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许教师“罚站罚跑”,是让教育惩戒权“落地”!

  • A+
所属分类:特色商品

教育一直是一个大难题,特别是近些年社会文明程度越来越高,加上独生子女的增多,家长对学生的保护越来越深,教师对学生的管教也就越来越难。那教师该如何管教学生,才能让教学越来越好呢?

曾几何时,教师体罚学生,那是教学的常态,甚至于一些家长还会要求教师对自家孩子严格管教,教师面对的问题也就较少,当然,对应的是,许多学生受到体罚,伤害了身体,也伤害了心灵。

教师体罚学生受人诟病,破坏了教师和学生、教师和家长之间的关系,这种教育方式被人口诛笔伐。因此,体罚学生被人人喊打,所以,教师的教育权威被严格限制,对学生只能和颜悦色,口气稍微重一点都不行。

如此情况下,养成了许多学生,骂不得、说不得,只要老师的态度有一点风吹草动,那简直就是咋了锅,使得老师对一些学生教不教,说不敢说。而部分学生因老师不敢说而变得为所欲为。

教育权威没了,教师对学生不敢管教了,学校的秩序就乱起来。学校和教师只抓成绩,人品性格则基本放弃了。爱学习的学生继续努力,中等徘徊和不爱学习则丧失被严格管教的机会,也失去了可能进步的机会。

对学生的管教,应该怎样?怎样的管教才不算体罚,才能被学生和家长接受?罚站、罚抄、罚跑算不算体罚?9月24日,首次审议的《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明确,对学生一些违规行为,教师可以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

虽然草案刚刚提交初审,却也备受关注,特别是教师惩戒权问题在网上引发热议。一些网友对教育惩戒权具体细化持支持态度的同时,也提出“罚站罚跑”要有标准,否则将有可能成为变相体罚。


广东省教育厅政策法规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草案》还在审议阶段,将来还要进行二审和三审,在此过程中可能还将有修改和讨论,让其更加合理并被社会大众接受。

今年4月,广东省公布的《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提出,学校和教师可依法对学生进行批评教育,并可采取“罚站罚跑”等教育惩罚措施。但具体该如何行使惩戒权并没有作出具体规定。有专家表示,要落实教师的管教权,最关键是要将惩戒规则细化,否则将无法执行。

早在几十年前,教师对“不听话”学生罚站罚跑很正常,不仅是罚站罚跑,像对完不成作业的学生打手板等直接体罚的现象也并不少见。近些年来,家长维权意识越来越强,教育部门也对于体罚学生的教师,也有相应的惩戒。

这让教师变得不敢惩戒学生,体罚学生的现象变少了。同时,也带来了一些意外的情况,“熊孩子”的增多,违规乱纪的增多。没有教育惩戒权的教师,面对“熊孩子”也就可能变得束手无策、无能为力。

赋予教师合法的惩戒权,有利于对“熊孩子”进行“刚性约束”。此次广东将“罚站罚跑”纳入正常的教育惩戒权范畴,这让教师可以“师出有名”,可以对“熊孩子”采取“罚站罚跑”等与其年龄和身心健康相适应的教育措施。

这既避免了教师借惩戒权之名对学生进行体罚,又让教师进行教育惩戒时“师出有名”,从而更好尽到教育责任。当然,罚跑罚站需要明确的界定,既避免因过度惩戒或无所作为“误伤”或纵容了学生,又保护尽到教育责任的教师。

让教师拥有教育惩戒权,更能让学生和家长明白,在学校学习是公民享受教育的义务,但不守规矩同样也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不能只强调义务,而没有责任的担当。

对学生适当的惩戒措施,应该给予教师理解和支持,让教师手中的“戒尺”成为规范学生行为必不可少的“辔头”或“紧箍咒”。这样才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长,才能避免孩子们在“失管失教”的状态下误入歧途。

当然,惩罚措施也需要考虑学生的具体情况,如学生身体条件不适的情况下,这些惩罚措施都应该避免,不然就违背了教育惩戒的本意。赋予教师教育惩罚权很重要,也是教育的一个进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