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酷的翼装女大学生摔死在天门山,谁还在吃极限运动人血馒头?

  • A+
所属分类:谈天说地
装酷的翼装女大学生摔死在天门山,谁还在吃极限运动人血馒头?

我首先提醒类似摔死女大学生家庭一样的富裕家庭,先富裕了起来,但应该把金钱用于帮助家人比如大学生,建立正确的三观,不要将人生价值系于翼装降落伞那一根生死线。

我所了解的,像我一样的,学三航专业的人,是没有人去搞所谓翼装飞行极限运动的。为什么呢?因为越懂越怕。我们专业,要学空气动力学,结构强度学,力学材料学,包括复合材料,金属工艺学,机械制造相关课程,还有最重要的一门课:可靠性

我毕业设计,因为可靠性方面的项目,拿了一个优秀毕业设计。其实,在专业人士眼中,根本不值一提。24年过去了,弹指一挥间,我除了那本毕业论文还留着,脑海中关于可靠性的数学公式,早就不太记得多少了,但是,可靠性的基本概念,却二十多年来一直帮助我从事的信息产业到军工信息安全等各项事业。

如今可靠性的概念,早已经深入人心。不像24年前,我们做毕业设计的时候,一提可靠性,没几个人关心。其实说得简单一点,比如所谓极限运动的翼装飞行,刚开始发起的时候,摔死的几率,是30%。10个人玩,摔死3个:

装酷的翼装女大学生摔死在天门山,谁还在吃极限运动人血馒头?

换句话,几个没有摔死呢?10个里面,7个摔不死。也就是可靠性顶多70%。因为摔不死,也可能摔成残废半残废,所以,可靠性顶多70%。没有可靠性概念的人,才会“胆子很大”,才敢买一套翼装一把降落伞就敢去玩。我在西南和西北都是最大的飞机制造基地呆过,看过怎么设计和制造飞机的过程。飞机都会出事故,机毁人亡,更何况极小批量的翼装及降落伞。

飞机上百年历史了,翼装只有顶多30年,全国目前只有几百个人玩翼装。翼装从全球生产数量,厂家,到玩家,都是非常小众。发展到了现在,死亡率,据说是,千分之五。我建议大家,不要相信这类千分之五的说法。因为厂家生产翼装或降落伞的工人,如果那一天心情不好,可能出来的产品就有隐患。

还有就是天气等客观因素。据说装酷女大学生那天“开飞”之后,遇到了雾气云层等不良天气。这些恶劣天气,必然影响装备。就像导弹,尤其是东风快递之类的,飞行上万公里,穿透大气层,再入大气层,必然要考虑设备防止宇宙辐射。

比如太阳黑子,宇宙射线,有时候其能量级别,非常厉害,可以导致飞弹的设备,比如重要的仪表控制系统的电路板上的芯片,如果被太阳黑子宇宙射线等搞来失效了,那么飞弹的控制就可能出问题。同样卫星和神舟飞船天宫空间飞行舱等,也必然要考虑这些可靠性因素。

这里面都涉及一个学科:可靠性学科。而翼装或降落伞,更是涉及到一个可靠性。刚开始10个里面摔死3个,就是因为设备的可靠性都保证不了:比如翼装质量问题,导致飞行很容易失控;比如降落伞质量问题,该开的时候根本打不开。

这次装酷女大学生被摔成了“肉饼”,难以准确地分析同样可能被摔了个乱七八糟的翼装或降落伞,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降落伞打不开,导致飞行偏离预计空域(飞机有黑匣子,可以分析为什么机毁人亡)。我觉得无非两个方面:一人的因素,装酷虽然侥幸成功了好些次,但是所谓技术,并不足以保命;二是设备的因素,翼装或降落伞,的确存在质量问题,实质是可靠性问题:

装酷的翼装女大学生摔死在天门山,谁还在吃极限运动人血馒头?

这项运动背后的公司,其实是非常清楚其可靠性的风险的。所以,他们给选手签了“生死状”,也就是律师起草的责任书或协议。签署了,选手就选择了可能的死亡,而背后的策划公司娱乐公司广告公司,就撇清了法律责任。我起草过许多协议,战略的投资的等等,非常清楚协议里面的猫腻。所谓“生死状”律师不会帮助选手的,只会让选手担尽责任,这样的悲剧背后:

第一,先富家庭。穷孩子家庭不会去玩这么烧钱的东西的。装酷女大学生的朋友说:“很有钱,不分青红皂白,就表示这是一项‘作死游戏’,说她死了活该,这是我最难过的地方”。我在这里,要告诉所有人,这事实上是一项“作死游戏”,从可靠性学科的视角来看,如此之低的可靠性(就算千分之五死亡率),放到具体的人和事情上,是50%的生,50%的死。

5月18日上午11点,在湖南张家界天门山,装酷的翼装飞行女大学生的遗体,被找到了。摔死者是某知名大学的学生,为了自己“热爱”的“极限运动”,还曾申请休学一年。2016年,大一寒假,开始接触单板滑雪,她滑雪只是业余爱好者水平,后来学会潜水,考了自由潜水证书,高空飞行。我建议先富裕了的家庭,千万要规避这些烧钱项目对人的宣传影响,别让家庭人财两空:

装酷的翼装女大学生摔死在天门山,谁还在吃极限运动人血馒头?

第二,三观不正。摔死者曾经一起滑雪的朋友说死者家庭:“是比较富足的,但我自从跟她认识以来,看到的是她对极限运动,有着非常强烈的热爱与追求,并且得到了父亲的鼎力支持。因为这一点,我们很多同批的学员,都很羡慕她。说真的,她出生在一个相对富足的家庭,我并没有看到她去追求名牌包、跑车之类的奢侈品,很有层次和境界”。

死者朋友的话,反映出了这位生者的三观“没有看到她去追求名牌包、跑车之类的奢侈品,很有层次和境界”。没有买名牌包包背,没有买跑车拉风,就是“很有层次和境界”。他们这类富裕家庭孩子心目中的“很有层次和境界”,就是不败家。按理正确的三观,应该是什么,我就不啰嗦了。幼儿园书上都写有。

第三,崇拜死亡。感官上的刺激,却对生命有着极大的威胁,翼装飞行背后,就有着极其恐怖的死亡率,其创始人也“献身”于此。据统计,“翼装飞行”最大的下落速度,在每小时50公里左右,前进速度,最大可达到289公里/小时。不出事则已,一旦出现意外,没有拉开降落伞,死神都不会放过。

只有崇拜死亡的人,而且是烧得起钱的人,才会选择去玩这类事物。人类有许多事情需要做,比如让贫穷疾病饥饿的人们都好起来。光是这一件事情,就够大家去做千年万年了。只有个人主义者,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才会把极端烧钱极端没有价值的崇拜死亡的事物打扮成所谓“翼装飞行极限运动”:

装酷的翼装女大学生摔死在天门山,谁还在吃极限运动人血馒头?

第四,诱导死亡。媒体称,依照“行规”,她参加本次活动,签过“生死状”免责声明。免除了谁的责任呢?那些活动公司娱乐公司广告公司。他们这些公司,就靠这类刺激的事情,来赚钱,赚广告。这和古今中外历史上,把人搞来九死一生,给皇帝给达官贵人看热闹,其丑陋本身,并无本质区别。

古代是为了统治者的不良嗜好,现代则是资本必然导致的,只要有300%利润,资本什么都可以乱来。本质上诱导死亡的“游戏”,30年来在全世界大行其道,而且我们中国,我们许多旅游景点,也都纷纷这么搞。背后,绝不是所谓文化或旅游,而是赤裸裸的钱。为了钱,搞大噱头,越危险,越是接近死亡,越是来钱,这是问题的本质,这是所谓“翼装飞行极限运动”这类事物诱导死亡的本质。

第五,法律缺位。律师表示:该女大学生的家属,有去法院起诉的权利,至于责任的承担,需要从各个方面考虑。活动的组织者、景区、甚至女大学生所在的学校,都有可能是相关责任的承担者,女大学生本人,可能也要承担责任,作为年满18周岁的成年人,应该预见到自己的行为,可能遇到的风险:

装酷的翼装女大学生摔死在天门山,谁还在吃极限运动人血馒头?

我觉得我们的法律,我们的相关部门,尤其是管理部门,旅游管理部门,娱乐管理部门,文化管理部门,广告管理部门,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悲剧重演。我非常受不了新闻报道中隐含着对所谓“极限运动”的软广告:对于大多数普通人而言,应该对极限运动心存一份敬畏(新闻结尾的最后一句话)。

我觉得“敬畏”二字,不应该用到所谓“翼装飞行”所谓“极限运动”上。敬畏,敬畏,首先是敬,然后是畏。我们敬他们什么呢?敬他们先富家庭有钱乱烧?敬他们教育出来的大学生三观不正?敬他们根本不懂可靠性崇拜死亡?敬他们为了钱创造了这样的所谓全球风险产业诱导死亡?敬法律缺位监管形同虚设?

我们倒是应该畏,不光畏,而且要坚决反对这样的所谓“极限挑战”,这类事物毫无意义。他们的所谓牛,所谓意义,都是资本花钱在全世界烧出来的。真正牛,真正有意义,比如让贫穷疾病饥饿的人们都好起来。但是,个人主义者,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只会把极端烧钱极端没有价值的崇拜死亡的事物打扮成所谓“翼装飞行极限运动”。

我们应该看清这类所谓极限运动极限挑战背后,资本所诱导的不正确的三观,不正确的奋斗方式和奋斗方向。我们都看得出来,类似情况的摔死者,比如直播自己从大楼顶部摔下丢命的那位,是有一定勇气的。但是,这种所谓勇气,并非他们多了不起,而是一种病态三观加上钱多烧得慌或为了钱等等导致的。新闻报道的最后一张配图,不小心暴露出了这类荒唐事物背后的资本马脚:

装酷的翼装女大学生摔死在天门山,谁还在吃极限运动人血馒头?装酷的翼装女大学生摔死在天门山,谁还在吃极限运动人血馒头?装酷的翼装女大学生摔死在天门山,谁还在吃极限运动人血馒头?

装酷的翼装女大学生摔死在天门山,谁还在吃极限运动人血馒头?难道以上这类世界品牌的标志,我们都认不出来吗?美国巴菲特等犹太金融大亨,手握一大把类似世界品牌的股票。全世界喜欢类似崇拜死亡运动的人越多,摔死的富裕家庭的人越多,越多的普通家庭的人所谓敬畏所谓崇拜这类荒唐事物,世界品牌世界资本大亨们越是高兴。

三观,正确的三观,年轻人年轻大学生的三观,是敌我争夺的重要舆论战场。写到此处,我座位旁边的最大的电视新闻频道,正好播放这场天门山装酷不幸事件,传来的电视播音员的声音,却是在间接为此类运作做软广告。我,此刻,欲哭无泪!也许,不应该急着定调这是一起意外事故!有没有必然因素,有没有“策划”因素,相关部门应该好好调查死因,调查有没有某些利益相关方可能将死者导向死亡的必然因素!死者的死亡,引来了媒体集体鼓噪,接力棒一样地以事件作所谓极限运动普及的软广告!所以更应该调查真正的死因,排除有人将死者导入死亡飞行的 —— 利益 —— 甚至 —— 导演预谋 —— 因素,就像他们诱导死者签所谓“生死状”一样!

培养人正确的三观,需要我们的舆论空间充满正能量,而不是集体吃人血馒头。无形空间和无声战场的硝烟,从来就没有消散过。网络绝非世外桃源,而是敌我争夺最为激烈的舆论空间。要么敌人战胜我们,要么我们最终战胜敌人。如今在这个虚拟的网络空间,显然是敌太强、我太弱。正因此,希望与各位读者各位网友一起,通过一点一滴的努力,为互联网舆论空间朝着有利于我们的方向进步!(来源:世界新语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