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视野看索罗斯10000亿美元做空香港之关于97金融风暴中国救香港来龙去脉!

  • A+
所属分类:特色商品

上次写完日本房地产泡沫之后,很多小伙伴在后台留言说博主你一口气把亚洲金融风暴都讲了呗,说是博主的表达方式很适合外行理解这些复杂经济学话题。那我们今天就说下这个事。

 

说亚洲金融风暴,就得先说索罗斯。

 

索罗斯这人现在被吹的玄乎其玄,美国人说他就跟先知摩西似的,上帝在他耳边耳语,在线指导他怎么坑人,而且他最近在媒体上声称中美贸易战对中国有利,美国人民说他不仅坏,还通共。我们在这里多说几句,方便大家了解下。

 

索罗斯是东欧犹太人,出生在匈牙利,我们以前说过,犹太人最早来自中东沙漠,流窜到全世界,后来蒙古人还把一群犹太人带到了中国,现在在开封,说一口河南话。现在全世界的高成就犹太人,主要是德意志地区的犹太人,东欧犹太人普遍不行,不过索罗斯就是东欧犹太人,他这么高的成就在他们那一支里非常少见。

 

索罗斯小的时候正好碰上了二次世界大战,德国攻入匈牙利的时候他们家赶紧逃亡,但是向东逃亡过程中被苏联军人把他妈给强奸了,人生真是。。。一言难尽。他爹在西伯利亚苦力营里呆过,应该是在那种地方获取了一种“死也要活下去”的生存意志。

 

父母的生活经历对他的影响肯定非常大,索罗斯儿子在谈到他爹的时候,就很不理解的说现在这么有钱了,我爹依旧神叨叨的,经常谈论生存问题。

 

小索大学学的是哲学,与大部分哲学系的小伙伴胡子拉碴头发又长又油腻神叨叨说一些不知所云的话不一样,索罗斯的哲学主要体现在他对现实世界深刻的理解和观察。

 

如果大家细致地去看这人的平生,就能发现他的东西正常人很难把握,因为他主要玩这么个套路:

 

黑天鹅

 

“黑天鹅”是塔勒布这几年提出来的一个比较时髦的玩意,不过提出来的晚,不代表这玩意以前不存在。

 

这是个啥东西呢?就是说低概率事件,肯定有小伙伴纳闷了,这么简单的东西有啥好聊的?其实不是,比如举个例子,美国不是马上要大选了嘛,几乎全世界都认为川普大爷会连任,这时候就到了比较考验人的时候。

 

因为国外盘口就会开放,你如果投了川普,那就算他赢了,你也赚不到多少钱,因为绝大部分人都觉得川普会连任。但是换个思路,如果你有敏锐的眼光,认识到还有其他可能,你就投别人,比如拜登,很可能就是一本万利的事,大家认为拜登赢不了,所以他的赔率高嘛。

 

这就叫黑天鹅玩家,经常性地从一堆低概率垃圾里拾取被大家忽略了的东西,并且有“豁的出去”的决心跟心理准备,然后把钱都这上边,跟群体意识对赌,赌输的概率很大,但是赌赢了,那就赚大了。

 

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小伙伴似乎思维方式非常独特,但是也没见到他用这种独特的思维方式赚到钱,这种人其实就是个“异见者”,经常是为了反对而反对,或者说就是个杠精,他自己都不太相信自己的判断,如果他真相信,他就应该去赌一把。

 

大家回顾下索罗斯的那些投资,他跟巴菲特不一样,巴菲特看准什么东西会升值,然后持有了那东西,慢慢等着升值,比较有耐心。索罗斯的操作思路是看准什么东西被错估,然后投入巨资对赌,他投资的钱主要是他有一个基金。我看很多小伙伴不太明白,他基金里的钱不是他自己的,是别人存到他那里,他帮别人理财,然后收手续费。

 

对于普通人来说,学习下索罗斯也不是完全没卵用。比如我的一个小伙伴在上一届世界杯中,拿了点全没了也不太伤感情的小钱对赌小概率事件,专门压那种冷门,我记住第一局就翻了十四倍,到后来一万块变成了近二十万,后来玩high了,想来个大的,把赚到的钱全投了一个冷门,又全赔了。这就是学到了“术”,没学到“道”。

 

我们继续索罗斯。再比如1986年,我们上文说到的《广场协议》签订后,大家都觉得既然日元要升值了,日元升值日本车和彩电洗衣机在国际上卖的就贵了,大家不买日本的东西,可不就买美国的?

 

所以大家都觉得对美国是利好,美国股市会涨,只有索罗斯觉得哪有通过坑别人自己得好的,美国是自己有问题所以才越混越矬,所以果断卖空美股,后来不知道是他蒙对的,还是确实看清了,1987年美国股市暴跌,他赚了一大笔。

 

“做空”这个词在金融界太常见了以至于不需要解释,我们解释下,毕竟我们这个号很多人是程序员。

 

做空就是你觉得一个东西价格会跌,比如你觉得白菜价会跌,那你就借来一堆白菜按照市场价卖掉,等白菜价格跌了再买回来,还给借你白菜的人,可以吃那个差价。

 

当然了,如果你看空的白菜不但没跌,而且涨价了,你借别人的白菜到期得给人家还回去,你可能需要高价才能把白菜买回来,这样你就赔钱了。

 

当然了,这是传统做空手段,现代金融业非常灵活,比如你发现隔壁老王的房子快塌了,你可以给他的房子买个保险,哪天老王房子塌了正在精神崩溃的时候,你却在边上面露喜色等着保险公司打钱。说到这里,你肯定有个怀疑,那我给老王的房子上了保险然后我给他烧掉行不行?也可以,但是别被抓到,抓到了就是纵火罪和故意毁坏参保物品骗取保险金,两罪并罚。

 

说到这里,补充个事,这两天英国有个基金公司赚翻了,因为中美不是在搞毛衣战嘛,一开始大家都觉得中国会倒霉,不过索罗斯和那个公司看好中国,觉得美国会倒霉,现在不清楚索罗斯有没有做空美国股市,反正那个英国公司投入巨资卖空美国股市,美国这段时间大盘跌掉不少,那个公司已经赚翻了。

 

通过以上内容大家也看出来了,索罗斯真正凭借的是判断和冒险,做出异于常人的判断,承担正常人没法承担的风险,赚正常人不敢想象的财富。

 

大家注意下,很多事情吧,都是事后看好像太正常不过了,比如英国脱欧,比如特朗普上台等等,但是回到事前,绝大部分人都想都不敢想这些低概率事件,敢想的也不敢用真金白银投资自己的判断。索罗斯就敢,在英国脱欧的时候他也赚了一大笔,因为他预料到英国可能脱欧成功,脱欧成功后英镑贬值黄金升值。

 

更厉害的操作是1992年做空英镑,他当时觉得英镑汇率被高估了,就开始做空英镑。

 

咋操作呢?不复杂,从英国的银行和其它金融机构借英镑,然后把英镑卖掉,换成德国马克,这个过程中需要支付一定的利息。于是他一直借,一直卖。大家要有个觉悟,这种操作跟菜市场大规模抛售白菜一样,卖多买少,白菜可不就跌嘛。英镑也一样,也在跌,等跌到一定程度,他再买回来,还给借方,赚差价。

 

这里就有个问题,那得多大规模的卖出才会让英镑暴跌啊,非常非常大,索罗斯的基金据说借到了70亿英镑然后在市场上抛售。而且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这个过程中,索罗斯不仅对赌英镑会跌,而且对赌华尔街的基金经理们的一个投资心理,叫“there is blood in the water , let's kill someone”,翻译过来就叫“起风了,风里有血腥味,打猎的时候到”,大家知道鲨鱼吧,鲨鱼对血腥极其敏感,水里有了血腥味,就会招来一堆鲨鱼,这句话说得就是这事。

 

索罗斯刚开始操作的时候,大家看不清形式,其它基金经理都在边上围观,等索罗斯真动摇了英镑汇率后,一堆华尔街基金经理一起追上来追杀英镑,追涨杀跌嘛,史无前例借来的英镑被抛售,英格兰银行吞下了30亿,再吞不动了,大量卖家,没有买家,眼瞅英镑一跌再跌,就跟白菜似的价格一泻千里。然后索罗斯把贬值后的英镑买回来还回去。落袋走人。

 

此后他又通过这个套路狠宰了墨西哥比索,完事之后有砍了几刀自己的祖国匈牙利。然后盯上了东南亚。

 

上世纪80、90年代的东南亚爽的不得了,因为大家似乎找到了“发展之路”,学习亚洲四小龙呗,亚洲国家人口多,人力资源便宜,又可以随便污染,搞点代工赚点钱,欧美不屑于赚的那点钱亚洲穷逼国家赚起来虎虎生威。

 

所以继“亚洲四小龙”之后,亚洲又崛起了“四小虎”,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这些国家承接了欧美和日本都不大愿意搞的纺织,皮包,普通机械零件什么的,尽管盈利微薄,但是对于亚洲这些穷的掉渣的国家来说,由于人力和土地等成本低,投资回报率依旧很高,西方投资人也就愿意来亚洲投资。

 

四小龙加上四小虎,合起来就是亚洲奇迹,奇迹让大家人心振奋,准备大干一场。

 

这时候大量的西方游资涌入亚洲,在亚洲搞投资拿项目,热火朝天。

 

但是像日本这种跟欧美已经混了一百多年的鸡贼国家很了解西方的套路,知道西方国家的热钱涌入一个国家不是要给你们老百姓修路搭桥,也不是为了让第三世界人民可持续发展,人家追求的是快速盈利,什么赚钱玩什么。

 

所以日本很早就限制了外资在日本的投资范围,设置了准入门槛,很多领域根本不让外资投资,让外资在日本只能搞生产,不能随便折腾别的,限制外资赚快钱,后来韩国和某大国对这个也非常有心得。

 

所以当时欧美银行对日本韩国的政府非常反感,说日韩政府对国外银行非常不配合。更讽刺的是,后来发现欧美银行们热情夸奖的那些国家无一例外被西方给狙击了,比如阿根廷,墨西哥,俄罗斯什么的,这真是城里套路多,人和人之间一点信任都没。

 

但是东南亚那帮国家哪懂这个,而且被自由派经济学家给忽悠瘸了,当时90年代不是苏联已经奔溃了嘛,一群经济学家聚在华盛顿,形成了一个叫“华盛顿共识”的玩意,这玩意大家很很熟悉,核心就是我国经济学家最喜欢说的,小政府,少管制,多自由

 

这一套在当时大家是深信不疑的,甚至苏联都搞上自由化了,东南亚国家自然非常冲动,感觉找到了发展的秘密。

 

但是你一旦门户大开,就得做好强盗们上门的心理准备。绝大部分自由派的人都是假设没有强盗,事实上文明社会不但有强盗,强盗还懂哲学,而且还文质彬彬穿着礼服拿着刀叉吃人。

 

早在索罗斯去东南亚折腾之前,已经有大量的游资进入泰国,比如你是个炒家,你拿了一百万美元,去换成泰铢,比如换成了1000万,然后买了块地,上边盖楼盖房,炒高后卖给当地老百姓,赚了1000万,这样就成了2000万,然后去泰国银行里换成两百万美元跑路了,泰国白白流失了100万外汇,老百姓辛辛苦苦生产袜子赚的钱就这样被打劫走了。

 

或者有很多游资干脆根本不盖房,直接买一块商业地产,炒高后卖掉,然后套现走人。

而且这种操作一开始确实非常红火,因为国际游资都跑去亚洲不设防国家去炒资产了嘛,而且一支游资刚走,另一支又来了,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外资没走似的,其实一直在走马灯似的溜达。

 

刚开始弊端还不太明显,东南亚股市和房地产都再创新高,东南亚人民当然高兴,国际上对东南亚几个国家大家表扬,夸奖他们做的好,那些国家也信心高涨,偶尔有人看清楚了,觉得这么干是不可持续,是在找死啊,但是立刻被同僚骂个狗血淋头。

 

到了1997年,亚洲泡沫已经非常非常大了。

 

而且祸不单行,泡沫很大,但是实体经济却出了问题,亚洲国家普遍内需不足,全部要依赖出口,但是在1995年左右,出口也开始疲软,整体形式已经非常危险了。这时候索罗斯上场了。

 

《纽约时报》有过一篇文章专门写索罗斯,那篇文章分析了索罗斯的投资理念和投资哲学后,总结出以下几点:

 

1、这人作为资本主义大鳄,恰恰是因为他意识到了放任资本主义本身的系统缺陷,并且能用这种缺陷赚钱。2、资本主义有啥缺陷呢?就是大家每隔几年会突然追捧某个东西,然后一起发疯,大叫“XX永远涨”,然后不断加价,直到最后系统会崩溃。这个发疯的逻辑可以参考我这篇《日本房地产泡沫往事:卖掉皇宫下的那块地,可以买下整个加拿大》。

3、既然大部分人会犯傻,如果你不犯傻,你识别出这种“群体性傻帽”,你就可以赚钱!

这也就是索罗斯经常说的“反身性理论”,说白了,就是寻找黑天鹅。

 

所以在1997年,东南亚经济蓬勃发展的时候,索罗斯认识到系统孕育了大量风险,“起风了,风里有血腥味”。

 

索罗斯的思路非常简单,就是我们上文说的那个操作,借一个国家的货币,然后去外汇市场上抛掉,换黄金,大家把货币理解成白菜就可以了,货币本身也是一种商品。

 

为了防止贬值,泰国政府会动用外汇来接盘,直到外汇不够了,找不到买家,白菜卖不出去,白菜就会贬值,然后索罗斯再把一部分黄金换成贬值后的白菜还回去,差价就是索罗斯他们的利润。

 

泰国一开始还想通过“对方抛多少,我们接多少”这个逻辑来操盘稳定汇率,很快就发现对面排山倒海一样对泰国倾泻泰铢,泰国外汇很快撑不住了,你没有外汇了,人家继续抛泰铢,可不是接不住了,赶紧宣布放弃了固定汇率,然后泰铢就跟白菜似的贬值了60%。这些差价就是索罗斯们的盈利。

 

说到这里,肯定有明眼的小伙伴看出来了,如果索罗斯他们借不到那么多泰铢,是不是就没事了?

 

是的,这也是这些年反思东南亚金融危机的一个反思点,只要设置防火墙,炒家们没法随意借到那么多钱,就能遏制洪水泛滥。比如2016年中国香港打过一次人民币汇率保卫战,思路就是把市场上流通的人民币全抽掉,炒家借不到钱,就没法继续抛人民币,相当于了没了弹药,很快就虚了然后跑路了。

 

但是泰国当时没有任何防火墙,任由国际炒家大屠杀,泰国几十年的积累化为灰烬,老百姓日以继夜的辛苦劳动成功全部成了国际炒家口袋里的猎物。泰国金融体系的剧烈震荡,很快波及到了实体经济,比如一些美元结算的企业,本来收支正常,现在货币贬值,美元债务涨了一倍还多,直接倒闭了。

 

我们前文说了,金融炒家向来都是跟秃鹰一样的生物,闻到血腥就会一起跑过来,等到索罗斯让泰国掉了第一滴血之后,全世界的想象力都被释放了出来,既然泰国这么虚,那其它国家呢?进一步大家开始怀疑之前所说的“亚洲奇迹”是不是只是一个“故事”,一个群体想象?或者干脆就是幻觉?

 

这种世界末日来领似的幻灭感到处扩散,欧美大面积将自己的投资从亚洲撤出来,股市,汇市,楼市,纷纷大跌。

 

随后一个接一个的国家沦陷,马来西亚,印尼,各个市场都遭到狙击,尤其印尼这个倒霉蛋货币贬值了80%,那种感觉就像是今天拿着七千块还能买个苹果手机,明天贬值后就只能买一个mp3了。而且韩国也受到重创,从那以后,三星的股份就被美国人拿走一半以上,这个状态一直持续到现在。

 

各国内部相互践踏,大家争相抛售手里资产,着急落袋为安,很快波及到了香港,套路是一样的,从市场上借港币,然后抛售,股票也一样,也被大规模抛售,如果有买家就能维持不贬值,如果没有卖家就完蛋。

 

香港政府一开始表现很强硬,空头们卖多少,香港接多少。而且为了打击空头,防止资金外流,港府大规模拉高利率,这样间接毁掉了香港房地产,利率上升月供就变多了嘛,香港房价在1998年一年内就遭到腰斩,不过香港人也比较牛逼,举个例子,房子是400万买的,现在只值200万了,香港人还继续还房贷,并没有发生大面积违约。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国际炒家的形成的卖空大浪像五十米海啸一样冲向香港,中国大陆以紧急出手,用外汇接港币,相当于在香港前竖起六十米的堤坝阻挡下了最凶狠的一波之后,国际炒家弹药也快打光了,而且觉得硬啃没啥意思,尤其是有那么多好啃的骨头,然后折腾别人去了。

 

说到这里大家也就明白了,所谓金融战说复杂也很复杂,反正普通人玩不了。说简单也就那样,就是拼弹药消耗,以富可敌国的商业团体跟国家之前对耗,谁先虚谁死。

 

文末,说说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启示:

 

首先,其实就算博主不说,大家也都看到了,系统得设置防火墙嘛,你的系统不能假设市场上全是好人,也不能假设人人都是活雷锋,市场上有猎杀型的鲨鱼,有食腐型的乌鸦,随时可能攻击你的弱点,然后把你吃的连块骨头也不剩。当然了,咱们写文章不会说是为了批判鲨鱼乌鸦他们道德败坏,我们强调“自我负责”,如果你被鲨鱼袭击了,最应该思考的事是你为啥让自己处于那个倒霉位置,以及怎么样才能避免这类问题。

 

其次,说一个投资理念,以前看过一个知名投机狗的传记,一大本,不过主要内容前言里就写了,核心就这么个意思:钱这玩意有个特点就是往少数人那里集中,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少数人确实能干,另一方面信息不对称,有人会利用大多数人的预期来制造黑天鹅,然后收割韭菜。他说这叫“巨额利益驱使有人去工作”,你只要站在趋势的一边就可以了,不需要去关注别人怎么工作。

大概就是这么个思路,所以他每次有什么想法,总是记在纸上,然后探索这个想法的反面是不是也成立,去寻找别的可能,因为你的第一反应也是别人的第一反应,这个观念就叫“被收割观念”。他的胜率不太高,但每次都是用小额投入换去巨额回报,后来就发大了。

最后,国家和个人一样,想赚快钱,往往很容易被快钱收割。(作者:组织二头目;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