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税什么时候开征逻辑到底怎么讲才能让你理解【驳吴晓求最新言论】

  • A+
所属分类:谈天说地

吴晓求最新言论在他的微博上提及房地产税什么时候开征,这是个大问题,与之前的股市观点不同,如何评价2019年房产税开征规则,有人说是割韭菜,吴晓求怎么了,还说不独利,不告密。还是看看这篇最有逻辑的文章:今年两会上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对房地产税的表述是,“稳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

房地产税的推出,已经经过若干次重要党政会议的确认,是否征收早就不是一个问题,仍然有待观察的,只是立法的进展速度,何时开征,以及具体的征收办法,比如免征面积与税率的确定等。

不过,反对征收房地产税的,还大有人在。在前几天举行的博鳌论坛上,就又传出了这样的声音。说这话的不是旁人,乃是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

不是其他的吴晓求,就是那个教导学生“不告密是你们应坚守的人生底线”的那个吴晓求。昨天的文章里提到了他,可惜文章不见了。

房地产税什么时候开征逻辑到底怎么讲才能让你理解【驳吴晓求最新言论】

据报道,吴晓求副校长在论坛头一天的记者见面会上被问到相关问题时是这么说的:

作为经济研究者,我始终在思考中国房地产税或者说房产税的基础究竟是什么,因为土地是国家的,不是土地上面的东西值钱,而是土地值钱,而土地又不是购房者的,为什么对购房者征税呢?把这个逻辑理清楚还是非常重要的。从逻辑上说,我没有找到开征这个税种的理由。

看到吴晓求副校长这么说话,我感到异常的诧异。作为有影响力的知名学者,作为“经济研究者”,连征收房地产税的逻辑都理解不了,这难道是个注水学者吗?

除了是学者,吴晓求副校长也是党的干部,难道平时不学习文件吗?不领会上头的精神吗?搞不明白的问题,为什么不好好学习,把它搞懂呢?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公开发表这种跟大政方针对着干的观点,算不算违反政治纪律?

后面这一点,是人家的事情,我不操闲心了。重点还是放到讨论问题本身吧,简单谈谈征收房地产税的逻辑是什么,就当给吴晓求副校长上一课了。

咱们先来分析一下吴副校长的这句话。

首先,他很清楚的是,“不是土地上面的东西值钱,而是土地值钱”。也就是说,他明白房价上涨的内在机制,不是那个破房框子涨价了,而是随着经济增长、城市发展,土地变得值钱了,房子才涨价了。只看房框子的话,那么房子应该跟汽车一样,是持续贬值的。

其次,他说土地是国家的,不是购房者的。因此,他认为对购房者征收房地产税是没有理由的。

咱们来看看吴副校长的道理能否讲得通。

我猜,吴副校长应该是有多套房子的人,在房子上面挣过钱。经济学家嘛,都不缺钱,也都有投资眼光,名下有几套房子、坐拥千万身家,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我就想问吴副校长,你的房子涨价了,卖掉挣钱了,挣的钱归谁了呢?是归你吴副校长个人了呢,还是上缴给国家了呢?

这不需要他回答,答案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这么多年来,通过买房子发财的人多了去了,谁挣了钱都揣自己口袋里了,没有任何人把钱交给国家。

吴副校长是经济学家,不是活雷锋,他挣了钱肯定也揣起来了。

再对照吴副校长的上述分析,就会发现这里头的问题大了,对吧?

房价涨了,是因为地租上涨,是土地增值的结果了,而土地是国家的,那么,买卖房子挣的钱应该归所有者,也就是归国家啊,怎么增值部分都进了吴副校长自己的腰包了呢?

再从另一个角度来思考。

吴副校长反对征收房地产税的理由是简单而又清晰的,表面上看非常有力——土地不是购房者的,是国家的,所以不应该对购房者征税。

让我们来假设一个情景,吴副校长有一套租房出租,我租了下来,租期一年,租金一次付清了。一年过后,这套房子的价值翻番了,涨了一倍——在特定的时间段内,这是完全可能的。

请问,我租住的这套房子的增值部分,是属于我这个租客的呢,还是属于吴副校长这个房主的呢?

这简直是个白痴般的问题,增值当然归房主,跟租客没有任何关系。跟租客能扯上关系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房价涨了,房租也要上调,多给房东交钱。

依这个道理,土地是国家的,购房人只是从国家手里租了70年,那么地价涨了,涨价部分也应该归国家啊,怎么全部归属了吴副校长这样的购房者了呢?

通过简单分析,一下子就可以看出来了,吴副校长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征收房地产税的逻辑才说不通:房地产的增值全部归国家,个人没有通过炒房挣钱的权利。

但事实并非如此。

吴副校长反对房地产税的诡辩,建立在对“所有权”这个概念的偷换之上。

马克思他老人家早就说过,地租是土地所有权借以实现的经济形式。也就是说,谁占有地租增值,谁就在事实上享有所有权,相比之下,名义上的所有权并不重要。

现实中,国家对城市住宅用地的所有权便是名义上的,购房者虽然没有这个名义上的所有权,却拥有事实上的所有权,他们参与瓜分了国有土地的增值部分

吴副校长反对征收房地产税的逻辑要成立的话,也不难,国家算算账,把房地产市场改革以来,所有市场参与者从土地增值上头挣到的钱全部收归国库。比如吴副校长靠房子挣过500万,这500万全部吐出来,上缴国库。

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开征房地产税的理由才消失了。一定要征收的话,也只能征收“房产税”,而不是“房地产税”。

这种改革有可能实现吗?当然不可能,从房子上挣了钱的人,是不可能把赢利吐出来的。吴副校长也不啃吐的。

既然如此,那就乖乖地交房地产税吧,因为房主就是土地“事实上的所有者”,交房地产税天经地义。

上述道理不难理解吧?你真的以为吴副校长不懂?反正我不相信他不懂,我没有任何理由如此看低一个著名学者的智商。

吴副校长只是屁股坐歪了,坐到他自己所属的拥有多套住房的那个群体那边去了。为了给他们这个群体的利益代言,他就开始偷换概念、胡搅蛮缠,公然说浑话了。

学者理应超脱小集团私利,为公共利益发言。然而,吴副校长这样的学者为了私利,公然装傻充楞,错误地引导舆论,反对一项于国于民有利的重大改革举措。

有这样的学者,是全社会的悲哀。这样的学者登堂入室,更加是全社会的悲哀。(作者:李北方;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