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 A+
所属分类:哇然事件

之一

PART I

雅典巴特农神庙子虚乌有,

曾被臆想成清真寺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编者按:

我于2019年2月游希腊,“古物”新貌,大受刺激。回国即开始写拙书稿,渐近收尾,估计明年2月可以写完。

书稿采用“以图证史”的方法,从艺术史的角度,考察西方古代建筑、雕刻、文物和遗址,通过网络资源,获得大量罕见、几乎未公开的西方古籍插图和历史照片,无可置疑地证明:雅典巴特农神庙等古迹、埃及狮身人面像、伊朗波斯波利斯遗址……都是现代伪造。

这三个地方都是先从16-17世纪开始西欧人写了大量“东游记”,画了大量臆想的遗址插图,最后19世纪,根据这些插图伪造“古迹”。

1513年一位名叫豪尔赫·阿尔瓦雷斯(Jorge Álvares)的葡萄牙冒险家来到中国珠江口,划时代地开辟了欧洲直通中国的航线——西方“发现”了中国。随后耶稣会士蜂拥来华,快速搬运中国科技知识(钢铁冶炼术、陶瓷、中医药、天文数学等)和文化思想(引发欧洲启蒙运动),直接引领“大西洋五国”——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和法国,走向欧洲的“现代新生”(参阅法国安田朴《中国文化西传欧洲史》,也译作《中国的欧洲》、英国历史学家霍布森《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等)。

欧洲古代文明从来就没有“生”(naissance)过,何来“重生”(Renaissance,所谓“文艺复兴”)?

葡萄牙人开辟的欧中海上“一路”,是西方现代崛起的生命线。西方根本地是领受了中华文明的滋养,才最终“现代新生”。西方“新生”与其说开始于意大利“文艺复兴”,不如说是大西洋五国直接从中国搬取东西,开始于大西洋。

中国钢铁冶炼术主要是通过海路16-17世纪才真正西传欧洲。富有铁矿、森林和流水的比利时弗兰德斯地区,成为欧洲最早的钢铁冶炼中心。我找到了四位16-17世纪弗兰德斯画家,画当地山区用中国式木制水轮驱动鼓风的小高炉,大炼钢铁的油画……

没有钢凿就没有石块建筑,因此所谓2000多年前古希腊古罗马石块建筑和雕刻皆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钢铁称得上是中华文明第五大发明。

西方大肆伪造历史文物(甚至造假造到中国来。有证据表明:明末出土的唐碑“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系传教士金尼阁与其中国信徒合作伪造),不惜耗费巨资到处伪造古代遗址,甚至还到美洲去布迷魂阵,拔高古埃及、古两河流域和古印度河文明(三条河都处于高温热带沙漠气候),将这三个文明虚构到比中华文明更古老,中国成了所谓“四大文明古国”历史最年轻一个,其意图是用大量虚高假象,搅乱世界历史真相,来弱化中华文明的光辉。

西方虚构历史、伪造古代遗址的唯一目的,就是贬低中华文明。

这便是“历史的阴谋”

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社会进化论(以物质经济衡量文化的先进落后)带给国人的文化自卑感,在90后00后一代越来越淡化。西方伪史日益成为今天中国人恢复文化自信的严重障碍,严重阻挠中华民族的文化复兴,走向文化强国。

中国人迷信西方伪史的坚冰一定要打破。“把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重新撰写一部真实的世界史,恢复中华文明是世界上唯一真正古老的文明的历史真相,是一项巨大的文化工程。

本人毕业于解放军洛阳外语学院法语专业,精通法语,可以直接查阅法文和英文资料。当初读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美院)硕士和巴黎大学博士,都是艺术史专业,旁及世界历史。

读千卷书,也行万里路。曾去过伊朗、土耳其、希腊、意大利等地的西方“古代遗址”现场考察。欧洲国家大部分跑遍(曾旅居法国十年)。“古代世界七大奇迹”,有遗址的五个去过三个(亚历山大灯塔和罗德岛巨像没有遗址)

1764年德国人温克尔曼出版论古希腊的《古代艺术史》,开创了西方艺术史,构成西方伪史的重要基石。拙书稿也是从艺术史着手,撬动西方伪史,很对路。书稿约有1500以上的图片,以图证史,以图辨伪。

 16-17世纪开始,西欧英国、法国、德国、荷兰等国人士热衷“大旅行”(Grand Tour),到意大利,以及所谓“黎凡特”(Levant,本意是太阳“升起”)东方地区旅行。这些“东方之旅”,有些是贵族青年的游学,还有一些是文化人士,抱着寻找“古罗马”“古希腊”“古埃及”,探访古代遗址的目的,写了各种各样的“东游记”,配有形形色色、其实是臆想出来的“古代遗址”,而今天的“遗址”就是根据这些插图新近伪造。

 雅典也一样,一些人来到雅典,写出各种各样的“东游记”描写雅典,并配插图画雅典的古代遗址。就像前面“被神化的雅典”一节里已说到,雅典是西方人在1670年代“发现”或指认的。之前,雅典只是传说。

 偶然在网上发现一张巴特农神庙是清真寺的图片(图1),令人震撼,但没有出处。后看到标注说出自斯蓬“东游记”第2卷。于是找到斯蓬这本书的扫描电子书,从头翻到尾,就是没有这张插图。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1)1674年巴班《雅典城现状记叙》插图  

雅典巴特农神庙被臆想成大清真寺!(此图可以做拙著封面)

 2020年11月8日,终于查到了这张图片是法国人雅克-保尔·巴班(Jacques-Paul Babin)的小册子——《雅典城现状记叙》(Relation de l'état présent de la ville d'Athènes)当中的插图!太兴奋了。

 巴班是自称到过雅典,并对雅典做了图文描述的开创性人物。此人生平不详,百科上查不到。1672年10月8日,他从土耳其伊兹密尔,给里昂的贝古瓦尔(Pecoil)教士写了一封长信,1674年作为一本小册子在里昂出版。这可以说是西方第一本正式出版的关于雅典的图文之书。

 这个清真寺形象,也是西方史籍里第一次正式出版的巴特农神庙图像

 也找到了巴班这本小册子的电子书,本人大学是法语专业,正可以直接阅读,除了书中的S常常像f,稍有不适。浏览翻拍的陈旧发黄的书页,对现代信息传播的便利心生感叹。

 巴班的解释是,这个建筑最早是古希腊神庙,后来改为基督教堂,再后来改为清真寺,即“神庙—教堂—清真寺”三个阶段。

 神庙最奇特之处,是正面只有4根柱子!而今天的巴特农神庙正面是8根柱子,建筑格局完全不一样。

 巴班描述:神庙有纵向“三行拱顶(trois rangs de voutes),主厅和两个边厅”。即有三个空间,所以神庙就画成了4根柱子。

 摘译一些巴班的书:

  卫城上的大清真寺,是古代建筑师的杰作。120尺(大约39米)长,50尺宽(大约16米)……拱顶由很高的大理石柱子支撑,其雄伟超过君士坦丁堡的圣索菲亚教堂。所有的拱顶都是大理石的。粗长的横梁也是大理石的。

  西边山花上大约有30个男人女人和马的雕像。其辉煌瑰丽,全法国最精美奇迹的雕塑也难以企及。另一头东边的山花也有同样数目的雕像。

  神庙纵向有17根大理石柱子,是一截一截大理石堆接而成。庙墙外边上方有一圈大理石条带,上面刻有浮雕,表现大量胜利的场景,有无数的男人女人孩子马匹和战车……

 显然,巴班图文描绘的大清真寺,与今天的巴特农神庙,有根本的不同。

 不过巴班描述的某些细节,却为近代伪造提供了参照。比如卫城山坡上画有两个柱子,今天卫城山坡上也有(当时我看到卫城陡坡上怎么会有两根柱子,觉得挺奇怪)。

  又:城外有哈德良宫。最初有6x20根柱子。现在只剩16根。柱子很粗,两人合抱。不远有一条溪水,上有桥……

 这个哈德良宫,今天成了奥林匹亚宙斯神庙。卫城山下,是雅典法院(Areopage)残遗,现在成了阿提库斯剧场……

 巴班的小册子,为之后许多图文都把巴特农神庙表现为一个清真寺、卫城东南有一个哈德良宫,定下了基调,为今天的雅典“古迹”提供了最初原型。

 巴班描写的雅典,给人印象到处都是大理石古迹。他承认雅典有许多清真寺,其中八九个有宣礼塔。插图上确实可以看到雅典城里有许多清真寺,和顶着新月的宣礼塔。关键是雅典还有许多基督教堂,好几个修道院……

 巴班称雅典港超过马赛港,城里有许多喷泉,其中一个装饰有大理石雕像,另六七个水没那么多。还有一个喷泉旁有一个铜狮。雅典城南还有一个狮门……纯属瞎编乱造。

 

 紧跟第二位自称去过雅典并写出游记的,也是一位法国人雅各布·斯蓬(Jacob Spon,1647-1685)。其实是斯蓬为巴班出版了小册子,并为其写序,有透露当时雅典的荒凉:“迪毕奈只想称雅典仅是一个城堡,加一个鄙陋村子,保不齐有狼和狐狸光顾……”

 斯蓬写的是一部真正的“东游记”, 共三卷,1678年出版,书名叫《1675-1676年赴意大利、达尔马第、希腊和黎凡特游记》(Voyage d’Italie, de Dalmatie, de Grèce et du Levant, fait aux années 1675 et 1676)。第二卷专门讲希腊之行。里边也有一张雅典地图,帕特农神庙也是一个清真寺(图2)!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2) 1678年斯蓬“东游记”雅典地图:巴特农神庙还是清真寺

 斯蓬对雅典的描述,一方面依据古罗马时期希腊旅行家保萨尼亚斯(Pausanias)的《希腊志》(一本15世纪才出现、来历不明的抄本),另一方面沿用不少巴班的描述,但也有许多不同。

 斯蓬的雅典地图画出了巴班只是文字说说的神庙旁一个方形塔楼,还画出了巴班说城南有一条河。其实雅典附近根本就没有真正意义的河,是一座缺水的山城。当今大雅典地区年均降雨量只有368毫米,属于半干旱地区。现在雅典城市用水,主要是靠从离雅典直线距离约150公里之外的两个人工湖(Mornos和Evinos水库)引来,再加上马拉松人工湖和一个比雅典海拔低的天然湖(泵水)作为辅助水源。

 斯蓬也画了哈德良门和哈德良宫,但形制与巴班的插图有差异。

 斯蓬继续使用巴特农神庙“神庙—教堂—清真寺”的说法,有宣礼塔(图3),但正立面从四根柱子变成了8根柱子(与今天相符合)(图4)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3) 巴班的神庙正门4根柱子       斯蓬的神庙也有宣礼塔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4)但斯蓬的神庙柱子变成了8根

西山花:“雅典娜诞生”

 斯蓬描述巴特农神庙,周围一圈46根柱子,与今天巴特农神庙完全一致。神庙体量71x32米,比巴班描述的大了一倍,也是与今天神庙几乎一致。 

 摘译:

  山花上是大理石真人大的浮雕,表现的是密涅瓦(雅典娜)诞生的故事。

  主拱角下边的朱庇特(宙斯)右臂断掉,手持雷电。双腿分开,有一只他的鹰。他是裸体的……在他右侧,是一座无头无手臂的雕塑,衣物遮到半大腿,应该是胜利女神。她前面是一驾密涅瓦的战车,她驾驭着两匹马。她坐在上面更像科学女神,而不是战争女神,因为她没穿戎装,没戴头盔。另一位无头女性坐在她后边,膝盖上抱着一个小孩,不知道她是谁。

  但这一侧最后两个人物可以辨认:哈德良皇帝和皇后萨比娜。两人快乐地看着胜利女神……在朱庇特左侧,是五六个人雕像,其中几尊没有脑袋。这是诸神圈子,朱庇特想把密涅瓦作为他女儿引进这个圈子……

 这是斯蓬描述巴特农神庙西面的山花,表现雅典娜的诞生,但今天这个主题却是在东山花。

 就具体场景看,斯蓬书中插图画的巴特农神庙山花雕像(图4),与今日同题材的东山花雕刻(图5-上、图6),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

而斯蓬讲东山花的雅典娜与海神相争,其实是今天西山花的场景(图5-下)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5)
(上)今天巴特农神庙,东山花“雅典娜诞生”
 

(下)西山花,“雅典娜与波塞冬争夺雅典守护权”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6)今天巴特农东山花雕像“雅典娜诞生”,与斯蓬的同题材,
 

但场景牛头不对马嘴

 

 从巴班和斯蓬书中的巴特农神庙图像来看,首先结论是:雅典巴特农神庙完全是臆想出来的,属于“东游记”的想象。

 第二个结论是:当时雅典卫城山上,根本不存在今天这个巴特农神庙

 在巴班和斯蓬之前,有个叫安柯纳的西里亚科(Ciriaco d'Ancona)的意大利人,据称早在1436年就去过雅典,并画过巴特农神庙(图7)。正立面倒是8根柱子,但山花上的雕像,好像是一位细腰女子在戏两匹马,与今日巴特农风马牛不相及。此图来历不明,只能聊备一说。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7)安柯纳的西里亚科  巴特农神庙东山花(1436)
 

 与巴班小册子出版同一年,1674年11月,还有一位名叫雅克·卡雷(Jacques Carrey,1649-1726)的法国画家也去过雅典,据称在那里呆了两星期,画了不少巴特农神庙和雅典古迹。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人物,为设计今日雅典“古迹”做出重大贡献。

 卡雷画的巴特农神庙也是清真寺(图8)。尖锐的宣礼塔顶,与巴班的大清真寺很类似。最奇特的,是这个巴特农神庙正立面,竟然是6根柱子!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8)卡雷画的巴特农神庙也是清真寺,正面6根柱子!(1674)
 

 这个神庙南侧显然没有17根柱子,于是一本19世纪出版的法国书里收藏了许多“归为”(attribué)卡雷的画,其中一幅很认真画了17根柱子(图9)。从风格看全然不像是卡雷手笔。这里只是作为神庙的一种特殊景观,给读者看看。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9)“归于”卡雷画,巴特农神庙西山花,17根南柱廊,1687年 
 

 卡雷既有追随巴班,把巴特农神庙画成清真寺,同时也作为画家,尝试给巴特农神庙的山花做设计(图10),或者说画出神庙应该具有的样子。从这张图可以看出,这绝对不是在对着实景复制,而是在设计。尤其最上一条,画了好几个山花,三角形的角度都不一样。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10)卡雷描绘(其实是设计)巴特农神庙西山花
 
(雅典娜与波塞冬相争)

 

   

如果说当时雅典卫城上有我们今天看到的巴特农神庙,卡雷绝不会画成这个样子。

事实上,卡雷画的东山花及其雕像设计,为今天的东山花雕像定了型(图11)。今天东山花的残破格局,人物造型,包括右角那个马头,都是沿用了卡雷的图绘稿。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11)卡雷设计的东山花雕像,基本为今天东山花雕像定了型
 

卡雷的神庙山花设计,后来明显被英国建筑师和画家詹姆斯·斯图尔特(James Stuart,1713-1788)所模仿。大英博物馆收藏了一份卡雷的设计稿(图12-左),与斯图尔特的设计稿相比(图12-右),两者几乎一样。今天的东山花雕像,完全是按照斯图尔特的设计图伪造的(参看图6)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12)(左)卡雷设计稿,大英博物馆收藏;
 

(右)斯图尔特明显抄搬了卡雷的设计,成为定稿,1760年代

 

在卡雷之后和斯图尔特之间,还有许许多多巴特农神庙的“神图”。山花雕刻与今天完全不着调。与斯蓬一起去希腊旅行的英国人乔治·韦乐(George Wheler)回英国后,也于1682年出版了一个希腊游记。山花人物好像澡堂里一人给另一人搓背(图13-左)。意大利人科罗奈利(V. Coronelli),1688年也画了一幅西山花的插图,中间人物仿佛在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讲(图13-右)……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13)(左)维勒游记插图:像澡堂一人给另一人搓背 1682年
 

(右)科罗奈利插图:中间人物像发表演说 1688年

 

为了解释神庙主体大部分都毁了,斯蓬最先想出一个说法:土耳其人在神庙存放炸药。一次土耳其人正想炮击卫城山下的一座基督教堂,结果炸药库被天雷击中爆炸。后来又说1687年威尼斯军队进攻雅典,是炮弹把炸药库炸了。所以一些神图与炮击有关。意大利人法内利(Francesco Fanelli)1695年画过巴特农神庙爆炸前和被炸时刻的插图(图14)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14)(左)法内利:巴特农神庙爆炸 从北往南望,1695年
 

(右)法内利:爆炸前的清真寺神庙 从南往北望

 

最终是斯图尔特完成了巴特农神庙的建筑设计。斯图尔特画的巴特农神庙(图15),场景是虚构的,周边民居以及神庙里面的那个小清真寺都是虚构。但他给巴特农神庙的“建筑设计”,却被后世所用,与今天的巴特农神庙相当吻合。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15)斯图尔特画的巴特农神庙,场景虚构             
 

但神庙的建筑设计,后来被采纳  1760年代

 

斯图尔特还画过虚构的雅典“遗址”和雅典街景(图16),两处景物在今天雅典完全子虚乌有,说明他有些臆想图没有被后世采用。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16)斯图尔特虚构雅典古迹        斯图尔特虚构雅典街景
 

斯图尔特是最关键的人物。他是今天巴特农神庙和雅典“古迹”最终方案的总设计师

小结:在1670年代巴班、斯蓬和卡雷三个法国人去了雅典、并对雅典做了最早的图文描绘之时,雅典巴特农神庙根本不存在。甚至1751年英国建筑师斯图尔特去雅典时,巴特农神庙依然子虚乌有。他们画的巴特农神庙,都是臆想的神图。

今天的巴特农神庙,是在1800年之后,依据卡雷和斯图尔特的臆想“设计”,在19世纪新建伪造。

之二

PART II

雅典的宙斯神庙等“古迹”都是19世纪新造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斯图尔特是(James Stuart,1713-1788)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他是今天巴特农神庙和雅典“古迹”最终方案的总设计师。

1751年,斯图尔特与另一位建筑师尼古拉斯·里维特(Nicholas Revett),一起去希腊,呆了两年半,时间不短。可以说,他俩是早期去雅典呆得时间最长的欧洲人。

两人在雅典搞了大量的“测绘”。里维特主要负责测,斯图尔特负责绘。而实际上,他俩是在实地勘察设计。回英国后,出版《雅典古迹测绘》系列(The Antiquities of Athens. Measured and Delineated),共5卷,分别于1762、1790、1794、1816和1830年出版。

斯图尔特首先是一个建筑设计师,在英国设计建成了几处“古希腊”建筑,并激发了英国乃至欧洲的“希腊建筑复兴”风。

斯图尔特与卡雷、以及后文说到的法国人弗朗丹(设计波斯波利斯“遗址”)一样,都是借助前人“东游记”,画一部分臆想,也设计一小部分。臆想是天马行空,设计却不失严谨,标明比例尺寸。他们的设计自然被后世采用,比如斯图尔特设计巴特农神庙等。他们有一些臆想图也被后世采用,变成了设计。斯图尔特沿用卡雷的设计,臆想哈德良宫殿(今天的宙斯神庙),就变成了现实。

如前所述,最早是巴班草创了哈德良宫的原型,柱子上面顶着一大段残墙(图1)。这绝对是一种怪诞的缺乏日常理性的建筑构想:怎么可能在这么高的柱子上再建宫殿?他书中画的哈德良宫,柱子上顶着大片大理石块叠起来的残墙,简直是“空中宫殿”啊!他老人家脑洞大开,动动笔头,畅快无比。但无意间,给后世的遗址伪造者,出了难题。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1)最早1674年巴班画的哈德良宫(今宙斯神庙)
 

注意!柱子顶着“空中宫殿”的残墙

 

巴班还有描述,哈德良皇帝给自己建造的宫殿,有6x20共120根两人合抱的高大柱子。斯蓬也跟着说有110根柱子。当年我去波斯波利斯看到那里的“百柱殿”遗址,心生一个感叹哪!如今回过神来,发觉巴班这里就开始百柱殿的畅想。进一步回过神,我发现,这种百柱殿是一个何等脑残的建筑怪物!

我们来看宙斯神庙遗址(图2),只剩一角13根柱子。假设在这个场地竖满120根粗大的柱子,建筑内部哪有什么空间?抵着鼻子满眼都是柱子,一个柱子迷宫!人类盖房子是要获得空间的,而不是展示房子里有多少根柱子。用这么多柱子支撑屋顶,也是人类历史上最愚蠢的建筑设计!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2)雅典宙斯神庙(哈德良宫)。现场地一角有13根柱子
 

假设场地竖满120根柱子,建筑内部有空间么?还有比这更脑残的建筑么?

 

巴班说残剩16根柱子。现在角上13根加上另外3根(其中一根倒地),严格尊重了巴班的说法。

巴班的哈德良宫图绘一旦开了头,就没有了回马余地。后面的人,不管是到过雅典还是没到过,都是跟着巴班的臆想,接着画。

意大利人法内利也沿用了“空中宫殿”的样式,柱上顶着大片的残墙(图3)。只是哈德良门各异其趣。卫城山顶也是宣礼塔清真寺。读者尤其要注意,最右边一个插旗的高塔,是巴班最早设想,一直是卫城山的一个标志。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3) 法内利画哈德良门和哈德良宫,柱子也顶着大片残墙,1707
 

到了卡雷的画笔下,注意!哈德良宫柱子顶上的大片残墙,变得只剩一小块。这个转变非常重要。(图4)卡雷也初步设计了哈德良门,与今天的形制很接近。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4)卡雷设计哈德良宫,注意!柱上残墙只剩了一块 
 

他还设计了接近今天形制的哈德良门,1674年

 

最后是斯图尔特,沿用了卡雷的设计:哈德良宫柱子顶上也是只剩一块残墙。同时,他把卡雷设计的哈德良门,更精细化精确化,完全与今天的哈德良门一致(图5)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5)、斯图尔特沿用卡雷设计,哈德良宫柱上也是一小块残墙
 

斯图尔特的哈德良门,将卡雷的设计更进一步精确化,今天被建成

 

1800年之后,斯图尔特的设计终于从臆想变成现实:卡雷和斯图尔特设计的柱子上顶着一块残墙,竟然被高难度地伪造出来了(图6)(图7)!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6)1858年照片:宙斯神庙(哈德良宫)
 

终于19世纪的现代西方,高难度伪造了柱上一小块残墙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7)再来一张照片
 

如果有朋友偶然看到这张照片,会对柱子上顶着这一小块残墙很奇怪。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一小块残墙,是很有历史渊源有来历的。从巴班的自由畅想,到卡雷和斯图尔特的现实设计,现代伪造者倒是很“尊重历史”,尽力一丝不苟。一小块残墙,再高的难度,也要给它复制伪造出来!

 当然,这样高高的的柱子顶着一块残墙,毕竟很危险。今天,这块残墙终于不见了(图8)。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8)如今这块残墙已经除去
   

雅典还有两件“古迹”是斯图尔特设计定型的:风塔和伊瑞克提翁神庙。 

还是那位神奇的巴班最早文字描绘了风塔。斯蓬是图绘风塔的始作俑者。在斯蓬1678年出版的“东游记”中,专门有一张风塔的插图(图9-左),给出了风塔的最早原型。

 这张图只是一种最简陋的想象,却引发了日后无数自称到过雅典或是想象雅典的旅行家和画家,画出各种各样的风塔(图9-右)。这些图片都是源自斯蓬,也与斯蓬一样,没有一张画是与今天的风塔相符合的(图10)。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9)(左) 斯蓬1678年的“东游记”, 给出了风塔最早的原型
 

(右)18世纪有各种风塔图片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10)这些风塔从形制到周围环境,没有一个图片是与今天相符合的
 

朋友李树军先生是最早在自己微博(微博名:el00le)揭露风塔是两个英国人——斯图尔特和旅伴里维特设计的。他也收集了许多风塔的图片(图11)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11)李树军先生收集分析的风塔图片
 

 终于斯图尔特出手了。他画过一张风塔“测绘图”,实际上是一份真正的设计图(图12-左),标有尺寸。当然斯图尔特也是依据斯蓬的原型,八面体的塔身,加上八个风神浮雕。他只是把风塔设计得更精致,更可以依据图片来建造。事实上,今天的风塔就是根据斯图尔特的设计图新建的。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12)(左)斯图尔特最终定型风塔的建筑设计1762年
 

(右)今天的风塔完全是依据斯图尔特的设计新建的
 

斯图尔特设计定型的,还有卫城山上以6根少女雕像柱著称的伊瑞克提翁神庙。同样也有一大批人根据斯蓬等人的游记,臆想伊瑞克提翁神庙的绘画。如英国画家罗伯特·赛耶尔(Robert Sayer)和法国画家勒罗瓦(Julien David Le Roy)(图13),两人都是从神庙后侧的角度,少女雕像柱在画面中部,画得很小。显然是赛耶尔先想出了神庙模样,勒罗瓦模仿。两人画这些废墟状态的古代建筑,画得好像真有其景,想象力令人叹为观止。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13)各种伊瑞克提翁神庙图片,没有一个与今天相符合
 

(上)英国画家赛耶尔,1759年
 

(下)法国画家勒罗瓦,1770年
 

再例举两个伊瑞克提翁神庙的想象图,画家姓名未考,比较接近今天的样子(图14)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14)18世纪画家(姓名未考),伊瑞克提翁神庙
 

还有画家专注设计少女雕像柱。迁居英国的法国画家阿里梅(François Germain Aliamet),1780年左右根据维勒的游记,设计了少女雕像柱,标注尺寸,是一种标准的设计图(图15-左)。还有意大利画家皮拉内西(Giovanni Battista Piranesi),也对少女雕像柱做了设计(图15-右),比较夸张,竟然并排设计了6个少女雕像柱!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15)(左)法国画家阿里梅,根据维勒游记而设计的少女雕像柱,1780年
 

(右)意大利画家皮拉内西设计少女雕像柱,1778年
 

最终还是斯图尔特一锤定音。他臆想画出来的伊瑞克提翁神庙,最靠近今天的神庙建筑(图16)。斯图尔特虽然没有给出建筑设计的具体尺寸,但给出了神庙的基本格局,后世伪造者仿制得很像。但仔细与斯图尔特的画比较,仍然有相当比例和细节上的差异。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16)最终还是斯图尔特一锤定音。他虚构的伊瑞克提翁神庙,最接近今天的神庙
 

(下)今天的伊瑞克提翁神庙
 

尽管雅典“古迹”总设计师是英国人斯图尔特,但最原初的设计还是要归功于法国人卡雷,应该给他一个公道。卡雷不仅在设计巴特农神庙山花、哈德良宫残柱和哈德良门等,给了斯图尔特决定性的影响,而且还给今天卫城山南侧的“古迹”,做了规划(图17-上)

今天卫城山南侧的“阿提库斯剧场”(原先巴班画的是雅典法院),还有右边山脚一排“窑洞”,甚至卫城山坡上的两根柱子,与卡雷的设计非常吻合。

一张1872年拍摄的雅典卫城照片显示(图17-下):从卫城山门到“剧场”的围墙,还有“剧场”残剩的门楼墙,与卡雷的画面完全一致!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17)(上)卡雷图绘(规划)的卫城南坡,极其接近今日:“剧场”,“窑洞”,甚至坡上两根柱子……1674年
 

(下)1872年的雅典卫城照片:山门下来的围墙 ,“剧场”门楼,完全依照卡雷的设计。尤其那座碉堡式方形塔楼,也相当参照卡雷的画
 

尤其是照片左侧那个一个碉堡式方形高塔楼,突兀屹立,也是很有来历。最早出自巴班的游记一句话:“巴特农神庙旁边有一座方形高塔楼”。斯蓬也描述:“庙左侧有个塔楼很高,雅典一天路程之外都能看到,但不是古代建筑。”斯蓬的雅典图里已初步出现这座塔楼。

之后,几乎所有画雅典卫城都会画上这座塔,与帕特农神庙,一起成了地标性建筑物。现代伪造者们也“尊重历史”,伪造了这个方形塔楼(图18)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18)(左)18世纪末雅典卫城图,都画有这个碉堡塔楼(所谓“法兰克塔”)
 

(右)19世纪中照片:塔楼被伪造
 

1874年,“考古学家”施里曼借口它不是希腊的,将这个碉堡塔楼拆除。今天已看不到了。

前面已经揭开了雅典宙斯神庙(哈德良宫),是来自巴班的“百柱殿”妄想。现在再来扒光它的底裤,彻底证伪这件“古希腊建筑”的赝品,钉上最后一颗棺材钉子!

因为雅典宙斯神庙的位置,过于奇幻,过于任性,几乎可以演绎一出“宙斯神庙流浪记”。

最早,据巴班的证词,雅典宙斯神庙是在城里,离雅典城内的“巴扎”集市不远,残留了一长段大理石墙,和一排大理石柱子。巴班是明确区分城内宙斯神庙,城外哈德良宫,处于“城墙和一条小河之间的野地里”。

之后,几乎所有画雅典的,从巴班到斯图尔特,都会画哈德良宫。而画面上的哈德良宫,很明确就是今天宙斯神庙的位置。

眼见是,大家都画哈德良宫,而宙斯神庙玩消失,长期不露面。

1784年,法国著名制图家巴比叶·杜·波加热(M.Barbié du Bocage)为法国人巴尔特莱米(J-J.Barthelemy)写的《小阿纳卡西斯的希腊游记》一书做配图,画了一张古代雅典地图(图19)。终于出现了宙斯神庙,是在卫城山的南边。(注意卫城东边,标为DROMOS,也就是今天宙斯神庙的地方,啥也没有)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19)1784年,波加热为《阿纳卡
西斯的游记》绘制的雅
典地图          宙斯神庙在卫城南边
 

1800年前后,法国驻雅典副领事塞巴斯基安·福维尔(L.F. Sébastien Fauvel,1753-1838)也画过一张古代雅典城地图。在他的地图上,宙斯神庙跑到了卫城北边,在市中心(图20-上)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20上)福维尔1800年左右画的雅典地图,宙斯神庙在卫城北边,在市中心
 

福维尔到是“尊重历史”的,因为巴班说的宙斯神庙就在城里。

两张老地图上,雅典国王忒休斯都配享一个神庙。结果忒休斯国王遭无情遗弃:那地方今天供奉着希腊火神和铁匠之神——赫菲斯托斯神庙。而福维尔指定的宙斯神庙的位置,今天成了哈德良图书馆!乱啦,乱了套了!

还要请读者朋友睁大眼睛看福维尔的地图,卫城东边,城外,今天宙斯神庙的地方,是一片空地。空荡荡,啥也木有!

而今天的奥林匹亚宙斯神庙,是在卫城的东边(图20-下)!完全是在原先空荡荡的野地里,凭空冒出来的!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20下)今日宙斯神庙在在卫城东边,在老城外
 

再回过头去看看图2,这个宙斯神庙就是在像一个足球场的一片平地上,突然冒出一个角落的柱子,其他地方干干净净,看不到任何别的石块碎片。总不至于这个“古希腊建筑”,只残剩神庙一个角,保存得还相当完好,而别的地方的石块,全都烟飞灰灭,无影无踪。物质不灭啊,这些石块都去哪儿啦?

雅典宙斯神庙,像一个幽灵,一会儿飘到南,一会儿飘到北,最后,莫名其妙飘到了东,城外荒郊落了地……

无可置疑,今天的雅典宙斯神庙,完全是任意选址、凭空冒出来的假古董!

宙斯神庙是一个最好的证伪样本:看起来很老的样子,风化程度与巴特农神庙差不多。宙斯神庙的残柱可以证明,伪造者们拥有很熟练的技术,可以轻松做出大理石风化侵蚀的效果。伊瑞克提翁少女柱雕像的风化效果,更是炉火纯青。

如果宙斯神庙被彻底证明是伪造,那么,巴特农神庙也可以被彻底证伪。巴特农神庙被彻底证伪,又可以进一步证伪整个“古希腊建筑”!

斯图尔特设计巴特农神庙,其实也是新创设计“古希腊建筑”。所谓英国及欧洲等地的“古希腊建筑复兴”,其实是新创。世界上本无什么“古希腊建筑”,就像后文论及,米开朗琪罗之前也没有“古希腊雕刻”。

1801年,英国驻奥斯曼帝国大使额尔金,雇了意大利工匠,依照英国人斯图尔特的设计图绘,伪造了巴特农神庙的东山花雕像,和横饰带浮雕,运回英国卖钱,陈列在今天的大英博物馆。西山花来不及伪造,就不了了之。

同时期,与额尔金斗法的法国驻雅典副领事福维尔,则是根据法国人卡雷的设计,伪造了几块巴特农神庙横饰带浮雕,运回法国,也卖钱,收藏于卢浮宫。英法两家“盗取”的巴特农神庙浮雕风格有明显差异,也是伪造证据之一。

1800年前后的额尔金和福维尔,他俩可以在雅典伪造一些雕塑,但伪造巴特农神庙等“古迹”似乎比较困难。所以在1800年之后的十几、二十年,雅典依然什么“古迹”也没有,既没巴特农,也没有宙斯神庙。自1670年代这里被欧洲人指认为雅典,从此任由那些来此地认祖的欧洲人,胡编故事。

1800年的雅典,就是一个欧洲人很稀罕、但实际上啥也木有的无名荒村!

这也正可以解释,1827年新生的希腊共和国成立,希腊人根本没有看上雅典,没有选雅典为首都,而是选了伯罗奔尼撒半岛南岸一个小滨海小城纳夫普里奥(Nafplio)作为首都,今天来看依然很小,没多少居民。

1832年有了德国人任国王的希腊王国,新国王奥托一世坚决执意,才把首都迁到了欧洲人稀罕的雅典。但希腊外交部长科莱蒂斯(I. Kolettis)仍然无视雅典,1844年提出大希腊的“大设想”(Megali Idea/Grande Idée),他选择了君士但丁堡(伊斯坦布尔)作为希腊首都!(图21)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21)科莱蒂斯提出的“大希腊”,首都也不是雅典,而是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布尔)!

 

 1834年,奥托一世国王主持开工仪式,“修缮巴特农神庙和卫城”。很可能只是这个德国人国王来到雅典之后,才开始伪造巴特农神庙,大规模地伪造其他雅典“古迹”。

 最后补充一句希腊80%是高山,是欧洲最多山的国家。如果说穷山恶水有所不敬,至少可以说多山缺水人稀,不具备源生重大人类文明的地理条件和人口条件(图22)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22)希腊是一个多山缺水人稀的地方,不具备源生重大人类文明的地理和人口条件

 

(上)希腊半岛80%是高山山地

 

(下)希伯罗奔尼撒半岛几乎都是高山山地

 

 克里特岛像个笔架山。豆丁一点儿小地方,岛上超过海拔2000米的高峰就有三座,只是海底露出海面的一连串山峰,像极了中国文房用品笔架,端的就是一座笔架山(图23)!

以图证史:希腊雅典、埃及金字塔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古迹”都是现代新建伪造(四则)(上)
(图23)克里特岛多高山,峰,像一个笔架山
 

 说这个笔架山就是希腊、乃至欧洲文明的摇篮……

 哼,哼—!

 人造雅典,人造古希腊,人造新希腊!(作者:河清,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学院教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匿名 匿名 9

      太颠覆认知了!