川和广西当巡抚的时候互相支持,都是年羹尧的政敌,也都因为年羹尧倒台而升官。黄振国到河南做官是蔡珽保举的,而李绂跟黄振国又是科举“同年”。这一下,结党的事情就被坐实。雍正对科举士人结党一直高度警惕,将其称之为“唐宋元明积染之习”,认为“师生同年之联络声气、徇私灭公,惑人听闻之邪说,其害于世道人心者更大。”[1]得知谢世济的招供,立刻就下令将李绂和蔡珽革职下狱,重新再审张球和黄振国案。

审理的结果,张球和黄振国都贪污,但黄振国利用职权整死过五个人,张球手上没有人命。黄振国被处斩。张球、谢世济、蔡珽、李绂都被判处死缓(斩、绞监侯)。李绂被抄家,发现其家中简陋,别无长物,甚至夫人的首饰,都是铜制品,没有金银玉器。雍正知道后,就赦免其罪,让他去主持修书。蔡珽被查出来有收受贿赂和故意包庇黄振国罪行的问题,就一直关着,到乾隆年间才被放出来。

李绂和蔡珽都是科举出身的汉人,行政能力出众,在年羹尧权势最胜之时敢于与之斗争,也因此得到重用。但他们身上确实沾染了科举制度的陋习,未能完全从公心出发对人对事,犯了结党政争的大忌,因此未能善始善终,十分可惜。

纵观雍正的用人,在他的“明星督抚”中,有满人、汉军旗人、旗外汉人,有科举出身也有非科举出身,但基本都跟他不是府邸故旧,反倒是得罪过他的鄂尔泰受恩最重。对真正的“藩邸旧人”,雍正也不是不用,年羹尧就被重用过,但犯了重罪,照样严惩,而且惩罚力度比一般官员还要更严格些。此外像魏经国、戴铎、傅鼐、博尔多、沈延正这些没有犯错误的旧人亲信,在他当皇帝以后也就是正常使用,没有破格提拔、成为明星官员。

在藩王时期跟雍正关系密切而后又被重用的,只有一个怡亲王胤祥。从胤祥在清查亏空等方面的表现来看,雍正用他并非只是出于信任私人故旧。

胤祥跟鄂尔泰、田文镜等人有几个共同点:敢得罪人、清正廉洁、做事拼命。

中央清查亏空,主要是胤祥在负责。由于力度太大、处罚太严,让胤祥背上了喜欢整人的“坏”名声,雍正还专门出来为胤祥正名,说这些都是我的意思,胤祥不过是严格执行罢了。胤祥跟隆科多、年羹尧等重臣很注意保持距离,没有私下往来,雍正看不过去,叫年羹尧多跟胤祥结交。年羹尧去了一趟怡亲王王府,回来跟亲信说:怡亲王府外边看着富丽堂皇,里边却破破烂烂,可见其矫情虚伪。[2]这番话从年羹尧嘴里说出来,反可证明胤祥确实是个不追求奢侈享乐之人。

胤祥做事总喜欢事必躬亲。他负责工部事务,就喜欢自己带着助手去河防工地巡查。到了雍正八年病重,才不得不委派他人代为前往。当时,胤祥对其一同办理水利的下属说:“本图遍治诸河,使盈缩操纵于吾掌之上,岂期一病沉废,已矣何言。”三个月后,胤祥就因病去世了。这番话听来让人不胜感慨,其事业心之旺盛、责任心之强可见一斑。说胤祥是为国操劳而英年早逝的也不过分。雍正对他的宠信,他当之无愧。[3]

将这些人物故事综合起来看,雍正在用人方面确实做到了不分亲疏、任人唯贤、奖惩分明,可谓十分难得。


[1]《上谕内阁》,四年十月十二日谕。

[2]《永宪录》卷3,196页。

[3]从这个角度说,雍正时期的第一宠臣当属胤祥,而非鄂尔泰。不过胤祥是皇室,康熙的亲儿子、雍正的亲弟弟,不仅是臣,还有“君”的属性,也就不好单纯把他放到“宠臣”序列中做比较了。

=================

作者简介:李晓鹏博士,主要著作有《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一卷、第二卷、《重现伟大中华史》、《中国崛起的经济学分析》、《中国的产业政策》、《中国的产业规划》等。

第三卷全集(连载中……)↓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1乾隆十三年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5联合专政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4大义觉迷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3整治朋党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2任人唯贤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1模范督抚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0皇权之巅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9雍正革新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8择贤而立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7九龙夺嫡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6南山文祸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5博学鸿儒:笼络汉族士大夫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4御驾亲征:反击准格尔叛乱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3明亡英兴:晋商南下与英国纺织业崛起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2筚路蓝缕:中华民族开发江南的千年历程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李约瑟难题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5禁海之祸:从厦门登陆战到台湾陷落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4孙李内讧:抗清运动最后希望的破灭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3两厥名王:战略性的胜利曙光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2桂林大捷:李定国西征与孔友德败亡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1假封秦王:大西军联合南明抗清的曲折传奇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0忠贞余响:堵胤锡之死与忠贞营的败落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9五省督师:李成栋反正与湖南的再丧失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8隆武皇帝:郑芝龙海商集团的政治投机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7“联虏平寇”战略下的两败俱伤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6剥茧抽丝:多维度视角下的明清换代史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5文明三问:对清军开国大屠杀的辨析与反思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4四川惨屠:谁才是四川人口灭绝的主凶?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3修罗杀场-清军征明中的屠杀记录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2底线战争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亿万生灵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引子-赵烈文的预言!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