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欢出狱后首露面真正麻烦开始了!

  • A+
所属分类:哇然事件
于欢出狱后首露面真正麻烦开始了!
20201118日,于欢出狱,媒体一顿热炒,阅读量冲上天际!
于欢出狱后首露面真正麻烦开始了!
而且非常龌龊地继续使用“辱母”二字,视国家的告诫于不顾!
于欢出狱后首露面真正麻烦开始了!
因为于欢案的本质根本不是“辱母”、而是“辱法”!
因为于欢根本不是什么孝子、而是恶少!
关于此案我已经多次写文章。本文为了阅读方便、采用问答方式——
01:于欢案的时间线是怎样的?
02:案发时更多细节是怎样的?
03:你为什么说于欢是个恶少?
04:警察存在现场应对失误吗?
05:于欢一审判决无期合适吗?
06:于欢案到底是怎么改判的?
07:媒体律师如何联手鼓噪的?
08:于家对债务有偿还能力吗?
09:如何看待于家的债务纠纷?
10:于欢有什么样的真正麻烦?
以下是问答细节。
01:于欢案的时间线是怎样的? 20147月和201511月,于欢母亲苏银霞向吴学占借多笔高利贷。到了20164月尚有17万没还。
2016414日,吴学占找的催账人再次到苏银霞的工厂要求还钱、双方发生冲突。于欢突然暴起、持刀捅人,造成催债方一死三伤;
2017217日,聊城中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注意,这已经是轻判了;
2017623日,在媒体和律师的联手炒作鼓噪下,山东高院认定于欢属防卫过当,改判于欢有期徒刑5年。
20201118日,于欢减刑出狱。
02:案发时更多细节是怎样的?
2016414日。
晚上8时许,吴学占找来的催账人杜志浩等人到达苏银霞的工厂要求苏银霞还钱,然后在工厂大楼门口烧烤饮酒;期间苏银霞等人到工厂食堂吃饭——南方系等恶媒说苏银霞被限制在办公室不让离开是谎言;
晚上950分,杜志浩等人进入接待室,辱骂于欢及苏银霞。当时位置关系如下图,黑色人员是讨债的——
于欢出狱后首露面真正麻烦开始了!
于欢出狱后首露面真正麻烦开始了!
其中被南方系拿来大做文章的情节是在与苏银霞之间隔着茶几和沙发的2米外,杜志浩脱下裤子露出丁丁,很快被工厂员工马金栋等人劝阻,不存在丁丁甩脸及其它更恶劣的情节。杜志浩然后脱下于欢的鞋让苏银霞闻,被苏银霞打飞。杜志浩打了于欢一巴掌。整个过程大约持续23分钟,并非南方系报道的“长达一小时的凌辱”。且最后双方是处于互相推搡状态。
杜志浩死后的尸检显示酒精含量148mg/100ml,当时是醉酒状态。杜家后来得到于家的赔偿是2.9万。
工厂员工马金栋等人还是很仗义的,一直陪在现场,反倒是后来给南方系提供情况的于欢姑姑于秀荣一直呆在自己的宿舍,直到于欢捅人后才到现场,不知她给南方系绘声绘色的现场描述是怎么来的。
当时路过的工人看到情况,通知于秀荣,于秀荣报警,警察到达现场是晚上1013分。接下来的情况是这样的(摘自于欢证词)——
于欢出狱后首露面真正麻烦开始了!
然后于欢就捅人了,时间大约是警察到来后的四分钟,导致一死三伤。对此事准确的定位是故意伤害而非防卫过当,因为死伤者都是后背中刀!而且于欢当时不存在防卫的条件,因为所谓的不法侵害已经终止了。
03:你为什么说于欢是个恶少?
催债人和苏银霞争执时于欢不动声色,警察到来后要求众人保持秩序、然后带人到房外问话,于欢起身被阻止,然后突然操起桌上长刀捅人。
于家借钱不还、母亲被围攻不动声色、警察来了控制局面了突然捅人。
这样的人不是恶少是什么?
04:警察存在现场应对失误吗?
不存在!
前面谈了,报警的于秀荣不在现场、是被别人提醒才报警,那么她就无法精确描述,警察仅仅能确定这是一起债务纠纷,那么处理起来就要谨慎确定性质——领导反复强调不能介入经济纠纷。所以警察到了现场无非是喝止双方“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之类。
基本控制局面后,警察到外边先找报警人员及其他人了解情况,以便判断下一步动作——这很合理:当场当着众人问存在信息的互相干扰和串通,双方都有可能根据前面的问话情况来调整自己的回答,这会让问题更加复杂。
然而出乎警察预料的是,一个常见的债务纠纷中,他们已经控制了局面,双方看起来也很配合,然而于欢竟然暴起捅人了——以这个事情来苛求警察的话、我觉得是不公平的。
设想一下,你在街上遇到一个路人,你能预判到四分钟后他会干什么吗?如果你不能,那就不要用相同的标准苛求警察——于欢捅人发生在警察到来后的四分钟,警察即便要隔离这帮人,总得分清谁是谁吧,询问和记录需要花时间吧。所以要求警察必须要立即做到什么什么的,太纸上谈兵了。
有人说应该把双方隔开、把于欢母子带走——理论上似乎有道理。不过于欢母子摆脱讨债者后,最多给警察几句口头感谢,了不起送面锦旗啥的。之后警察很可能面对的则是“违纪插手经济纠纷”的指控。换你怎么做?是不是也只是先警告一下“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然后等现场调查完再作处置?
有人又说应该依法处置对方“打人、非法拘禁”,这也有道理。不过,隔血案发生只有短短四分钟,你就让警察判断出“打人、非法拘禁”?你当警察是神仙?
有人还说先把人都带回派出所,再调查细节——警察出警带人走之前,也得先找到报警人核实了解情况吧?警察到场,听了于欢母亲投诉对方打人后,在当时现场已无冲突的情况下,警察出去找报警人等人核实,程序本身并无问题。
当然,三个警察没有留下一人预防双方继续冲突。这或许是警察经验不足、或许是麻痹大意,非要挑刺的话当然是可以的,但冠以“处警不力、严重失责”就过分了。
下图是后来涉案警察被立案审查的报道:降职的降职、开除的开除。真够倒霉的——
于欢出狱后首露面真正麻烦开始了!
05:于欢一审判决无期合适吗?
合适但偏轻。
故意伤害罪的规定“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于欢捅人造成一死三伤,受害者皆背部中刀,算得上是情节特别恶劣,更正确的判决是死刑!
06:于欢案到底是怎么改判的?
在媒体和律师的联手炒作鼓噪下,2017623日山东高院撤销一审判决,判决于欢防卫过当、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然而法律规定“防卫人进行防卫是为了使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损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其目的是出于反击和制止正在实施的不法侵害,这是防卫过当的前提条件。”
换而言之,防卫过当的前提是不法侵害“正在进行”,于欢的情况显然不符合。
当时警察已经控制了局面、带人出去问话,于欢要站起来跟出去、被催债人阻止——这算什么不法侵害?
接下来于欢就捅人了!而且其中一名被重伤者是后来才来的、双方争执时根本不在现场。
讽刺的是,这个案子因为二审判决于201821日入选“2017年推动法治进程十大案件”。
07:媒体律师如何联手鼓噪的?
2017年律师和媒体联手——
 
于欢出狱后首露面真正麻烦开始了!
于欢出狱后首露面真正麻烦开始了!
他们编造了离奇的“丁丁甩脸”的谣言,胡诌了足以让日本小电影倍感压力的凌虐场景,成功将老赖争执引发的故意伤人包装为所谓的“辱母案”,遗毒至今还在。
当时养猪网甚至弹冠相庆——
于欢出狱后首露面真正麻烦开始了!
它们编造的谣言包括——
1、催债人一方控制了于欢母子的人身自由——事实上期间苏银霞等人到工厂食堂吃饭;
2、催债人掏出丁丁对苏银霞甩脸、塞嘴——完全是谣言!
3、发生了“长达一小时的凌辱”——事实上仅仅23分钟的争执;
4、于欢捅人是制止辱母——警察到来之前苏银霞和催债人对骂、互相推搡。而于欢捅人发生在警察到来控制局面后!
总之,于欢一审无期的判决是偏轻的、二审改判是错误的!
如今竟然是减刑提前释放,这不是辱法是什么?
08:于家对债务有偿还能力吗?
案件发生前不久苏银霞向银行借了788万的贷款,不还吴学占的17万当然是赖账。结合到银行贷款利息可比高利贷低多了,你完全可以猜到这788万拿去干什么了——跟吴学占一样放贷呗。当然这事南方系是不会说的。
所以苏银霞因为非法集资和放高利贷而获刑是罪有应得,其丈夫于西明因为同样的原因被通缉后被抓。
苏银霞进监狱是因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2016年被抓、2018年一审判决、2019年二审判决、20191214日刑满释放。下面是相关新闻——
于欢出狱后首露面真正麻烦开始了!
于欢出狱后首露面真正麻烦开始了!
新闻说201412月至201711月,于家已返还集资参与人1247.74万元、涉案款项已全部退缴到案。
看到没,于家不是没能力还钱,以前能赖就赖,被抓后退缴程度将直接决定刑罚程度,于是突然就有偿还能力了。
但是欠银行的钱还没还清——
于欢出狱后首露面真正麻烦开始了!
什么母慈子孝,简直是一家子老赖!
那些辱母辱母地叫唤的人好好想想,你有这样的老娘吗?
09:如何看待于家的债务纠纷?
很简单,吴占学家和于欢家都不是好东西:一方是钱借出去收不回来,搞暴力催收,一方是借钱不还做老赖。
两伙人的善良被罪恶的高利贷吃掉了!
然而高利贷却是合法的!——2012年(这年发生了吴英案)起,最高法院陆续发文,民间高利贷不构成犯罪。同时法律不保护年息超出36%的部分。也就是说超出的利息,你还给对方、法院不会认为对方是非法所得,你要是赖账、法院也不会判你还钱。
于欢案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
可惜媒体只会编造、炒作辱母,不会反对高利贷!
不但不反对、它们甚至鼓吹高利贷——
于欢出狱后首露面真正麻烦开始了!
于欢出狱后首露面真正麻烦开始了!
于欢出狱后首露面真正麻烦开始了!
于欢出狱后首露面真正麻烦开始了!
10:于欢有什么样的真正麻烦?
为什么本文说于欢的真正麻烦开始了?这个麻烦是什么?
死亡威胁!
恶少于欢故意伤人导致一死三伤,在媒体和律师的联手运作下不但轻判而且赢得了相当的同情,理由是所谓的辱母,那么死者杜志浩的家人可以以同样的血亲复仇方式报复!
你面对辱母之仇就杀人、那我凭什么不能因为杀父之仇就同样报复?
而且杜志浩的子女尚未成年,还有《未成年保护法》护身。
你说于欢慌不慌?
那还不如躲在监狱里安全!
于欢出狱后首露面真正麻烦开始了!
我们需要这样的法治吗?
不需要!(作者:师伟;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