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立案复查吴春红案被判无罪那么被毒死的幼童谁担责?

  • A+
所属分类:网事日志

16年前,即2004年11月15日,河南省民权县人和镇周岗村发生一起“两幼童毒鼠强中毒案”,一死一伤,吴春红被认定为因琐事投毒报复的凶手,因故意杀人罪3次被判死缓,1次被判无期徒刑,羁押至今。

2020年4月1日,“吴春红投毒案”在再审中迎来转机,“河南高院”当庭宣判无罪,释放吴春红,同时,撤销此前的刑事裁定和刑事附带民事判决(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多年来,在监狱服刑的吴春红一直拒绝认罪、拒绝减刑。吴春红及其家属持续申诉。吴春红儿子表示,已在浙江金华接到父亲,父亲一度抱着自己痛哭。他们将在商定后申请国家赔偿,辩护律师表示,赔偿金应在170万左右。

不可否认,近些年司法的不断进步,一些“冤假错案”不断涌现,这边“凶犯”正在监狱服刑,那边“真凶”被捕,供出曾经的“恶行”,或者“被害人”突然回家了,总有那么一些让人啼笑皆非。

因此,在“冤假错案”的平反上,总是会招来各种质疑和批评。因为,所有人都很清楚,“冤假错案”中的无辜者,从此陷入人生灰暗,被人非议,彻底失去存在的意义,被社会所误解和抛弃。

这也导致了“冤假错案”被大众认为只是“迟到的正义”,虽然是聊胜于无,但总体还是让人很愤慨。“及时的正义”或许有,但总归还是理想化,当然也是人们期待看到的结果。

任何一个案件,涉及的变量都很多,这也是导致正义往往不是很及时。但是,既然已经发生,在看到“悲剧的一面”的时候,也应该看到“积极的一面”。要不然,平反就失去了该有的意义。

说实话,被误判的岁月,对谁来说都是悲剧,不要说16年,就是16天,也是让人难以忍受的。无论怎样,能够重见天日,总是值得庆幸的,曾经有多少人,被钉在“耻辱”架上,在死后才得到平反呢。

对个人而言,失去自由的日子,无法弥补;悲剧的底色,可能是无法根除的。对司法体系来说,反思和追责那是必要的,既是为了避免类似的悲剧再次上演,也是司法进步的必要步骤。

就该案件来说,河南高院的判决是指向“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也就是说,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吴春红是“投毒者”,所以吴春红无罪,这其实也就是回归法理“疑罪从无”的初衷,而不是靠口供等所谓证据链的“一面之词”。

也只有,基于这样的原则,才能让“绩效办案”“火速办案”“刑讯逼供”越来越少,由重“口供”到重“证据”的转移,也唯有这样,“冤假错案”才会越来越少,司法的昌明才能得到体现。

虽然“冤假错案”是小概率事件,但这样的事情,总是充满悲剧色彩。在人类文明的今天,“绝对的正义”“及时的正义”也许并不那么圆满,但是,司法所体现的不应该是对人性的践踏,而是正义的柔情。

不得不说,在一段时间内“绩效案件”占据办案总量的一部分,“刑讯逼供”就成为获取“口供”的重要一部分,同时,司法的判决秉承着“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的原则,“疑罪从有”成为断案的一个标准。

让“证据”事实压到“口供”事实,是司法的进步,更是人性的体现,正是因为如此,“冤假错案”才会迎来“迟到的正义”。从另一方面讲,如果连“迟到的正义”都没有,那么更多的“吴春红”就真的要亡于绝望了。

虽然“迟到的正义”并不能挽回“吴春红们”丢失的岁月和受过的“灾难”,但是,“迟到的正义”也是正义,它能让更多“被冤屈者”看到重生的希望,也能促进司法的改革和进步。

当然,每一个“冤假错案”的背后,免不了对责任的追究,人为的因素,需要负责的负责,法理的因素,需要改进的改进,毕竟,司法体系的完善关系到所有人的利益,任其在错误中徘徊是最大的错误。

追责的追责,反思的反思,重生的重生,但案件就真能这样结束吗?吴春红获得了新生,但是那个已经死去的孩子毕竟死去了,谁来负责?吴春红无罪了,那么真正的罪犯是谁?在哪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匿名 匿名 9

      这些公知们(崔永元除外),拿着共产党的工资,对共产党刻骨仇恨,吃着劳动人民种的粮食,把劳动人民当愚民;享受着革命领袖人民英雄们创造的幸福生活,整天诋毁污蔑领袖和英雄,流淌着祖先们传承的血脉,背叛自己的祖先,充当洋狗,欺世盗名,忘宗灭祖,背叛民族,都是一群有才无德的畜生,猪狗不如。人人共讨之,迟早有一天你们会得到清算。反党反人民,不会有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