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 A+
所属分类:哇然事件
西方还有救吗?我觉得没救了。
2020年10月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终于在一片“祝福声”中,和他的妻子一起确诊了新冠肺炎。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一时之间,微博的热搜和郎君的朋友圈,都成了“喜大普奔”的现场: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而也就在特朗普确诊之际,中国以外地区的新冠肺炎死亡总数突破100万,大部分集中于欧美国家,其中美国死亡人数已破21万,且和美国关系越好的国家情况越糟。整个疫情事态的发展,和我年初预测的基本吻合。
与此同时,一直被西方政客视为“黑暗”的中国,则进入了国庆、中秋的“双节”黄金周,约有5.5亿人次出行,又现热闹的盛况,让CNN等外媒酸出了艳羡感。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美国CNN日前大篇幅报道中国国庆假期,称控制住疫情后,中国数以亿计的人正恢复正常生活,正常出游。此报道让不少西方反华分子酸出了醋坛子的感觉。
内容来源:本文由郎言志(liusilang520)原创,作者刘斯郎。
中国和西方的疫情状况,现在可以用“一个天一个地”来形容,这似乎也反映了,这两种不同社会体制下的社会的本质区别。
正文内容
今年2月,也就是欧美疫情爆发前,郎君便早早从欧洲撤回了中国,并及时撰写了多篇文章,介绍了欧美潜在的疫情危机。
和当时许多留守欧美的“公知型博主”极力吹捧西方医疗先进、制度优越以贬中国的做法所不同的是,我反复极力强调的是西方医疗虚空、制度糜烂且没有希望,并预言欧美各国根本无法抵御新冠疫情,严重程度将远超中国。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今年早期,从西方撤回后,郎君的一些预警性分析文章。
在当时那种万事还未分明的情况,说无人敢说之话,尤其是唱衰欧美的言论,必然会招致骂名。因此,网络上有不少人想看我笑话,还有海外华人撰文“批斗”我,斥责我危言耸听、故意丑化西方。
后来的情况想必大家也都看到了:欧美各国医疗系统几经瘫痪,医疗物资严重匮乏且长期缺位,病亡尸体堆积如山,大批医护人员感染死亡,社会骚乱接连上演······如郎君所预测的那样,西方的疫情失控了。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医疗救助系统崩溃后,西方惊现不少用来掩埋死难者的“万人坑”。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前几日我的一位从事国际媒体工作的朋友来找我谈话,他给我竖了大拇指,说我是西方疫情的“吹哨人”,反复夸我“预言真准”。我摆摆手苦笑,回他说:我既不是什么吹哨人,也算不上预言家,只是这些年和他们处下来,他们那种社会是什么样的,我心里还是有数的。
我不敢说自己对西方社会是“知根知底”,但在分析它们是什么样的“尿性”的问题上,我还是很有自信的。因此,我也和不少朋友提到过这样一句话:你把我前两年写西方社会问题的文章,套到今天深陷疫情漩涡的欧美各国身上,你会发现那文章仿佛就是给它们的今天的境遇量身打造的,毫无违和感。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大家把郎君2019年写的这篇文章套到西方疫情问题上去,会发现非常契合现在的情况,全都“灵验”了。
最近西方的第二波大疫情卷土重来了,且世卫组织警告称死亡人数将进一步突破200万,于是一些对西方防疫彻底失望的朋友便来问郎君:那等新冠疫苗出来了,还能救西方吗?
我的回答很干脆:不能,多数欧美国家必将走向“群体免疫”,或者换句话说,他们可能就是打算群体免疫。
我之所以会这么说,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
1:大批西方民众根本不接受疫苗注射
最近听到很多声音,讲的都是疫苗问世后,将很快遏制住全球新冠疫情的发展,全球疫情将很快进入尾声。这是非常错误的观点,因为这忽略了一个巨大的问题:在多数欧美国家,反疫苗浪潮是很高的。
因此,和多数中国人争着先打疫苗以绝后患所不同的是,很大一部分的西方民众不仅不争,甚至是抵制。而且,他们还有各种各样的“反疫苗协会”。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欧美各国都在近些年爆发“反疫苗”游行,其中意大利、法国等国还因为游行势力庞大,而更改了疫苗接种法案,取消了强制性接种疫苗的要求。
根据美联社AP-NORC公共事务研究中心于2020年5月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愿意接种疫苗的美国人非常少。接受调查的美国人中,31%声称,他们不确定是否会接种疫苗,20%告诉研究人员他们不打算接种疫苗,还有一部分直接表示不认可疫苗的科学性。
而英国的公开数据显示,英国的疫苗接种率在近几十年呈现跳崖式下跌,1995年英国的疫苗接种率还高达95%,但在反疫苗协会的推动下,到2004年跌到81%,2010那年后更是一度跌到60%上下。
临近的法国情况也是类似的,媒体的民调显示,法国有近一半的家长怀疑或反对自己的孩子接种疫苗。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之所以会形成大范围的“反疫苗文化”,主要有这几点原因:一是宗教信仰因素,二是历史伤害因素,三是舆论导向因素。
宗教因素其实很好理解,西方民众大多信奉基督教,他们认为世间的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甚至连自己的发肤也是上帝的缔造,生老病死是自然的循环,也是上帝的安排。而接种疫苗是在破坏这种规律,甚至是在挑战他们的信仰,侵犯他们的人权,因此在西方,会有相当一部分人因为信仰因素拒绝接种疫苗。
1976年,疫苗发明人爱德华·唐纳发明的天花疫苗“牛痘”就曾遭到基督教会的全力抵制,甚至被污名为杀人的魔鬼。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欧洲的医疗保障卡或美国的卫生蓝卡(Blue card)的背面,会写有类似“PERSonAL BELIEFS AFFIDAVIT TO BE DESIGNED BY PARENT OR GUARDIAN-IMMUNIZATION”的内容,其大意就是“父母因宗教或个人信仰,拒绝让小孩接种疫苗”
其实宗教因素并不是主要的,真正让“反疫苗”成为浪潮的,是一些历史伤害因素。
例如1955年发生在美国的疫苗事故。当时美国有12万人接种了脊髓灰质疫苗,但由于技术和质量把关问题,导致了近4万人感染,其中还有56人因此患上麻痹型脊髓灰质炎、113人终生瘫痪,并有5人直接死亡。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最终调查发现,事故的原因是疫苗公司工作人员没有严格筛查,导致大量未被灭活、还带有病毒的疫苗上市,终酿惨案。这一事件轰动世界,也推动了西方反疫苗群体的前期壮大。
而真正掀起“反疫苗大浪”的,其实还属1998年发表在英国医疗杂志《柳叶刀》上的一篇论文。这篇论文的作者是英国著名肠胃病学家——安德鲁·韦克菲尔德(Andrew Wakefield)。
安德鲁·韦克菲尔德在其论文中指出:接种疫苗将导致儿童患上自闭症。与此同时,他也首次公开了12名因接种疫苗而患上自闭症的案例。
安德鲁·韦克菲尔德的论文观点迅速引起了轩然大波,他的“疫苗导致自闭症”的观点也进一步推动了欧美地区的“反疫苗组织”的队伍的壮大。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然而,2004年3月,在经过严密的审查后,《柳叶刀》团队证明了安德鲁·韦克菲尔德的论文系“弄虚作假”,并撤下了该文章。几年后的2011年,英国医学委员会也勒令开除安德鲁·韦克菲尔德。
但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安德鲁·韦克菲尔德的观点和他反疫苗的人设信仰,已经深深影响了数以亿计的西方民众。
按理说,如果只是几起事件和几篇论文,应该也不至于引发这么严重的抵制浪潮。其实,问题的关键还在于“舆论的添油加醋”。
安德鲁·韦克菲尔德的论文发表后,很多社会公众人物成为了其观点的支持者,例如好莱坞明星吉姆·凱瑞(Jim Carrey)就是“疫苗致自闭论”的追随者,对此深信不疑的她还利用自身的影响力推动更多人加入反疫苗的队伍。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还曾发表内容表示“疫苗导致儿童自闭”。
另一个例子可以说明舆论的导向影响是非常大的:
1974年,英国一儿童医生在《英国医学杂志》上公开发表文章表示,称有36名儿童接种疫苗后出现了脑部病症,随后被媒体刻意引导,引发英国社会的巨大恐慌。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此后几年,在“反疫苗协会”的推动下,包括英国在内的多个西方国家陆续取消相关疫苗的强制接种工作,疫苗接种率一度跌到31%上下,并随即导致了1977年的“百日咳疫情”大爆发,很多没有接种疫苗的孩子因此丧命。
宗教信仰阻隔、历史伤害加持、舆论扭曲渲染,让西方社会的“反疫苗”势力不断壮大,也因此我们才会看见,一些明明有疫苗、在中国已基本得到遏制的疾病,依旧会在欧美社会爆发,甚至是造成大量死亡,例如:甲型H1N1、天花。麻疹以及普通流感等。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即便新冠疫苗大量问世,也很难在欧美社会普及,说服他们接种新冠疫苗的难度系数,就和当初让他们相信“新冠肺炎不是普通流感”一样,有着巨大的难度。
也因此,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西方社会最终走向的,大概率还是“群体免疫”。
2:西方体制社会的各方面效率较低下
我在往期的文章中反复强调过,整个西方的社会效率都极其低下,而且是整体上的全社会性低下,不仅街头的工人做事磨磨蹭蹭,政府内部的高职人员做事也是非常拖拉。
而最近因为疫情,这种状态显得更甚。有不少旅欧的华人最近表示,在办理欧盟申根区居住证的时候,原本一周到一个月的预约办理时间,被足足拉长了数倍甚至数十倍,预约办手续的时间从半年到两三年不等。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很多人可能不理解这里面的“夸张程度”,我们简单做个类比就很明白了:你去补办身份证,但要提前预约,预约补办的时间是一两年后,而你这个身份证的有效期是一年,也就是说你拿到的必定是过期证件。
本就低效的社会,加上疫情下乱局的搅合,让以“低效”著称的西方社会,变得更加“稳如蜗牛”。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试想一下,在这种社会环境中,他们的社会效率,怎么可能跑得赢病毒的传播效率呢?就像年初时的那样,他们呼吁民众戴口罩、实行封城政策以及做防疫科普的速度,都惊人地远落后于病毒的传播速度。
再试想一下,如果他们还以这样的整体效率来应对这一场病毒灾难,那新冠疫苗开始普及的时候,又会出现多么严重的时间损耗现象?我想,情况大概是这样的:疫苗研发出来了,政府和研发机构讨价还价大半年,然后安排分发大半年,然后科普宣传大半年,然后地方抵制耗大半年,然后内斗抹黑大半年······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低效的决策与行事,以及没有统一的社会责任制,甚至是无止境的国家内斗,这些都已经提前宣告西方社会在这场抗疫斗争中必定失败。
根据以往的经验,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大概率将会是这样一种情况:即便疫苗出来了,其社会的办事效率也跑不赢病毒的传播效率,“群体免疫”将比“疫苗普及”来的早许多。
当中国人在布大局研发疫苗并进入推广阶段的时候,西方人还在为“疫苗是否具有科学性”而争吵,就像当初他们为“口罩是否有用而争吵”一样,一切都显得非常魔幻。
而这,也就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人死于这场灾难。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不知道是收了“哪一方”的钱,英国说唱女歌手M.I.A在推特上带气氛称:如果我必须接种疫苗或植入芯片,那么我选择死亡。
3:利己主义决定西方的防疫注定失败
有几个非常明显的对比是:
年初全球疫情爆发的时候,中国政府一声令下,中国人全都守在家中配合防疫;而同样的情况在欧美出现,不但有大批民众违反禁令外出,甚至还有大批民众聚众反对防疫措施,美国还上演了惊人的“0元购”。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中国疫情出现的时候,政府干脆利落地表示“所有治疗费由国家承担”;而同样的情况在西方,却是政府部门迟迟不表态,也迟迟不愿意进入防疫状态,而美国的卫生官员甚至直接斥责追问“是否为病患买单”的记者。
中国进入防疫状态后,绝大多数的企业都积极配合,在自身亏损巨大的情况下依旧捐款捐物,甚至是自费生产医疗护具以供国家应急;而同样的情况在西方,却出现了众多企业反防疫禁令、逼迫政府复产复工的魔幻画面。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这些强烈对比的背后,其实是集体主义社会和利己主义社会这两种社会的本质区别:中国式集体社会考虑的是自己是否给他人带来了麻烦,而西方式利己社会考虑的则是他人是否给我带来了麻烦。
西方的利己主义在本轮疫情过程中被展现得非常彻底:民众个人利己而和防疫措施作对;政客个人利己而杜撰谎言蒙骗民众;资本家个人利己而强迫政府早早解封。
这是很可怕的一种状态,也是欧美社会第二波疫情爆发的根本因素。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总人口还不及中国的欧洲和北美地区,现在日增确诊人数都比中国累计确诊人数多。
很多人都误以为西方疫情的第二轮爆发是天气变冷的原因,这其实不全面。
进入9月后西方疫情反扑,主要是因为七八月份是传统的“度假月”,政府为了收更多的税、民众为了享受夏天的阳光、企业为了赚更多的钱,而一拍即合“欢乐”了起来,于是乎,许多国家的前期防疫近乎前功尽弃。
最典型的就是法国和西班牙,已经基本宣告前期防疫溃败了。
因为社会状态如此,所以我们可以很容易预见的是,当新冠疫苗开始普及,这种“利己主义”又将如何成为疫苗普及过程的绊脚石。
满满的,都是戏。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写在最后:
年初的时候,很多人不信我说的西方乱局,更不信我口中欧美会病死很多人的说辞,即便我是从那边紧急撤回中国的“前线人员”。而如今,我的“胡说八道”都成了铁打的事实,欧美的累计死亡人数更是突破了惊人的50万。而且,特朗普都确诊了。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特朗普确诊!新冠疫苗也救不了西方,欧美必然走向“群体免疫”

强调这个并不是说我是“预言家”,我只是想强调:真理源于实践,而不是源于满脑子的“漂亮国信仰”,你与其说我的论调是在预言和诅咒,不如说我的论调是“依据事实的推理”。
不信,咱们拭目以待。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从不后悔自己说了什么,更不会畏惧网络上某些人对我的污名和诋毁,我坚持自己之所信,也恪守自己“基于事实”的说话底线。
余下的,都让时间来证明吧。(作者:刘斯郎;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